14-02-25

Permalink 14:34:09, 分类: 追思往忆

幼稚的我

幼稚的我,伫立在庭园的假山前。几分天真,几分骇羞。那是一个吃穿不愁、知书达礼的家庭。自然无忧无虑,茁壮成长。
xzx2



09-03-05

Permalink 17:51:02, 分类: 追思往忆

不道老尽少年心

岁月峥嵘,际遇坎坷。人生嗜爱,变异不一。年少时偏爱足球,马路为球场,书包当球门。玩得不亦乐乎。临到老年,嗟乎气短力衰,只能坐而观之,摇旗呐喊而已。一旦赋休在家,则迷恋电脑钢琴,真是自得其乐,消磨光阴。然此等好事,岂能在我青少年时代所奢望?不过,只有与图书馆的缘分,却贯乎始终,经久不衰,岂非“咄咄怪事“?

回想在四十年代,家乡城中耸立着一座高高的钟楼,其底层便是图书馆所在。一楼是阅览室兼借书处,二楼即是书库,我等众人是上不去的。如需借书,先写张借书条,交给管理人员。只见往篮子里一放,向上一拉,二楼便有人接应。当你等得少许时刻,只听一声清脆铃声,篮子忽然而下,或者你所期望的书籍,跃然其中,便即雀跃不已。或者吊篮空空,则令人惆怅几分。那时借书的人颇为稀少,因此也用不着排队等候。环境清静安宁,秩序井然。自然令人喜爱和珍重。

......
[阅读全文]
点击(1495) - 评分(203) - 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8-10-11

Permalink 23:16:20, 分类: 追思往忆

险越华蓥山 阔别朝天门

     近日CCTV“音乐告诉你“栏目,正在介绍大型民族歌剧“江姐”,经四次复排后,在国家大剧院演出的点点滴滴,并播出了若干精彩片段。不禁引起了自己深深的的共鸣,追忆和反思。
    应当说,这一影响了几代人的民族歌剧的渲染力是超乎寻常的。虽然“白毛女”“刘胡兰”“洪湖赤卫队”都为广大观众推崇备至而喜闻乐见。且单就音乐艺术而言,我却更喜欢“洪湖赤卫队”的曲调。但在七十年代里,经反复斟酌和经济核算,我仅只买了一套“江姐“胶木唱片作为收藏纪念品,尽可足证对此情有独钟。其中秘辛之一,也许和我的经历不无关系了。


......
[阅读全文]
点击(1242) - 评分(103)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8-05-23

Permalink 23:10:26, 分类: 追思往忆

君住长江头 我居长江尾

汶川一震,举世皆惊。真是不见居人不见城。只见伤者枕藉,逝者惨烈,山崩地陷,垣断壁残。更见中外英雄,冒死援救,黎民百姓,心牵魂绕。面对世纪大难,泪水难以释情,意想何能施助?我等可为死者祈祷,入土为安,早升天堂。为生者祝愿,大难不死,必有厚福!

四川是我第一个难忘的乡外之省。当我17岁那年从军入川,是渠江清水哺育我茁壮成长,是四川官话教会我说普通话。我没有忘记,在川东大旱之际,也曾冒着炎炎烈日,挑水爬山灌浇快要枯死的禾苗。川西美丽如画的景色,如青城山,都江堰,杜甫草堂,我都赞叹不已。用“蜀江春水拍山流”此名句,仍不足以描画出川西山水的巍峨气派。70年代,我曾到彭县(现彭州)某所讲课。在课余之际,我喜欢眺望西北边的崇山峻岭。最高处的皑皑雪峰哪里,怕就是今天地震的断裂带了。在云南工作期间,多次坐车在山脊公路上行进。一边是高不可攀的悬崖,另一边是深不见底的水谷。那真是紧张之极,心都快跳到嘴边上来了。当在屏幕上看到泥石流冲垮公路,艰难抢修的时刻,我心中不禁就呼喊:“大家加油,要加油!”

......
[阅读全文]
点击(2456) - 评分(10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8-05-14

Permalink 18:35:21, 分类: 追思往忆

雁过留声 人死留名

有一天,在多伦多认识的一位朋友发来Email说,”近日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您们知道吗? L女士走了!大约在二月份,听说是自杀,从八楼跳下,我也是近日听到的,很难过。回想起在加拿大一幕幕的情形,不禁感慨万分,再看看我们在一起聚会时,她请我们吃饺子的照片,很难想像她会走这条路。她人虽走了,留给我们的却是无限的婉惜和遗憾!”我和内子听后,也感到不胜费解与痛心,但也无法表达我们对L女士悼念和哀思。只好写了两句对语,以輓逝者。

喜逢异域,回乡何堪闻噩耗。

......
[阅读全文]
点击(1984) - 评分(100)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8-04-02

Permalink 23:38:18, 分类: 追思往忆

金窝银窝,不及自家草窝!

这次回国,一股住房热风不断迎面扑来。这位朋友买了新商品房啦,那位亲戚分到了安居房了。一会儿又是一位邻居大事装修原住房,而另一些人则因拆迁而发了大财,如此等等。可见,改革开放的雨露,已经滋润到我们平民百姓头上了。自不例外,内子也是热血汹涌,蠢蠢欲动啦。我自觉不妙,恬静安翔的日子即将被打破。古语说道,“若要一天不安宁,请客吃饭。若要一月不安宁,造房盖屋。若要一生不安宁,娶小置妾“。看来“一月之灾”是躲不过去的了。

记得我对“装修“这个词也是慢慢才懂得的。80年代在昆明分得一所住房,就根本没有装修的概念。隔壁邻居在地上刷了点红漆,就觉得很”富丽堂皇“的了。91年回到老家,给我两套退休住房。那时也仅仅学着刷了点漆,安了几副纱窗而已。94年女儿成婚,新房就设在四楼。于是非得装修一下了。那也仅仅是卧室铺了地板,墙上敷贴了墙纸。到了97年,儿子在五楼结婚。所以五楼就要开始像样一点装修。全部铺上了地板不说,阳台也封闭起来,墙壁用了较好的墙粉刷的十分明亮。正是一年一个样啊!后来女儿和儿子相继有了独立住房,住到外面去了。于是老俩口四楼五楼两套“新房”通吃,颇有不亦乐乎之感,难道还有必要再浪费财力精力去重新装修吗?,不过这样一种渐进装修历程,也见证了社会与个人在经济与技术方面的艰难歩履与发展趋势。

......
[阅读全文]
点击(1667) - 评分(150)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7-12-09

Permalink 07:56:25, 分类: 追思往忆

风雪暮归人

又是一个异国寒冬。只见那窗外,朔凤怒号,残枝曳摇。在门前,白雪皑皑,行踪濒绝。几分压抑,几分惧怯。仿佛是,抬头不知天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犹记得,五十年前太阳岛,岂是风雪夜归人?

凤也是这样地狂,雪常比这儿深,冷远较此地酷,零下三四十度已非偶然。然则当年的我,脚蹬跑刀,可在溜冰场上驰骋数千米。起床号响,便顶风扫雪以迎拂晓来临。今天,我不敢越家门半步,生怕跌跤骨折。尽管大雪封门,也只期盼着家人用扫雪机来铲雪。忆起当年勇,真是“无颜“对今朝。

......
[阅读全文]
点击(1805) - 评分(216) - 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7-08-13

Permalink 11:33:59, 分类: 追思往忆

从GOOGLE找回了自我

近日,一位朋友告我,说在google上用你的名字搜索到了不少条款.你是否曾出版过一本书什么的.我在诧异惊疑之余,竟无言以对.因为,出书之事虽有,但见之网络则无?我抱着试探的心情,就在google上打入了大名.果不其然,共有200余条赫然于目,之中清楚地嵌有鄙人的名字.这么说,那就是真的了.真的从GOOGLE上找回了自我!
溯其缘由,则在于若干年前出版的一本书”数据压缩”,网上的条目,部分来自诸图书馆目录查讯系统,也来自许多学报,刊物中研究成果的参考引用文献.还有若干资讯网络的搜索条款等等.所以,今天的结局或可看成是对本人前几十年科教事业的认可和评说.是我多年企盼追寻但又不敢正视面对的境界. 真是:


......
[阅读全文]
点击(1446) - 评分(237)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7-05-25

Permalink 23:34:27, 分类: 追思往忆

七君子相聚惠泉山

所谓“七君子“,实指我年幼时曾患难相处过的七位朋友而已。
记得在那烽火硝烟的年代里,我们是一群才十五六岁的少年孩子,家境都不是很富裕。有的辍学在家,有的出外学徒。当渡江炮火一响,全都成了迷惘恍惚的散落个人。不知未来,不明去向。但当时大局初定,形势渐明。只是我等觉悟不到,窍门未开而已。
终于,沈君先拔头筹而动。他在数次冲击后即进入“南下兵团”,并随即携手将曹君程君与我,呼唤入同一部队。遗憾的是,陈君与我因病及奔丧回家未归。他们两人后来入朝作战,历尽艰难困苦与生死考验。曹君还光荣负伤,至今仍享受国家的优厚照顾。沈君回地方后即从事技术开发,靠自学奋斗,最后荣幸地取得了高级职称,可谓皇天不负有心人,颇属不易啊。

......
[阅读全文]
点击(1853) - 评分(329)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6-11-30

Permalink 15:37:15, 分类: 追思往忆

萍英之斋

每当我从书店里,买到自己所喜爱的新旧书藉时,便会在书的扉页内側,用红印泥刻上藏书印章.章上刻有"萍英斋"三字.这是我退休以后不久便策划的一件不大不小的心事.蕴涵多年了,人生在世少不了无数的回忆和追溯.我总要去寻觅一处可憧憬可追忆半世浮生的天堂,"萍英斋"也许是我最佳的图腾了.
不错,我的先祖父和父亲的官名里,都含有一个"萍"字.而先祖母,母亲与大姑母的名字中,也都嵌有那个"英"字.在以她(他)们名字命名的轩斋里,我总能如愿以偿地享受着亲人们的温泽,倾诉出自己的怀念与感激.或许,还能让后代子孙留下些微细的忆影吧.
在家乡土语里`,我历来以"亲娘"的称呼来喊叫先祖母.她,也真是我的亲娘!打从孩提断奶起,我便在她的亲手照护下茁壮成长.她上有公婆,要克尽孝意.对先祖父,必顺从妇道.子女五人,也得拳拳抚爱,主持中馈之计.临到她理应安享天年之际,却还卸不掉拉扯我们兄弟三人的重任.一直到她的曾孙辈问世,才撒手人寰,离我而去.此等劳苦功高,无人可与之比拟,且非笔墨所能洒尽盖全.

......
[阅读全文]
点击(1764) - 评分(321)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 下一页 >>

枫野闲居

一个移民老朽的偶见寡闻,感悟知音,吟读拾零和追思往忆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