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上海拾遗 1

05-06-30

上海拾遗 1

18:43:09, 分类: 上海拾遗

我按照小鱼儿的指引,走出车站,融入茫茫人海。
我对大城市有畏惧感,不相信自己有能力穿行其中而不迷失。
然而这一次我不是一个人。

车站南广场乘地铁一号线,到人民广场换乘二号线。。。我不断按亮手机,反复背诵小鱼儿语录。该出现的路牌总是在需要的时候出现。我就象回到自己的家一样熟门熟路。
半小时后,我已经站在酒店的大堂里。
于是我知道,坐十五个小时的火车来看没有见过面的朋友,是人生必不可少的浪漫和温情。

我在公寓里等待他们的到来。
我脱了鞋,光脚走来走去。我烧了开水,泡绿茶给自己喝。我把脚丫子搁在茶几上。我看小说。我照镜子。我知道我的朋友在路上,所以我能够无所顾忌享受独处之静美。

十一和茗禅一直没有给我回短信。我有些纳闷兼郁闷。后来我知道,茗禅的手机不能打中文。十一这个新归侨还没有学会发短信。
所以胡思乱想是不对的。

在我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门铃响了。十一和茗禅象春风吹了进来。
而且带来一篓杨梅。
我吃杨梅不吐杨梅核,一转眼消灭了一大袋。他们还有面包和巧克力。
他们就象魔法师。我知道我的等待不会落空。

茗禅穿了一条暗红花长裙。后来她又穿了一条深蓝花长裙。
茗禅的头发从中间分开,披在两颊。
我有些发愣,好象遇到一个青春期的梦。

十一果然改走猛男路线了。他极希望我夸他身材好,可是我偏偏不夸。不但不夸,我还趁机报复他去年企图让我干传话儿送信儿的差使,暗示了他减肥的必要。
这厮女性粉丝过多,绝不能让他得意忘形。

小鱼儿把我给蒙了。原来他是个英俊小生。
只说这一句。

门铃再响时我和茗禅都笑吟吟地看着十一。我们都是善解人意的女子。
进来的自然是小朋友,也就是打着火把拿着家伙那位,也就是打豆豆那位,也就是半夜三更仰头数星星那位。
说到数星星,我似乎应该略带着惆怅和甜蜜,用抒情的语调吟忆旧的诗。但是还是不要吧。我不自觉地握了握ANN的手,这个POSE好象有点夸张。我说了一句又看见你,真高兴。是千真万确的高兴。
PT在ANN的后面,还是不多说话。这里不是他的主场。但是我想起了那夜醉酒。是他扶我上楼,帮我找垃圾桶,看我吐,最后替我泡了一杯浓茶放在床边上。

而小魔女却似乎有了些变化。也许因为那里是野外,这里是上海。那时是初秋,这时是盛夏。伊清丽而妖娆,身体的曲线让人想入非非。
在去吃饭的路上,伊的裙裾飘飘。茗禅的长发飘飘。那一刻我在暗暗地后悔。这里是上海,这里不是高原和荒野,我为什么不穿高跟鞋来呢。

(未完)















点击(3238) - 评分(390) - 3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33206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薇
我也是暴爱杨梅,想来都是口水...
05-06-30 @ 18:47
完了,隐私被暴露了。
05-06-30 @ 19:04
评论源自: 薇
哈哈哈,原来筷子还有隐私? 新闻哦:))
05-06-30 @ 19:09
薇,是啊是啊,让我抱抱你。我也是,酷爱,暴爱,痛爱,巨爱。。口水下来了。

05-06-30 @ 19:12
十一,你还有隐私?快说来听听。:))
05-06-30 @ 19:13
十一,想入非非了吧?靠猛吃杨梅是解决不了问题滴...
05-06-30 @ 19:36
评论源自: 荔子
写得真好!无论内容还是语言。我看了好几遍。呵呵。真羡慕你们的聚会!
05-06-30 @ 21:47
上海拾遗...至少得从1写到3吧?;) :>>
05-07-01 @ 00:34
评论源自: 行歌
可想象空间很大呀,直吞口水。。。
05-07-01 @ 00:37
评论源自: 明火执仗
语冰,本想你总归会住些日子,不想那么早就回了。
很多话都还来不及说,可是人生有太多的来不及,都不知道如何一一整理。
合眼缘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吧,而这种难得自加西家你第一次递烟给我就注定了。
我想我们还欠一次私会。但不是现在。

今天贴了从前一个中篇出来。附言里有这么一段。
“我一直想写一个灵魂出窍的故事:她和曾经的自己相遇,她是被时间、现实、男人碰撞出无数伤口的女人,她是她瞳孔斑斓,心意纯粹的曾经。俩俩相望的时候她看穿她的迫切、盲动和稚气;她看透她的疲惫、冷漠和张致;她和她之间有微微的惊讶、嫌恶、欣赏和艳羡。她未想那便是从前的自己,她未想那便是自己的将来,错身而过时她和她有一息间的心领神会,那是对另一个自己深切的懂得,再回身时她和她便成了彼此宽恕自己的力量,继续生活在各自的时空里,愿意做一个好人,有了好下去的勇气。”

十八岁时暗恋一个男生。每天一遍遍看着MV里面yuki唱着我不要:
我知道不是现在但有一天我会很好
或许能再和你,笑著聊

直至已和他成为密友,前不久得到他要结婚的消息,他说,“我结婚你真的别来啦,万一见到你我心思一活,跟你跑了怎么办。”玩笑归玩笑,心中莞尔。原来那歌唱得都是真的。

不是现在但有一天,总会很好。
我总是想,童年那个自己穿着花裙子抱着娃娃,睁着圆眼睛看着呢。今天怎么活,是对昨天的自己一个交代。


05-07-01 @ 01:55
下回来上海聚会我去接你,那你再穿高跟鞋吧!
05-07-01 @ 02:09
评论源自: 梵音
评论源自: 荔子
写得真好!无论内容还是语言。我看了好几遍。呵呵。真羡慕你们的聚会!
05-06-30 @ 21:47
荔子,过几天我去看你!:))
05-07-01 @ 03:16
来香港也要记得带上高跟鞋:>>
05-07-01 @ 07:55
“茗禅的头发从中间分开,披在两颊”,美兮秀兮,我可以想象得到;
萧十一冒充猛男暗地里夹藏隐私,未向领导们汇报;
语冰“吃杨梅不吐核”,这一点出乎我意料。

有一追加问题:

茗禅“···穿了一条暗红花长裙。后来她又穿了一条深蓝花长裙。”

茗禅是变魔术的吗?“后来她又···”的时候可否有助手帮忙遮拦着?我的意思是在萧十一猛男在场的情况下?
05-07-01 @ 10:48
评论源自: 陌路夜行人 · http://www.blogcn.com/user26/yawz100/index.html
上海,上海
05-07-01 @ 18:27
补充一个重要的细节。小鱼儿跟俺们狂叙的时候,拿出了一把硕大的折扇,画的是《清明上河图》,打开还挺费力气的,小鱼儿操起折扇,活脱脱就是白驼山来的欧阳克。:>>
05-07-01 @ 21:04
十一这个表述很精辟。:>>:>>
05-07-02 @ 00:36

评论源自: 子非鱼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u1537.php
十一,想入非非了吧?靠猛吃杨梅是解决不了问题滴...
05-06-30 @ 19:36
=======================

小鱼儿,想入非非的还有我啊。:))
05-07-02 @ 01:24
评论源自: 荔子
写得真好!无论内容还是语言。我看了好几遍。呵呵。真羡慕你们的聚会!
==========================

荔子,啥时回家乡,我请你吃饭。
05-07-02 @ 01:25
评论源自: 茗禅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heather.php
上海拾遗...至少得从1写到3吧?;) :>>

===================

茗禅:是啊是啊,我要加油。:>>
05-07-02 @ 01:26
评论源自: 行歌
可想象空间很大呀,直吞口水。。。

===============
行歌:如果没有达到让你吞口水的效果我会很失望地。
05-07-02 @ 01:27
评论源自: 明火执仗
语冰,本想你总归会住些日子,不想那么早就回了。
很多话都还来不及说,可是人生有太多的来不及,都不知道如何一一整理。
合眼缘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吧,而这种难得自加西家你第一次递烟给我就注定了。
我想我们还欠一次私会。但不是现在。

今天贴了从前一个中篇出来。附言里有这么一段。
“我一直想写一个灵魂出窍的故事:她和曾经的自己相遇,她是被时间、现实、男人碰撞出无数伤口的女人,她是她瞳孔斑斓,心意纯粹的曾经。俩俩相望的时候她看穿她的迫切、盲动和稚气;她看透她的疲惫、冷漠和张致;她和她之间有微微的惊讶、嫌恶、欣赏和艳羡。她未想那便是从前的自己,她未想那便是自己的将来,错身而过时她和她有一息间的心领神会,那是对另一个自己深切的懂得,再回身时她和她便成了彼此宽恕自己的力量,继续生活在各自的时空里,愿意做一个好人,有了好下去的勇气。”
=============================

小明:你看,你这一段,看得我诧异,几乎以为是说我呢。

可见我们是有缘的。

和你说着青春期情结的时候,心里有惆怅和固执,却也和起初一样还有冲动和盲目。

等将来吧,我真觉得,我们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呢。:)
05-07-02 @ 01:35
评论源自: 愚公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u1675.php
下回来上海聚会我去接你,那你再穿高跟鞋吧!

=============
愚公:谢了先。
05-07-02 @ 01:36
评论源自: maryma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maryma.php
来香港也要记得带上高跟鞋:>>
===============

那是一定的,不然怎么配得上高挑美女啊。
05-07-02 @ 01:37
评论源自: 逸立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yili.php
“茗禅的头发从中间分开,披在两颊”,美兮秀兮,我可以想象得到;
萧十一冒充猛男暗地里夹藏隐私,未向领导们汇报;
语冰“吃杨梅不吐核”,这一点出乎我意料。

有一追加问题:

茗禅“···穿了一条暗红花长裙。后来她又穿了一条深蓝花长裙。”

茗禅是变魔术的吗?“后来她又···”的时候可否有助手帮忙遮拦着?我的意思是在萧十一猛男在场的情况下?

============================
逸立,我这个后来呢,其实是说的第二天。
但是呢,就是当场要换,也是没有难度的。答案在猛男的文章里。我们住的是极富亲和力的酒店公寓啊,是两房两厅一厨一卫的套间房。
05-07-02 @ 01:40
评论源自: 陌路夜行人 · http://www.blogcn.com/user26/yawz100/index.html
上海,上海

==================
夜行人,让你怀想了吧。
05-07-02 @ 01:41
评论源自: 萧十一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xiaoshiyi.php
补充一个重要的细节。小鱼儿跟俺们狂叙的时候,拿出了一把硕大的折扇,画的是《清明上河图》,打开还挺费力气的,小鱼儿操起折扇,活脱脱就是白驼山来的欧阳克。:>>

=================

同意茗禅的话。小鱼儿的光辉形象又栩栩如生地出现在我面前。

05-07-02 @ 01:43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呵,聚会是有趣的事情,下次去上海我也得设计一个,召着大家来互相看看活人,。。。语冰的短信我都是回的,--因为我很会,还会写中文,嘿嘿。
05-07-02 @ 05:58
评论源自: 语冰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yubing.php
评论源自: 荔子
写得真好!无论内容还是语言。我看了好几遍。呵呵。真羡慕你们的聚会!
==========================

荔子,啥时回家乡,我请你吃饭。
05-07-02 @ 01:25
===========================
语冰,看到这里,我的眼里盈满了泪水。你的思想比你的年龄深刻,你的语言比你的经历丰富,我是从你的文章想象你——孤标傲世的美丽。
05-07-02 @ 23:58
四月,咱们也还欠一次约会呢。:)
05-07-03 @ 18:38
荔子,我没你说的那么深刻了。就是贪玩。:)真的,什么时候回来别忘了说啊。

05-07-03 @ 18:41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