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纽约的三个夜晚

05-06-07

纽约的三个夜晚

22:52:51, 分类: 梦游(小说)
(小说)

  高速公路两边是茂密的树林。夜深了。树林只见乌黑的轮廓。车速很快。这个轮廓往路的中间倒,好象要闭合起来,把他们夹住,让他们无路可去。

  小宁一声不吭。她和李强已经一个小时没说话了。
  突然车往路基上歪。小宁侧过脸去,吓了一大跳。李强的眼睛闭上了。
  她大叫一声,李强。同时伸手去推李强的胳膊。李强醒了过来。及时调正了方向盘。
  小宁说,好险。
  李强也摇摇头,说,是啊。好险。
  车继续往前开。他俩又隔了一阵没有说话。然后小宁开口说,你太累了。
  李强说,是挺累的。

  一个小时以前他们看到最后一个汽车旅馆的标志牌。
  那时小宁说要住下来明天再赶路。李强说还是再往前开一点,离纽约更近一点,明天就不用在路上耽误时间。小宁没有坚持。她不想为小事和李强争。
  他俩大清早从田纳西出发,一直没有停留。现在,离纽约不远了。
  一直是李强在开车。小宁来美国一年了。可是小宁不会开车。

  小宁来了以后,一直在离李强的学校两个小时车程的一家中餐馆里打工。小宁住在老板家里。李强还是住在学校旁边和同学合租的公寓里。
  小宁来的第一个星期,李强从学校附近的一家中餐馆拿了一张外带菜单回来,要小宁背熟上面的菜名。然后李强教了小宁几句专业用语。比如说:
  Are you ready to order?
  Enjoy the meal.
  小宁就开始端盘子了。

  李强有一辆八八年的toyota corolla. 李强一直和小宁说日本车好。日本车省油。不容易出故障。十年的旧车还这么平稳。于是小宁也觉得日本车好。
  刚开始那一个月,李强开过来看小宁的时候,会带她到停车场上去教她学车。
  小宁老也把握不好速度。有时候小宁一踩油门,车刷地就冲出去老远。有时候开着开着,小宁好象忘了自己在开车了,车速越来越慢。李强一提醒她,她加油又是加得太急。
  练了几次,李强忍不住说,你怎么这么笨。
  小宁很不开心。可是她没有说出来。小宁说自己很累,不想练了。
  小宁是真的很累。小宁每个星期要工作六十个小时。

  就这样耽搁下来。小宁一直没有学会开车。
  小宁不需要开车。小宁一直在老板家住着。开始的时候李强每个星期来看她。半年以后,李强要准备论文答辩了。几个星期才来一次。

  上个月开始,李强老是和小宁提起回国的事。
  李强寄了许多简历出去,可是全都石沉大海。李强是学机械的。李强对小宁说,如果再找不到工作,恐怕就得回国了。
  小宁没有出声。小宁没有心情打工了。小宁才到美国一年。
  小宁对李强说,我想去纽约玩一次。

  一路上小宁和李强说餐馆里的事。
  小宁说,老板娘特别小气。下午没有客人的时候也不让她躺在角落的booth里休息一下。每天不是剥雪豆,就是包饺子,再不就是擦窗户。
  小宁说,厨房里那个福州师傅每天给自己做好吃的,开给做外面的人吃的饭菜,简直不能入口。
  小宁说,另外那个女的waitress,每次都和她抢台子。小费好的就自己看台。小费不好的就甩给她。
  李强说,反正你都辞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小宁就不说了。
  李强又说,现在你是熟手了。找工很容易的。中餐馆遍地都是。
  小宁没说话。

  小宁突然说,谢谢你带我去纽约。
  李强笑了。李强说,别这么说,好象我们是外人似的。
  李强说,我也闷得很,想出来透透气。
  李强又说,你这一年,辛苦了。
  小宁也笑了。小宁说,别这么说,好象我们是外人似的。
  小宁伸出左手握住李强搁在档杆上的右手。
  前面是个急拐弯。李强把右手抽出来,两只手都握住了方向盘。

  下午的时候车从北卡穿过。
  北卡的高速公路边上有大片大片纷红色的小花。这是小宁原来没有看见过的。一路都是绿色的树和黑色的高速公路。有时候路直得一眼可以看到几麦远。
  小宁没来美国前李强和她说过美国的车速快。小宁来了以后不觉得。李强说那时因为大家都快,你没有比较。
  小宁坐在车上,有点疲了。这片小花猛然跳进她的眼里。
  小宁心里有隐约的欣喜。

  午饭是在路边小镇上的一家中餐馆吃的。自助餐。五块九毛九一个人,含饮料。
  小宁不想吃。小宁想吃burger king.
  可是李强最讨厌吃西式快餐。李强受不了奶酪的味道。
  小宁看见春卷和西兰花,觉得自己想要吐出来。可是吃到嘴里,倒也不是不能下咽。
  吃了饭李强买单。小宁把每个月挣的小费和四百块现金的底薪都放在一个小盒子里,等李强来时就交给他。李强在银行里开了一个联名帐户。
  虽然是联名帐户,小宁从来没有单独去银行取过钱。

  李强放了一块钱小费。
  小宁说,太少了。放三块钱吧。
  李强说,为什么要放三块钱。这是自助餐。
  小宁说,一块钱太少了。我们没有那么穷的。
  李强没想到小宁那么固执。李强说,不是穷不穷的问题。没这个必要。
  小宁说,不是必要不必要的问题。
  李强一阵没有说话。他又从钱包里掏出一块钱,和开始那一块钱放在一起。
  小宁知道就是如此了。

  从小花再往北,一路还是树林。美国的树真多。小宁想。
  但还是和南部有些不同。他们在高速公路的左边看到有出口的标志牌。
  小宁一直以为,全美国的高速公路的出口都是在路的右边。
  不过小宁发现,从公路左边的出口出去,是不能真正到达任何地方的。
  高速公路对开的两个方向本来就是隔离的,象两条独立存在的孤独的单行线。现在这两条单行线距离更加遥远。它们中间是功能完善的服务区。可以加油,吃饭,购物,上洗手间。

  如果他们从公路左边的出口出去,他们可以停下来休息,但是仍然还在路上。小宁和李强还是在穿过美国到纽约去的路上。他们还没有到达。
  不过小宁又发现,如果有人想掉头,从左边的出口出去也是可以的。对开的公路中间的服务区,是两个方向共用的。
  是向陌生或者说自由过渡的孤岛。

  加油站里收钱的是个中年白人。他听李强说是去纽约,露出很羡慕的神情。
  他说他到现在还没有去过纽约。
  回到车上,李强对小宁说,这些乡下白人真土气。这里离纽约也就一两百麦了,他居然都没去过。
  小宁心里想,这是他自己的家啊。他什么时候想去都可以去。

  夜更深了。李强已经开了十几个小时。
  路的右边又有出口,但是没有旅馆的标志。小宁说,出去看看吧。也许开远一点有旅馆呢。
  李强没说话。他转动方向盘,从出口出去了。
  车速慢下来。路边的树林却越来越密了。
  现在连高速公路上的反光板也没有了。除了他们,没有第二辆车在这条对开单道的小路上。
  他们已经开了很远了。漆黑的路好象没有尽头。
  终于看见一片白光。
  路边终于没有树。取而代之的是一排雕花栏杆。栏杆里是墓地。白光是高低错落的墓碑发出来的。

  他们又开了很远。总算快折回高速公路了。
  李强把车停在路基上。胳膊搁在方向盘上。李强的头侧对着窗外。
  小宁说,没事吧。
  李强说,没事。
  小宁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想,要是自己会开车就好了。
  她又想,这么晚了还没找到住的地方。为什么自己一点都不着急呢。

  车又上了高速公路。
  不管怎么说,纽约越来越近了。
  这一晚,小宁和李强是在车里过的。他们从公路左边的出口出去,把车停在加油站昼夜通明的灯光下。
  好在已经是七月。

  第二天早上小宁和李强在加油站的洗手间里刷牙洗脸。
  一个中年白人妇女牵着一个金发的小女孩从小宁身边走出门去。小宁正是满口白沫。小女孩一直回头看她。
  小宁觉得很不自在。

  李强说,先找好今晚住的地方吧。
  小宁说,好。
  他们开过一个长长的隧道,然后就进了纽约。纽约用花花绿绿的广告欢迎他们。
  纽约的马路很窄。也许并不窄。楼高,马路就显得窄了。
  象小宁和李强家乡的小巷子一样四通八达。小宁想,这不是个恰当的比喻。

  他们找不到汽车旅馆。酒店都很贵。李强总是把车停在路边上,然后要小宁去问价钱。李强说这样不用付米表。
  小宁不想一个人去,但还是去了。
  小宁穿过大堂走向服务台时,觉得眼花缭乱。

  李强把车往郊区开。大概开了五十麦,街边有一家私人汽车旅馆。
  九十美元。应该是最便宜的了。
  李强开好房,就带小宁去玩纽约了。

  晚上回来已经九点。小宁说,你先去洗澡吧。
  李强去洗澡。
  小宁打开电视,拿着遥控器一直换台。
  突然电视里传来女人的呻吟。小宁吓了一跳,赶紧把声音开小。
  屏幕上有一张大床,一个一丝不挂的白女人斜躺在床边上,呻吟就是她发出来的。
  屏幕上还有两个一丝不挂的男人,一个白人,一个黑人。白人正对着女人站在床边,他的又粗又长的阴茎在女人的阴道里不停地抽插。黑人跪在女人的头的上方,他的阴茎发着紫红的光,对准女人的嘴。女人把他的阴茎吞进去,又吐出来。
  小宁不再换台了。

  小宁刚到美国的时候,有一次在李强的宿舍里看见一本封面上有个阴毛茂盛的裸体女人的杂志。小宁从来没见过这种杂志。小宁很好奇,就拾起来翻。李强看见了就把杂志从她手里漫不经心地拿过去,扔在床上。
  李强说,这是他室友的。
  后来那本杂志就不见了。

  女人还在呻吟。
  小宁觉得自己的身体里面有个地方,开始变得燥热。她盯着屏幕,一动不动。
她没听到水声停了。李强从洗手间里出来,看见她在看色情频道,有点不高兴。李强说,这是假的,有什么好看的。你真是。
  李强从小宁手里拿起摇控器,对小宁说,你快去洗澡吧,我看看新闻。

  小宁慢条斯理地脱掉牛仔裤和T恤。小宁的牛仔裤和T恤,都是来美国以前买的。小宁已经一年没有买过新衣服了。
  小宁在镜子里看自己。小宁的皮肤很好。很白。一年的打工生活没有在小宁的脸上留下痕迹。小宁的眼睛还是水汪汪的。没有黑眼圈。小宁只有二十四岁。
  小宁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下身。小宁的下身湿了。
  小宁和李强已经一个月没有做爱了。

  小宁洗完澡出来,李强还坐在椅子里看新闻。
  小宁穿着睡衣靠在床头。小宁说,睡吧。
  李强说,好。
  小宁等了十分钟,李强还是没有动。小宁后来想,也许李强根本就不知道小宁在等他。可是小宁突然觉得很没意思。
  小宁躺下去,一会就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小宁和李强站在百老汇街的剧院门口。
  小宁说,我好久以前就盼着在百老汇街看一场演出了。
  小宁不知道要看《猫》还是《西贡小姐》。小宁想来想去,还是决定看《西贡小姐》。
  票价四十美元。
  买票的时候李强说,你一个人看吧。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把车停在街角等你。
  小宁很诧异。小宁说,那你就当陪我啊。
  李强说,四十块钱的门票。我又不爱看,何必浪费钱。

  观众席坐得满满的。小宁坐在五颜六色的人群中间,觉得自己被淹没了。
  演出开始了。很热闹。说的是越战时美国兵和越南少女的爱情故事。意识形态的倾向很明显。
  小宁不太能接受这个故事。她有点后悔。也许该去看《猫》。
  台上又是枪,又是坦克。美国是世界人民的救星。
  小宁一个人坐在人群里,努力听着只能听懂一半的歌词。小宁希望这出戏快点演完,可是又怕它太快演完。

  五年以前的七月,小宁还在小县城里和父母住在一起。有一天她回家,看见家里来了客人。
  是妈妈的同事和她同事的朋友,还有她同事的朋友的儿子。李强。李强对小宁笑了一下,笑得很腼腆。
  妈妈给小宁介绍他们。妈妈说,李强下个月就要去美国念博士了。
  到了下个月,小宁就接到李强从美国写来的信。
  后来,小宁开始努力学英文。
  三年以后,李强从美国回来探亲。
  一年以后,小宁去了美国。

  幕布最后一次拉开时,台上出现了一辆漆黑镫亮的林肯汽车。又长又阔的汽车。
  一定不省油。可是,真气派。
  小宁好象突然发现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样的汽车。
  一群西装革履的先生和大腿修长的美女围着汽车在狂欢。彩带在飘。汽球在飞。
  小宁听到他们唱:
  American Dream. American Dream. American Dream.
  他们反复唱。
  小宁的眼泪静静流了下来。

  人都走光了。只有小宁一个人坐在剧院的台阶上面。身后的大门已经锁上了。
  小宁坐了很久很久,不知道有多久。
  小宁知道李强就在前面拐弯的街角等着她。
  小宁咬着牙。咬得很紧,下唇都快咬破了。
  小宁听到自己的心跳很响,象鼓一样响。快把自己的头震破了。
  小宁坐了很久很久,不知道有多久。
  她看见李强从拐弯那边走过来。
  小宁站起来,甩甩手,好象甩掉什么东西似的。她迎着李强走过去。
2005。6。8



























点击(4836) - 评分(722) - 7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31246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好,继续!
05-06-07 @ 23:04
写的很不错,人物的描写细腻生动。只要耐心看下去,很有味道。
05-06-08 @ 18:43
评论源自: 初夏四月
都是小宁的内心活动啊,她是那种活在自己里面的人,并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大概也不是真的要知道。
05-06-10 @ 07:37
不归,谢。
05-06-11 @ 01:14
西安,你的话很有意思。不用担心,我不怕冷清的。

05-06-11 @ 01:16
四月,我想人能知道的大概也只有自己。甚至连自己,也不知道。

05-06-11 @ 01:17
"好了,别打了...住手!"陆伟不愧当了多年的村支书,威严的制止了暴怒的村民,身上散发出上位者的气势。可不能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套號學曆www.taohaoxueli88.com ......"好惨哦......"陆小倩看着躺在地上鼻青脸肿,不停惨叫的偷牛贼,那模样真是惨不忍睹!

14-07-20 @ 14:51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