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天意——曾国藩故居和曾国藩家书

11-07-05

天意——曾国藩故居和曾国藩家书

01:51:00, 分类: 消遣(读书看碟)
1

曾国藩故居在一个名叫荷叶塘的地方。

这个地名很美。但要在从前一个人的时候,我对故居之类的所谓人文景点是不感兴趣的。我的不感兴趣,多少是因为那些故居的主人对我只是一个名字,而并非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个体,也因为我对那些人的生平和事迹没有多少兴趣的缘故。但是现在不同。在高速公路上看到曾国藩故居的咖啡色牌子,我们就都有了要去看看的心愿。

穿过双峰县城后在一个我们几乎错过的小路口右转,就遭遇了一段布满大坑和黑煤渣水的路面。几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踮着脚在坑和坑之间小心翼翼选路走。我对振说小心点开,别把脏水溅到小姑娘身上。

开过这段烂路就是两边被稻田和绿树围绕的乡间公路了。路况也并不好,显然到曾国藩故居来的人不多,当地政府也没有大张旗鼓地推销。但这正是我们想要的。

这一段三十余公里的路开了一个多小时。不快。但是乡间公路是旅行中最惬意的部分。没有城市街道的逼窄和拥挤,没有高速公路的紧张和速度,乡间公路简直就是我们喜欢的生活方式的象征。和缓,从容,开阔,郁葱,就像饱含青草和鲜花气息的深呼吸,就像我们从顶上合拢的两排绿树间穿过,绿荫打在我们的胳膊和腿上,留下斑驳光影。我们在乡间转折盘旋,身心熨帖,对深山中的美玉更加期盼和向往。

还有十公路的时候我们翻过了一座不算太高但在湘中丘陵地带已经颇有气势的山。越过山头开始下山的时候我们俩同时惊呼起来。

我们停下来站到公路边缘往下眺望。眼底是绿色的一直延伸到天尽头的山冲。两边并不高大但是紧密结实的山峦相接排列到天边。中间狭长的山冲里有蜿蜒的小河,有绿油油的稻田,有白墙黑瓦的屋宇,有如同丝带的公路。这个浩大悠长的山冲静卧在谷底,开阔而又收敛,与世隔绝而又生机勃勃。传说中的世外桃源也只不过就是这般气象。

2

出乎意料的是,那栋大宅的前面果然有荷塘。

这里应该已是我们在山顶上俯瞰的山冲的最深处。路已经到尽头仍然没有看到故居的影子。振凭直觉往左转弯,再一个左转弯,那片碧绿的荷塘展现在我们眼前。

时间是六月中旬。满塘的荷叶挨挨挤挤密密匝匝,正是生气盎然生机勃勃的时候。荷叶永远是圆润舒展的,满目无穷之碧也丝毫不会显得拥堵,只觉得无限的温柔和婉转。更何况还有风中飘来的清香。

荷香实在太沁人心脾,我们忍不住要先去亲近这香的源头。我们从塘中的石墩走到荷塘的中央去,我们在塘中的小桥上久立,我们在塘堤上驻足,我们绕着荷塘漫步。我们来之前没想到会有这样清新的邂逅,现在我们浸润在这片灵气和生气里,只觉得自己也变成了荷叶做成的身体,在轻盈和欣慰中重生。

荷花还在将开未开的时节。满塘是绿色的花苞,有两三朵率先绽开了粉红的花瓣。再晚来几天或许这里更好看。但凡事并非全盛才可称美。现在来,不早不晚正合适。

3

我是怀着敬畏心来的。

近日细读《曾国藩家书》,手不释卷,相见恨晚。正是读到先生家书里告诫家里人戒骄戒惰这一段,又一次让我认识到自己的肤浅和狭隘。从前津津乐道于我之读书就是为了消遣,从前偏执于文字和文学,沉迷于虚幻,不识历史的惊心动魄和人物的振聋发聩,实在是连井底之蛙还不如。

我生也晚,否则我多希望能拜家乡与我仅一县之隔的曾国藩先生为师,当面聆听他的教诲。我后悔我过去执着于太多成见,浪费了太多光阴。但好在还是不晚,现在我知道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灵魂存在过,而且永不消逝。现在我反复阅读他的家书,反复品味他的话语,像清露洗涤我的眼睛,清风拂拭我的心灵。我只觉得人生充满意义,绝非虚无缥缈。成败得失却又都可以置之度外,一派安然。

我下定了决心,从此要听先生的话。我要像先生一样,做一个勤奋的人,不晚起,阅读不辍,笔耕不辍。做一个有恒的人,凡事坚持,有始有终。做一个谦虚的人,不妄议,不自满,无论在什么位置都审慎自省,明白自己的不足。做一个心中有爱的人,对所爱的人们用心良苦,殷切期望。

尽人事,听天命。做一个顺应天意的人。

荷塘前面有一口半月塘,半月塘后就是曾国藩平定太平天国后修建的富厚堂。富厚堂青砖筑就,大门内有宽敞院落,院落后是传统的沿中轴对称的中式屋舍。一间间不大但空旷的房间向两边铺展开来。房间里陈列有架子床,有太师椅和书桌。夯实的泥土地面上泛着湖南春季特有的潮湿。房间之间有采光和漏水的小小天井。侧房有私塾,楼上有藏书阁,一排排的书架上还陈列着厚重的落了灰尘的线装书。

我们进去又出来,我仍然忍不住要站在半月塘外回望这座占地宽广结构厚重的屋宇。这座屋宇没有富贵气,只有书卷气,没有凌厉气,只有谦逊气。正如屋后小山上的百年古树。那棵树线条柔顺,古意盎然,却又郁郁葱葱,蕴藏无穷生机。

4

而我还要说到振。我的爱人。

《曾国藩家书》是振推荐给我看的。《庄子》和《史记》是振推荐给我看的。这些书我很多年以前看过零星片段,就以为自己了解它们的全部。更何况去了国外后矫枉过正,只看外国文学,几乎将中国古典文学全部视同糟粕。现在因为和振在一起的缘故,我一页一页真正开始读这些书。缓慢而仔细地读。这种全新而古老的阅读使我汗颜,又令我振奋欣喜。我本来多么可笑地以为我已无书可读,现在才知道时间和空间无穷无尽,四面八方都是通途。

而这还不是我要说的。振给我推荐了什么样的书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终于找到了振。我终于找到了上天安排的那个和我志同道合,心灵相通的人。我打下这些字的时候振在阳台的窗下看书。我抬起头正好看到他的剪影。我心里感到无限的安定和踏实,因为我知道,这个时刻会成为永恒。我爱的人他会陪伴我直到世界的尽头。

2011/7/4






点击(2160) - 评分(198)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8731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