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流水的声音(1)

04-12-13

流水的声音(1)

18:59:39, 分类: 流水的声音-凤凰德夯散记
必得说点什么。但说点什么呢?说宽浅平缓的沱江,还是说经过修缮的吊脚楼。还是说古城的城楼,还是说在沱江里洗衣服的女人们。可我对介绍风景好象总不比对自己胡思乱想的兴趣更大,况且那些不变的风景,别人己经说过许多次。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凤凰。凤凰是人聚居的地方,人聚居的地方向来不是我的首选。但我还是去了,因为这么多人在说凤凰。就象我去了丽江一样。我无非是从众。有时候从众也是无可非议的,特别在一个人重视过程而不重视目的地时。我知道我是在替自己辩解。反正,不管去哪里,我只是想出去转转。

我去的时候象盲流。临时的决定,晚八点的火车,座位票。过道上挤满了人。好在我的座位是临窗的。好在我发现自己完全没有丧失在火车座位上呼呼大睡的能力。因为惦着行李架上的包,我一路不断抬头,顺便变换姿势。身边的乡亲们换了一拨又一拨。我在迷迷糊糊中打量他们,没有看到令人眼前一亮的长相和举止。这个夜晚寻常得就象打了一个盹。早上六点我到了吉首。

天一团漆黑。我在路边踌躇了一会,就有女人来游说我打的。我不肯,我准备去马路对面坐早班公车。她说你下车还要走路,打的一直可以送你到客运站门口。我还是不肯。穿过马路时听到女人在背后笑我小气。

在第一班吉首开往凤凰的小巴上继续打盹。天渐渐亮了,但是阴天。路边是一畦畦割完稻子后的农田。田埂上长满茅草。远一点的丘陵上覆盖着杂木和荆棘。这和我老家没什么两样。

忽然听到路边金乐喧天。于是看到白衣白帽的队伍和逶迤的花圈。看到一只昂首的公鸡。听到期期艾艾的哭声。这样的场景虽然我童年时见得多,现在倒是有很多年没见过了。有点吃惊。有寒气从脊背上冒出来。

这就进了新城。一下车就被一堆女人围住了。对这种人我的面孔总是很冷。她们追随了一段就怏怏退却了。我撑开伞去找古城,一路上看到路边上比比皆是的早点摊上巨大的油条。这些油条成了新城给又冷又饿的我留下的最真实和实际的印象。

古城的入口是新建的高大青砖城楼。刚刚早上八点,下面有陆陆续续锻练和买早餐的本地人。又有一个女人和我搭讪,我于是决定跟她走。不过我没忘了申明一句我只是看看房间,不一定住的。

房子在江边,三楼的晒台上搭建的单间。一张宽大的床。并不是那个女人家里的,但我猜她介绍客人可以拿回扣。房价三十块。我站在晒台的花花草草边了望了一会沱江。立刻决定住了。

五十多岁看起来象退休女教师的房主对我说要我和隔壁的客人一起去看黃石桥古城。她说我一个女孩子出去玩的话包车不方便。我回忆来时查的攻略,确有这些地名。于是就和他们一起出古城上了小巴。刚进凤凰又出凤凰,本也无可无不可。

他们是三个广东人。都背着三脚架。一路无话,我不喜欢和人攀谈。

黄石桥古城门口居然有两个售票处。票价都是二十元。我们不知道应该在哪边买票。XM回忆起他来时查过的攻略,明白是城里没有迁出的居民也在设点卖票。我们想当地的居民也许有更大的权限,于是买了他们的票。

他们是提供导游的。导游是五十余岁穿蓝布中山装戴斗笠的农民。他抑扬顿挫,把这座号称古城但其实只是一个自然居民聚居区的地方和武则天扯到了一起。我们哑然失笑,却不敢嘲笑他的热情和口才。他三十年前是电影放映员,难怪这么有作报告的气势。

但这个弹丸之地四周却是有城墙的。而且有四座城楼。那三个广东人在城楼外拍了又拍。这时我己经知道了XM是来拍南长城的。另两位是他的朋友。

导游又带我们去看一堆天然的但酷似假山的岩石。回来后我们想上城墙一转,却不能上去。这时才知道买错了票。古城原来只需两块钱就可以进去。村民们二十块钱的票是去看那堆居然敢号称紫禁园的石头,公家的二十块钱才可以上城楼看全景。我们苦笑。出门就是要被人宰的。

他们说要去看舒家塘。然后再去亭子关找南长城的起点。来的路上我们看到一段类似北方长城的城墙,一看就知道是新建的。XM说南长城是没有箭垛的,那些不过是在旧址上的翻建。亭子关才是真正的南长城的起点。

那个新建的南长城,攻略上是有的,要买四十五块钱的门票。而他们说的两个地名,我都没有在攻略上见过。我因此来了兴致。心里觉得这是意外的收获。如果只是我自己,是不可能是看南长城的起点的。

舒家塘却也是要票的,而且要三十块,一点也不便宜。当导游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她强调是书家堂而不是门牌上的舒家塘,因为村里人是杨再兴的后裔,是书香门第。这又是野史或者说是传说,或者干脆就是编造。村子倒是清雅可爱。在山坡上,中杂水田。所有的围墙,阶梯和走道都是用片石垒成,拙扑而不做作。屋舍的门槛和窗棂上都有繁复的雕花,古意盎然,让人神往那时人们生活的细致和优雅。

值得一提的是村口高大的银杏树。在阴郁的天空下,在灰黑的古墙边,明亮的金色树叶翩翩飘落,它的高傲和它的忧伤一样不避流俗,率性而为。

想拍照片的时候发现镜头里横切的电线。有些失落。他们说要回去PS掉。这又让我觉得虚假。就象我们说到这个村子巷道里的牛粪猪粪。这个村子得南方的精髓,而且好在游客不多。同行者中的一位却觉得那些牲畜的排泄物是扫兴的。他说要把所有的村民都迁出去,只留下房屋的空架子让人来游览。我大不以为然,那样没有生气的村落又有什么意味呢。

要拍南长城的是XM。他三年来背着帐篷和睡袋走遍了北长城的每一个角落。他曾经在长城和黄河交会的地方,而对悬崖峭壁失声哭泣。他使我的行程变得辽阔。这是只有走出去到野外去才能遭遇的默契和会心。

南长城的起点和舒家塘的围墙一样片石垒就,我们来回数次才在村民的指导下看到。城堡的大门只剩一半,被草藤和泥土掩盖。南长城在历史上是没有积极意义的,我们的找寻也许也是没有意义的。但是有什么重要呢。不是每一件事情都需要理由。

但我们还想看到山头上连绵的城墙,而不仅是村里围成城堡的墙体,事实上这墙体也己只剩数米,其余都被村民拆去筑墙盖房了。天还在下雨。我们上了一个山头,无获,再上一个山头。我们请地里正在栽菜的一位中年大姐带我们上山,她很忙,但还是丢下手里的活和我们一起上了山。仍然无获。一个同行者要给她五块钱,她象受了惊,坚决不收。他要我把钱给她,我不肯,我说我讨厌推推搡搡。大姐听清楚了,她也说,不要推推搡搡。于是终于没有给她钱。

在山上茅草丛中擦净了的鞋底又在下山的路上沾上厚厚的泥浆。到她的地头,她儿子在。我们又开口请求帮助。于是还穿着蓝色校服但己经不在学校的男孩带我们上了第三座山头。我们终于见到一段几不可辩的残垣断壁。决定把它认作遗址。

我们包的小巴在村口等着。一个穿着衣袖裂成八片的篷头男人站在车边。他说路是他的,要给五块钱。广东人听不懂,我听得懂。我们要司机搞定。司机笑,给了他一块钱,他不肯,又给一块,他这才放我们走。司机说他是五保户,不管谁的车进村子都要给他一点钱的。回头看,他很满意的样子。再想想自己开始不肯给钱,发现自己早己铁石心肠。

开了近两个小时才开回凤凰。天己全黑。进了房主的大门,在天井里洗尽脚上的泥,回房。古城一片安静黑暗,廖廖可数的灯光也被吞没。这让我感到一丝慰籍,好象奔波了一天一夜后终于可以堕入无思无虑的黑甜之乡。

但这一夜真是不一般的冷。

(未完待续)


(我打得太慢了。还是先把这些贴上来吧。:):):) )



点击(2904) - 评分(381) - 2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740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笨笨辣妹子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u1419
语冰,我极喜欢你的文字。不好意思,我一直都是在安安静静地看你的帖子。:p
04-12-13 @ 19:24
评论源自: 麥子
哇,又出遊了.!!而且還是鳳凰古鎮.
04-12-13 @ 19:37
呵呵,快点写吧,我催别人总是很勤快的
04-12-13 @ 21:40
评论源自: Judy
一个人出游啊?? 好自由啊!! 俺算算恐怕十年没有单独出游了,有时候老想着一个人背着背包在陌生的地方转会是怎样呢?
04-12-13 @ 22:28
凤凰,多好听的名字啊。湖南的地名太多诗意,武陵源、桃花源、洞庭湖、九嶷山。。。都是古文、古诗词中的寻常客;就连衡阳、郴州、永州这些地名也都有不朽的句章。
04-12-13 @ 22:30
这样的出行让我想到许巍的《漫步》,散漫的游走,很惬意呀:)
04-12-14 @ 02:18
鳳凰人傑地靈,出了沈從文,黃永玉。
雖然沒去過,跟著語冰散漫的絮叨的陰天的步子是舒服的:)
04-12-14 @ 05:55
辣妹子,原来我刚上论坛时你给我的回贴都非常鼓励我的。
04-12-14 @ 06:46
麦子,回来好久了。和和
04-12-14 @ 06:46
ARBER,好啊好啊,我要人督促呢。
04-12-14 @ 06:47
JUDY,一个人转就是自由点了,不用和人商量行程。不过也寂寞些的。
04-12-14 @ 06:49
十一,湖南的地名你还知道得不少啊。。。长沙这个地名也十分好听,觉得吗
04-12-14 @ 06:50
DONI,散漫是够散漫的。就是冷了点。
04-12-14 @ 06:51
MARY,咱湖南也出过不少名人的。:)

但愿你不嫌我啰嗦。我己经在嫌自己啰嗦了。:>>
04-12-14 @ 06:54
喜欢这两篇,散漫中透着轻松,一个画面一个画面得跟你走:)

倒使自己回想起中学时的小镇,弯弯的窄巷,热闹的饭摊,安静的乡野。。。。一抬头,外面只是温哥华绵绵的雨:(
04-12-14 @ 10:57
评论源自: 吴哥
有时间转过来,去猛桐河漂流。那也很爽。去龙山也很漂亮,如果有时间,去去桑植,更好。那边克斯特地形,溶洞也多。
如果有机会去天坑地缝,那你会。。。
04-12-14 @ 14:48
看了两遍,很有感动。非常好的一篇散文。

别说你,我在国内呆了两礼拜,就已经是铁石心肠了。快的自己都很惊讶。

04-12-14 @ 17:09
XIN,那时我也想起小时候了。

湖南湖北的气氛大抵相似的。:)
04-12-15 @ 05:52
吴哥,可去的地方真的很多呢。

天坑是广西那个吗?地缝在哪里,我就不知道了。:)
04-12-15 @ 05:54
西安,还看了两遍啊。感动感动。:)):))
04-12-15 @ 05:55
评论源自: MIRAGE · http://freekids.51.net/freekid
去婺源的时候就碰到乱收费的,还张口就是三十四十的,这也算是项中国特色吧?呵呵。。。
凤凰这名字真是很让人神往。
04-12-15 @ 19:09
此类的中国特色很多。 我原本以为我是最能适应国内的人,可是现在才发现自己己不是原来的自己,细小的冲突时时都在。
04-12-16 @ 02:34
评论源自: 飘飘
喜欢你的文字,很清新。
04-12-16 @ 20:11
飘飘,是新朋友吧。谢谢,常来。
04-12-17 @ 01:22
评论源自: 语冰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yubing.php
MARY,咱湖南也出过不少名人的。

但愿你不嫌我啰嗦。我己经在嫌自己啰嗦了。
04-12-14 @ 06:54

我怎會嫌自己喜歡的文字囉嗦。你沒發現你的帖子,我每帖必回?
04-12-19 @ 06:57
MARY,我哪能不知道呢?:):):)
04-12-20 @ 05:43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