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云南追忆--扎西德勒/出雨崩那天的日记

04-10-15

云南追忆--扎西德勒/出雨崩那天的日记

05:30:44, 分类: 云南追忆

26. 扎西德勒

一路溯溪而行。溪水掩映在树林里。树叶已经秋天了,有油画的色彩。山谷两旁青山挺拔。天空蓝得不可思议,象一整块完美的玉。银色的雪山在云中若隐若现,好象是世世代代戴在本地人手腕上的银器的源头。

有一个瞬间我仿佛回到了洛基山脉。我仿佛又置身于异乡无懈可击原始自然的美。我想起我曾经写下的句子:我再也不会拘泥于具体的故乡了。我的故乡在四面八方。

我以为我打破了界限,我以为我从此能够无牵无挂,放浪形骸。可是不是这样。一句问候击中了我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好象击中了我的童年。

他们穿着破旧的藏袍从神瀑回来。他们的脸上有尘土和岁月的痕迹。我试着和他们交谈,可是他们只是羞怯地笑。他们不懂汉语。

快到神瀑的时候我又遇到一拨。其中有年迈的老奶奶。她对我说了很多话。我不懂。我猜她说的是怎么我一个女子这么晚一个人去神瀑。我的伴呢,去了哪里。我一边说着她听不懂的汉语,一边极其灿烂地笑着。她好象明白了我在说什么。她象我路上遇到的每一个藏人一样对我说,扎西德勒。

扎西德勒。亲人的祝福。

去神瀑是进雨崩的当天下午。丹尼尔不去,他说他见过最壮观的瀑布,他不需要再看瀑布了。可是我和他不同。我知道我必须去。我本来以为世上的风景在我心里不分彼此,具有同等的引力。可是现在我明白,不是这样。对每个人来说,总有一些记忆不可替代,总有一些向往分外刻骨。就象我出生的地方只有一个,就象把幼小的我搂在怀里的祖母,她去世后我一直不能停止对她的思念。


27. 出雨崩那天的日记

今天出雨崩的只有我和丹尼尔两个人,看来我们得包车了。西当温泉的小面包去德钦一百五十块。两个人分摊的话,够貴的。

昨晚听阿那柱说他弟弟阿吉品初的车只用一百三十块,于是和他要电话号码。他马上打了电话给他弟弟。我告诉他,如果我们坐他弟弟的车,我们到西当温泉就给他打电话。丹尼尔说不要确定下来,也许到西当温泉会有更便宜的呢。我想也是。

早饭没吃往垭口翻。丹尼尔还是健步如飞,我跟不上。他说要掂掂我的背包的重量,提过去就背在他自己的胸前。没有背包,好了很多,可是快到垭口的时候还是觉得快要虚脱了。

在垭口的茶室吃了一碗方便面,一块耙耙。总算缓过来了。开始下山。

下山的路好象没有尽头。我一路下一路想,当时我是怎么走上来的。快到底时看到几个上山的游客,简直同情他们,漫长的路程才刚开始呢。

丹尼尔一直在说讲价的事。他说价钱一定可以讲下来。不然那些司机闲着也是闲着。我知道讲不了多少价的,行有行规。可是我不想和他解释。

到西当温泉上面的坪地时看见有一辆小面包。车里是那天进雨崩时见过的两兄弟。我站住脚,和他们讲价钱。来来回回。我有点烦。如果是我自己,我一定懒得再讲,虽然我讲价钱并不心慈手软。我只是讨厌这样斤斤计较。可是丹尼尔一直很期待的样子。

两兄弟同意了我说的一百块。我坚决地对丹尼尔说,没可能比这更低了。

去下面的坪地拿我们寄存在那里的辎重物品。那里停着六七辆等客的小面包。有一个司机走过来,很不解地对我说,你们昨晚是住阿那柱家对吗。我说是。他说,你们昨晚定好了我的车怎么今天又坐别人的车。

我说我没定,我只是说今天要坐的话给你打电话。

他很生气。他拨了阿那柱的电话要我和阿那柱讲。我不肯讲。不知怎么有种做了错事的感觉。昨晚没说要坐,但也没明说不坐。毕竟要了人家的电话。

他一定要我讲。阿那柱在那头很恼怒的语气。他说你不能这样。你和我说好了,我弟弟才过来等你们的。

我赌气。我说我哪有和你说好,我只是说我需要的话到西当温泉会打电话。而且我问过你价钱能不能再低的。你说不能。现在我找到更低的,我当然愿意少付钱坐价钱更低的。

挂了电话。这时阿吉品初倒平静下来了,他说没关系,那你坐白马次仁的车好了。

我突然心情很差。对自己十分厌恶。想起我开始拼命讲价的样子和刚才高声争执的样子,觉得自己象个丑陋的泼妇。丹尼尔倒是什么也不知道。他不会明白的。

就这样离开了雨崩。又开始在让我多少有些胆战心惊的悬崖峭壁上盘旋。我不想说话。我不开心。

但我的不开心终归只能藏在心里。不是丹尼尔的错,他是个节约的孩子,他无可厚非。

于是和白马次仁兄弟聊天。两兄弟都很清秀帅气。弟弟还在中甸念初中。他能听懂简单的英语。他说他最想学好的就是英语。学好了英语以后可以当导游。

山只能用大字来形容。山崖上只有分散的低矮篷状植物,是苍凉的。我们一直在颠簸盘旋,走出的距离却短得有限。弟弟告诉我,有一只歌叫做,我要走出大山。

刚才的事情还在我脑海里转。好象灰尘一直沾在心里。

车到德钦时白马次仁说对不起,不能送我们到客运站,因为他没有驾照。他告诉我们,往前走五分钟就到了。

我叫他等我一下。我跳下车,在街边的小卖部买了六包红河。我给了白马次仁两包,然后请他帮我带两包给阿那柱,两包给阿那柱的弟弟阿吉品初。

这样做其实还是出于自私。但我心里总算舒畅一点了。

点击(3425) - 评分(399) - 2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3599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每次看新的都有感觉,好象三毛在说话
04-10-15 @ 06:49
語冰此雲南行經歷很特別:)
04-10-15 @ 07:28
顺子,三毛我曾经是非常喜欢的。
04-10-15 @ 07:49
MARY,主要是那边的人们很特别。:)
04-10-15 @ 07:52
hi,姐们:看来你经验还是不足,要我是你的话,和阿那柱讲的时候,我就先和他说,我只是问问,我不一定坐他弟弟的车,我只是问问谁有车,一定要讲明白是问问,到那边是要再找车的,因为有的人朴实的我们不太理解。我估计他弟弟等了你,把别的生意给放弃了也不一定。不过好在你给他们买了礼品,我想他们是不会介意的了,说不定还更喜欢你了,下次你去,他们会更热情的,不要钱都有可能, 哈哈,因为那边的人都叫人不太理解不是吗? 所以你也不用记挂在心了。

很羡慕你这一趟旅程,我回国后,只要有空,就要去那边。
(如话语有得罪,别介意)
04-10-15 @ 08:33
你真是充满了人情味。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也会不安,我们实在都属于脸皮薄的人。
04-10-15 @ 11:21
这几天我把你这一系列云南找出来慢慢重新读过一遍,每一辑里面都有让我特别感动的片段,也许就是一句话,也许是一个景象,就象你说过的,我感动得不忍心呼吸,我把你的东西转去一个朋友的私人论坛(对不起,没有事先和你商量),我知道那是一组属于都市生活的朋友,结果,确实他们不能明白你的感受,在那一刻,我也更清楚我自己心中的另外一些向往,写这些,是想告诉你,真的很谢谢!
04-10-15 @ 12:22
语冰心里容不得沙子
04-10-15 @ 15:15
JUKYCAR,还没看,不过先谢谢你的其它回贴。

那天我就是经验不足,没和阿那柱说只是问问。他们竟争很激烈,跑一趟不容易。:)
04-10-15 @ 15:38
十一,那天的做法确实也是不符合我的一贯作风。所以不爽。
04-10-15 @ 15:39
薇,我们是朋友,干嘛那么客气了。:)

我写这些东西,本来就知道大多数人都是不会明白不以为然的。和我一起去永宁的娟和亚威说,我们是属于汉人里的少数民族。哈哈。
04-10-15 @ 15:42
ARBER,:)
04-10-15 @ 15:42
评论源自: 正午的猫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carol.php
这个系列的文字俺来收藏.等俺闲了慢慢读.语冰的文字不能做快餐.嬉嬉.
04-10-15 @ 17:28
评论源自: 语冰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yubing.php

我写这些东西,本来就知道大多数人都是不会明白不以为然的。和我一起去永宁的娟和亚威说,我们是属于汉人里的少数民族。哈哈。
---------------------------

哈哈,“汉人里的少数民族”。。。这说法有创意,表现力极强!
04-10-15 @ 17:29
好在语冰事先已经做了一个《云南追忆》的分类,方便大家翻出这个系列来重温和细读。

语冰真是高产,发原创贴比我们读贴还快!
04-10-15 @ 17:33
猫,你喜欢用它做什么都可以,比方说点心之类的。
04-10-15 @ 17:37
茗禅,我也非常喜欢这个说法呢。:)
04-10-15 @ 17:43
评论源自: arber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arber.php
语冰心里容不得沙子
04-10-15 @ 15:15

同意。
04-10-15 @ 22:05
薇,你转的是什么地方?还是新线么?
04-10-15 @ 23:10
评论源自: MIRAGE · http://freekids.51.net/freekid
呵呵,买完烟语冰的心事放下了一半,估计写完这篇文字才全部放下来。。。
04-10-15 @ 23:22
小马哥,写完了。头痛得很呢。得再找点罪受了。
04-10-15 @ 23:24
评论源自: MIRAGE · http://freekids.51.net/freekid
啊?怎么就完了呢?那。。。电光火石之后呢??俺还等着你展开情节哪!
04-10-17 @ 09:14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