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上海拾遗 2

05-07-03

上海拾遗 2

20:07:04, 分类: 上海拾遗
  饭桌上,喝醉的心是有的。然而没有醉。
  大家热烈地八卦。情节被复述,关系被理清。于是亲了一层,又亲了一层。这样的和睦和融洽,怎么能喝醉酒呢。醉酒的须是数星星那样的夜,被过去或者现在的,真实或者想象的心结,结结实实堵住了胸口,那时通常都会错误地把酒当成腐蚀剂的。而这样的夜,应该说还只是黄昏,这样轻松愉快的谈笑,再不安的心事,也退居其次了。

  那晚在钱柜K歌到将近三点。
  茗禅曾经是乐队的主唱。我至今也不明白,她娇柔的身躯里怎会藏着那么浑厚的底气。有几次,我只顾盯着屏幕,以为我在看演唱会。我是台下固执迷恋着不可企及的灿烂和华丽的忠实歌迷。那歌声中的缠绵和宛转几乎让我痴了。然而偶然转头,才意识到是谁的声音在超越平庸的现实。
  十一唱来唱去,全是粤语歌。全是情歌。校长的脸上流淌着汗水和激情。哥哥的目光是永远的哀怨和欲说还休。还有谁?全是百转千回的倾诉和一往情深的表白。而十一对歌中那分柔软和不可抗拒的拿捏比他对粤语的把握更加准确。《深情相拥》曲毕时,全场唏嘘。人人都想恋爱了。原来他的必杀技并不仅仅只有那管妙笔。
  小朋友原来是不喜欢我们称她小朋友的吧。但这称呼里并不只是含着疼爱,其实还有艳羡和惆怅的意味。她唱机器猫和樱桃小丸子时,真是娇憨。我突然觉得,我最喜欢的樱桃小丸子,原来和小朋友真的有些相似呢。
  说过了小鱼儿是风度翩翩的英俊小生。可是他的嗓音里却有成熟和沧桑。他唱罗大佑和beyond的歌。于是我想起他在我的博里回贴引用老崔的歌词。于是我想起小明说到合眼缘这事。要合眼缘,原需要有些内在的基础。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whatever都是了。
  PT在,我就安心。这话好象不该我说。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他会唱所有的歌,却又和小鱼儿一样,把放声的机会留给我们三个。所以我可以无论有没有把握,只管一路点下去。点播的歌要是我不会唱了,把话筒往他手里一塞就行,绝不会冷场。而且,自然,比我的演绎精彩得多了。
  是不是该说说我自己。我多么热爱音乐,可是我的嗓音却是我心头永远的痛。不过我已经不再顾影自怜。我还是要放声歌唱。我要把嗓子唱哑,谁知道下一次我们何时再见。

  “依稀往事似曾见,心内波澜现。。。”如果我今天还在向往抛开世事两情相悦的爱情,你不要笑我。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那时候我就相信我注定要流浪远方。如今那远方,我还是没有到达。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谁如果能过上那样的生活,谁又愿意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平平淡淡一直到老。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就象一张破碎的脸。。。”听到这首歌时我还是个孩子,我无论如何不明白为什么那一天会象一张脸。我不知道又过了一段岁月,歌里的意思会象突然灵验的预感,瞬间照亮我的将来。
  那夜我们唱了太多的歌。我们没有倦意。好象夜并不深,好象明天还很遥远。那夜后我只想记下这几只老歌。还有许多。我不再打算细述,我只想独自回味。那些曾经和正在的挣扎和憧憬。那些难解难分的爱与伤。

(待续)

点击(3175) - 评分(369) - 2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