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写信的日子

11-11-08

写信的日子

07:29:33, 分类: 穿越
我一天比一天更怀念手写的书信和坐在书桌前写信的日子。

我怀念写信的日子里我们拥有的远比现在从容和悠长的时间。信写好了,寄出去,两三日,五六日,才能到达收信人的手中。收信人读了信,如果即刻回复,回信也需要同样长的时间才能回到我手里。从寄出信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开始等待,盼望。我想象对方读到我的信时会有怎样欣喜或者快活或者欣慰的表情,我回忆我信中的字句是不是全都妥当。可能某个地方可以表达得更强烈而我当时没有想到,我便还会有微微的后悔。我想象对方铺开纸笔准备给我回信时的思绪和表情,也许他写了一遍觉得不满意又另觅纸笔重头再写,也许他写的时候不时停下来沉吟,而那时他心里所想的多半关联到我以及我们共同熟悉了解的人物和故事,更有可能让他停下来的是难以言表的情感。

虽然信寄出不能马上被收信人读到,但信已发出就不再属于我,我心里充满秘密的期待,分分秒秒都变得别有滋味,值得反复品尝。虽然我不知道收信人何时会给我回信,但是我愿意等待,尽管等待有时候显得漫漫无期,但同时却也用希望给原本平淡无奇的光阴增添色彩。我怀念那时候缓慢得多也耐人寻味得多的光阴。我想时间果然是个相对的量度,那时候我们拥有的时间远比现在多,我们拥有的生命远比现在长。

我怀念写信的日子里同样辽阔得多的空间和遥远得多的距离。没有速度,地域就变得宽广。需要互通音信的人在几百甚至几千公里之外,这距离对今天的交通工具来说不值一提,对今天的通讯手段来说更如同不存在。可是那时候,这距离酝酿出的是思念的醇酒。积累才会深厚,隔绝才会强烈。身体相距越远,惦念和记挂越甚,心底的感情也越炽热深沉。虽然不能见面,只能用书信来交流现状表述心意,可是心和心反而紧紧相连,虽远隔千里,但无法分割。更何况距离带来抛开琐碎和摩擦的美感。跃然纸上的是最紧要的事物和最迫切的感受。人和人朝夕相处时必不可免但却了无意义的冲突和争执失去栖息之所。那人或者有你不那么喜欢的性格或者做派,因为距离的缘故也变得不关紧要,可以原谅和忽略。人生如同中国古典山水,写意,大气,空间无限。

写在纸上的书信和文字也比随口说出的话语更凝练而慎重。不像现在聊天工具上的信息,或者手机上一发出瞬间就会被对方看到的短信,因为容易,因为即时,就像顺口呼出的空气一样轻飘飘没有分量。那些话多是无聊的产物,很少经过大脑,更难得触及内心。那些消磨时间的闲谈和无法沉淀的感情在被打出也就是被说出的瞬间就失去价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是说出那些话的人本身也不在意自己说过些什么。然而用笔墨写在纸上的文字是不同的。一旦文字诉诸纸张,就拥有了形体,也就拥有了生命和灵魂。写信的人必须振作身体,全神贯注,就像要写能拿到高分的作文,他必须总结自己的思想,做出自己的结论,提升自己的境界,同时他必须寻找最恰当,最委婉,最真诚,最准确的字句来表达他想要倾吐的衷肠或者需要商榷的事情。他写下的信就成为对写信人和收信人来说不会消逝不可再得的孤本,成为可以握在手中一读再读的生命的表记和时间的印章。

面对信纸,情感和思绪也变得内敛而沉着。寄出的信就如射出的箭,开弓就不会回头。于是深思熟虑之后怒气得到化解,误会得到体谅,冲动变得平和,激情变得深沉。何况还有发出信和收到回信之间时间的酝酿和安抚,像淅沥的雨水慢慢渗透每一寸土壤,该平息的必然平息,该发芽的终会发芽,但不会轻率和轻易,不会潦草和武断。面对信纸,情感和思绪不是随手开关的自来水,而是高山深潭的清澈泉水,不是匆匆开场又草草收场的恋爱,而是始终不渝坚贞不二的真情。

我想要的就是回到那样的日子里。我想要的就是扔掉手机,丢开电脑,躲避那么多即时往返遍地开花而毫又无价值的信息。我想要的就是从这样过于迅速也就缺乏想象,过于便利也就不知珍惜的生活中逃走。这过于发达的通讯和交通总是在拉开我和我爱的人们之间的距离,稀释我和我爱的人们之间的感情。这样下去,我倒情愿回到写信的日子里。

我倒情愿回到从前,铺开信纸,叙述,思念,想像,盼望。

2011/7/25



点击(1582) - 评分(264) - 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