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流水的声音(2)

04-12-14

流水的声音(2)

06:40:10, 分类: 流水的声音-凤凰德夯散记
天亮时隔壁的他们己经出发了。他们准备再去找更多的长城。我抬头看看天,虽然阴郁,但雨停了。我只想闲逛游荡,我只想无所事事度过我的时光。

我沿着城墙往城里走,看到早餐摊子和上学的学生。巷子里有一所学校,从铁门看进去,设施很新。我在学校旁边吃了油条和不加糖的豆浆。这样的早餐,我从昨天早上就开始想了。

然后从小巷里走进去。店铺陆陆续续开门了。大抵是卖银制首饰,卖蜡染布,卖皮革制品。甚至还有卖东巴文字饰品的,那实在本来应该只有在云南才能见到。商品流通的力量是巨大的。所谓的地方特色在与人有关的事物上几乎找不到了。

但也不全如此。姜糖就算得上是本地特产。一些店铺在现做。墙上钉着钩子,年轻的女人象做拉面一样拉着长长的半凝固的糖浆,拉长了,再绕回钩子上,再拉长。最后拉成细细的长条,搁在案板上,完全凝固后用剪刀剪成小块,装在塑料袋里卖。

我要求买一小包尝尝。这笔生意太小,而且我还讲价,店主看不上眼,但也就便宜卖给了我。她放下正在剪糖的剪刀,给我找了钱。我继续盯着她看,看到她果然还是擦了摖手,不过挂在墙上擦手的抹布颜色实在偏黑了些。她继续剪姜糖。我继续往前走,同时拆开手里金灿灿带芝麻的姜糖,好象没看到那双找钱和剪糖的手一样往嘴里放。糖也就是甜,不过掺了一点姜的辛辣,倒是解腻,而且东张西望的时候手里举着零食果然很悠闲。

石板路的小巷不过两米宽,两边多是两层高的木楼。门是成排乌黑的好象经过烟熏火燎的木板。不是家家户户都开成商铺的,门口不断见到住家蹲着吃早餐或者聊天。还有的楼房正在翻建,剩下空空的木头的架子立在原地,好象有些不忍似的。

转到一条巷子的尽头再转回来,再转到另一条巷子的尽头再转回来,很快转完。原来古镇很小。从一个门洞走下去到了沱江边,站在石阶上抬头看见廊桥。走到廊桥,才发现廊里全是店铺,黑乎乎的,地上还有垃圾。有点扫兴。

穿过去到了沱江的另一边。沿着河边走了。看见河对面一排很整齐的吊脚楼,黑色的木头,但不是原初的黑色,我后来知道是修整出来的。知道了这个就觉得这些楼还不如楼上晾着的万国旗似的衣服可爱呢。

看见一架水车,看见沱江上居然橫亘着一道浅浅的坎。看见游船从坎上放下去,船上穿着黄色背心的游客尖声惊叫。这也值得大惊小怪吗。我想。不过他们本来也就是来大惊小怪的。我又想。

水车边的酒吧叫水车坊。我进去喝茶。一个女子正在打扫。没有客人。要了一杯铁观音,是用土红色的陶杯砌上来的。窗台偏高了些,手搁不上去。我发了一堆短信,只有这种时候我才觉得有时间和心情给人发短信。回复慢慢地收到。我又拿出包里的杂志翻看,不时抬起头听听河里游客的叫声。续水,再续水。女子的笑容很甜。

走出来觉得天色白了。其实仍然是阴天,只是时近正午,而且我刚从偏暗的酒吧里出来。我往前走,路边上有家要买票的祠堂。兴之所至,进去转了一圈。天井的两边是两间空空的摆着香台的厅房,一间侧屋里用玻璃柜陈列了一些摊戏面具,有两张做鬼脸的,比那些格式化的好看。天井里蹲着一圈象建房子的民工,每天手里端着一个搪瓷碗。

不知是因为靠江还是因为这边并不在古城的城墙内,天显得高些,巷子也宽些。人家的台阶上有穿着苗族的蓝布衣服摆摊的年老妇人。卖的是银饰,笔筒,酒壶,暖手壶之类的玩意。我看不出和古董店里的货色的区别,于是还很低的价。经过一番放下就走然后又被叫回来的较量,我用一百块钱买了四样东西。雕着美人的酒壶和黑漆的笔筒包在旧报纸里,塞在背包里,我富有得兴高采烈起来。

下到江边,看见跳岩。就是方方正正在水里一字排开让人跳着过河的石头墩子,旁边另有一条一臂宽的木板桥,当然没有扶手。我看见桥边卖酸菜的小摊被小群小学生围着。我的口水都下来了。

花五毛钱买了一小碗酸萝卜杆,还想吃,又花五毛钱买了一小碗酸萝卜片,还是不过瘾。索性在卖家旁边的小凳上坐了下来。又要了一碗海带结,一碗磨芉豆腐,一碗凉粉。就这么在江边并不存在的风里坐着吃。小学生正是午休时间,够卖家招呼的。卖家也是中年妇人,一边忙着一边和我聊天。她说她身后崖上面的房子就是她家的,租给了一个上海人开客栈。她说前不久有一个外地来的女子住在那里,一个人住了好多天,每天早出晚归的。后来和她在这里认识的一个男人走了。她劝过她的,叫她不要和别人一起走。是好人就没关系,如果那个男人不是好人呢。

我被辣得呵气,直灌自己包里带的水。花了一块钱去旁边的客栈上了厕所,我回来继续在她摊边坐。不断有中年女人来问我要不要坐船或者去玩黄石桥古城等等。我只摇头,连话都不想多说。这时候江里洗衣服的女人己经没有了,游客渐渐多起来。游客大多是年轻的男孩女孩,倒没有什么团队。那些青春的面孔朝气蓬勃,在名字华丽内里朴实的地方,让人想起一个名叫翠翠的女子,让人惆怅而又温暖。

江边还有一些拎着竹篮的本地女人,想要人租穿她们篮里的苗族服装拍照。不时有女孩穿上成套的衣服,戴上重重的银饰,晃晃悠悠地沿着青石板走到水里去摆出羞涩的姿势露出甜美的笑容来拍照留念。我向来觉得这样的装模作样恶俗,这时却恍恍惚惚有岁月倒流的感觉,心里竟也隐隐约约有一身苗家女子打扮的冲动。就好象婚纱照一样,虽然在不相干人的眼里只是千人一面,但在那一个的心里,却毕竟藏着对不属于自己的事物的好奇和向往。而这样的好奇和向往,既使没有个性,也仍然是真诚的,并不应该因为它的平庸而受到嘲笑。

跳岩上小学生跑过来,又跑过去,好象平地一般。我想起我到现在还没有真正涉过江呢。告别小摊的主人先上木板桥,脚居然有些僵硬。过去了,又踩着跳岩过来,中有间隔的跳岩,原来容易许多。我又过去,一个下午,如此往返数次。后来在跳岩上蹲下来看沱江中的水和水草,清浅的江水中绿油油的水草全部柔弱无骨地往下游摆。我蹲在石岩上,感到随波逐流的昏沉快意。

江的那边有许多写生的少年。我走过去看他们的画夹,看到青山绿水,黑瓦白墙,有鲜艳的色彩和分明的层次,完全象是童话和梦,不是眼前灰色天空下冷清的屋舍和江水。纸上的生气来自他们心里,和这座原本缓慢现在还要人为地让它凝滞的古城无关。

我继续在巷子里游走。没有吃正式的午饭,所以有理由品尝各种各样的点心。棕叶包的粑粑满口清香,用小模子做出来的小圆饼淡而爽口。我俨然回到了爱吃零食的学生时代,心里有的都是细小的愿望,而且容易快乐满足。

走累了。我又开始找酒吧。其实不用找,因为只有四五家,我一路己尽数见到。还是要过江到那边去。我吃萝卜的小摊旁边的崖上有一家叫古城守望者。高高在上,定然风景独好。说不看风景,终归是要看风景的。人的天性。

踩着高窄的楼梯上去,一屁股在最靠吧台的窗边坐了下来。伸出胳膊,可以搁在窗台上,心里一爽。再回头来看吧里的摆设。是小而用心的那种。全是木头。拙朴的式样和腐朽的颜色。只是不喜欢窗外的那串红灯笼,但也不必挑剔了。砌茶上来时却是西式的白瓷杯。可惜。

(还是待续。:):):) )









点击(3338) - 评分(363) - 1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