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每一个人讲述的只可能是他自己

09-10-13

每一个人讲述的只可能是他自己

06:52:13, 分类: 消遣(读书看碟)
每一个人讲述的只可能是他自己。当我按下PLAY键,苏州河在我面前铺展开来的时候,我再一次认识到这一点。这以前不久我刚看了娄烨的《颐和园》。现在我在苏州河的昏黄的河水里仿佛又看到他动荡不安的倒影。

同样没有一个静止的角度端正的镜头,同样没有喘息和中断,同样好像在永无尽头地追逐和奔跑,同样总是索求眼睛看不到的东西。苏州河从我身边缓缓流过,流向我的身后。因为我坐在船甲板上,视角低的缘故,河水显得极其宽广,在某一个瞬间,几乎如同汪洋大海。而从我身边经过的其他船上的人们,男人,女人,孩子,一起做饭的人,单独吹风的人,站着的人,蹲着的人,年轻的人,年老的人,工作的人,发呆的人,大笑的人,忧伤的人,土气的人,幻觉中的人,几乎等同于整个世界,等同于我们这个世界上的五十亿人。

《苏州河》拍于2000年,《颐和园》拍于2006年,六年的光阴。但我看不出时光流逝的痕迹。他想要讲述的一切,在《颐和园》里似乎背景要复杂混乱得多,但实质是一样的。爱情这样东西并不随着环境和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六年以前,他的抽象的,寓言般的,天真的,孩子气的《苏州河》里,就已经讲述了他想要讲述的一切。是他自己。每一个人讲述的,始终只可能是他自己。

让我喜欢的是这专属于他的表现形式。这倾斜的,不是过高就是过低,不是过近就是过远,而且和人生一样摇摆颤抖的视角。就象标签。就象流行歌曲是贾樟柯的标签,就象“一个人”是高行健的标签,就象F.U.C.K是亨利米勒的标签,就象刨根问底是米兰昆德拉的标签。

凭着这标签我就可以认出他熟悉而亲切的背影。

凭着这标签我就不会认错他们。

而内容,而内涵,而意义,而结论,我果然已经不再看重。不是说它们不重要,只是我,已经穿越昏暗纠结的原始森林,面前是阳光,是沙滩,是无边无际的大海。

世界重归辽阔和单纯。

其实内容我已经提到过,是爱情。我们所有人一直不停在讲述的,是爱情。爱情这个词语终于重新回到我的词典里。或者说,爱情这东西,从来没有消失过,永远也不可能消亡。只要人类还存在,爱情就是唯一不朽的主题。至于政治也罢,民族也罢,权也罢,钱也罢,所谓正义也罢,真理也罢,道德也罢,伦理也罢,没有任何一样能够敌得过爱情的力量。

而爱情本身却是天底下最简单又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多年以前,那时我刚动身,把爱情看得神圣,神秘,高深莫测。以为爱情是天上月亮,空中楼阁。以为爱情是多么可遇不可求的东西。甚至以为爱情和我们的知识,爱好,经历,年龄有多么密切的关系。不过现在我已经明白了那时的我多么迂腐可笑。爱情真的是天底下最不需要理由的东西。一个眼神,一缕气味,一种触觉,一个轮廓,不知不觉已经将你俘虏。身外的世界不知何时不复存在。
2009-10-13


点击(1606) - 评分(175)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