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语

冰语

04-12-16

流水的声音(4)

23:03:52, 分类: 流水的声音-凤凰德夯散记
这是沱江边唯一的霓虹灯,看上去却比四周所有的灯光加在一起还要刺眼。我上楼在下午的老位置坐下来时,它从我的视线里消失了,我于是假装忘记了它的存在。酒吧里有了两三个客人。我仍然喝茶。一个人的时候喝酒是不能尽兴的。

沱江里正盛开优雅舒展的红色莲花,仿佛人的心中永开不败的愿望和梦想。它们的起点是江心的跳岩,人们轻轻团起的象保护婴儿一样保护着它的小小火焰的手心。它们将要踏上的旅程是日夜流淌永不回头的江水。顺着江水不可左右的速度和方向它们在远去的同时张开花瓣静静燃烧自己,照亮它周围的一小方水面。不只一盏,而是一盏接一盏,它们连绵不绝,虽然知道前方等待它们的是永恒的黑暗和彻底的消亡,它们仍然只管尽情享受飘泊中无着无落无依无靠的绚烂和凄美。

......
[阅读全文]
点击(3850) - 评分(716) - 20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12-15

流水的声音(3)

20:01:36, 分类: 流水的声音-凤凰德夯散记
在这里看水果然是既能让人轻松又能让人沉重的,就在于看水的人自己。我的位置在跳岩的正上方。跳岩上本地人和游客过去又过来,陆陆续续,在江的中心他们错身通过,默契得象有多年修来的缘。江水几乎看不出流动的痕迹。映在水里的吊脚楼和古城背后的青山静止得象宣纸上濡染出来的写意的画卷。面对这样的江水,我本应该感到被洗涤的干净清新,但是我对着江水发呆的时间久了些,就不免冒出一些煞风景的念头。

这时己是下午三四点。早上在江里洗衣的女人都己回家,江水却还是在洗着各种各样的事物。我先是看到楼下洗拖把的女人,她把粗大的拖把往水里一顿,一团浑浊顿时荡漾开来。她继续摆动拖把,浑浊也不断扩大。而她离开后,浑浊渐渐消失,好象并不曾出现过。没多久在她洗拖把的位置,一个老人放下肩挑的木桶。他把还残留着卖剩的豆腐脑的木桶侧放进水里转动,白色的豆腐脑浮到水面上,往下游飘去,好象是要见证流水的力量。他反复几次,于是木桶看上去清爽水灵,他挑上空桶满意地回家。这时下方不远处又有女人沿着伸到江中的石板往江心走,她走到石板的尽头蹲下来,放下手中的脸盆。盆里待洗的是碧绿的白菜。江水看上去一如既往。

......
[阅读全文]
点击(3129) - 评分(381) - 17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12-14

流水的声音(2)

06:40:10, 分类: 流水的声音-凤凰德夯散记
天亮时隔壁的他们己经出发了。他们准备再去找更多的长城。我抬头看看天,虽然阴郁,但雨停了。我只想闲逛游荡,我只想无所事事度过我的时光。

我沿着城墙往城里走,看到早餐摊子和上学的学生。巷子里有一所学校,从铁门看进去,设施很新。我在学校旁边吃了油条和不加糖的豆浆。这样的早餐,我从昨天早上就开始想了。

......
[阅读全文]
点击(3171) - 评分(363) - 1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04-12-13

流水的声音(1)

18:59:39, 分类: 流水的声音-凤凰德夯散记
必得说点什么。但说点什么呢?说宽浅平缓的沱江,还是说经过修缮的吊脚楼。还是说古城的城楼,还是说在沱江里洗衣服的女人们。可我对介绍风景好象总不比对自己胡思乱想的兴趣更大,况且那些不变的风景,别人己经说过许多次。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凤凰。凤凰是人聚居的地方,人聚居的地方向来不是我的首选。但我还是去了,因为这么多人在说凤凰。就象我去了丽江一样。我无非是从众。有时候从众也是无可非议的,特别在一个人重视过程而不重视目的地时。我知道我是在替自己辩解。反正,不管去哪里,我只是想出去转转。

......
[阅读全文]
点击(2894) - 评分(381) - 2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