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惯了办公室的人

13-05-03

Permalink 22:30:02, 分类: 皮笑肉不笑

坐惯了办公室的人

记得大学毕业刚踏进职场那阵子,坐的是敞开式大办公室,和N多形形色色的男女共享一个空间。每到上班时热闹无比。电话声、谈笑声、桌椅板凳抽屉乒乓声,门里门外吵架声,咳嗽声,打情骂俏声。走廊有人唱歌,卫生间有人放屁,外加上打开水的声音、打喷嚏的声音、吃零食嘎嘣咕咚连带着嗒嘴声······声声入耳,事事关心。最令人无法忍受的是一个办公室里混杂了多个部门。那年代有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无论谁进门都无需敲门。求人办事也不预约的,带上一副谦卑笑脸穿门破户登堂入室直接站到你桌前来。再一条不成文规定就是凡求人办事一进门首先必须恭敬人手递上一根香烟。而所有被递烟的也就抱着不抽白不抽的态度,丝毫不用忸怩作态假装廉洁。

当然话说回来,对比时下这台上冠冕堂皇N荣N耻,台下动辄百万、千万甚至上亿的行贿受贿,当时那请客一根烟的风气已经算是相当地廉洁的了······

我是不是又跑题了?

好吧,那时候的办公室里几个有些权力的部门可谓访客终日络绎不绝。每回有人来访,全房间所有的人除了被迫旁听宾主之间热情友好的谈话之外,还得被迫吸纳宾主们的吞云吐雾。连续几年每天被迫吸那些二手烟,到后来受不了我连跳楼的心都有了。

在当时那样的环境之下能够坚持撑着活下来,到如今我每天早起前都要先在被窝里对自己景仰得滔滔江水啊有木有。

那时候年轻,还知道梦想。当时最大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咋地也要混个只属于我自己的独立办公室,就是那种可以让我在上班进门后回头碰地一声把门在自己身后狠狠地关上,拒一切烟民和嘈杂于门外的那种独立办公室,那种只有我一个人在里头,如有人来找必须先在外头敲门等我说请进之后才能进来的那种独立办公室。

到后来,有一天果真就美梦成真,果真偶就坐在了偶记几的独立办公室里。每天可以玩那种边打电话边把脚翘在桌上转转椅的游戏。木由烟味木由嘈杂偶尔有人外头敲门等我说请进。

问:你说这惬意不惬意?

答:惬意。

问:你说这好不好?

答:我说不好侬信么?

其实不好,真的很不好。

有些事儿,表面上看着不错。可习惯了就很错。

有例为证:

那天去那海边的餐厅吃饭了。这餐厅以其海鲜驰名,外部环境没说的。有沙滩有海水也有鸟。它的内部装潢也极尽富丽堂皇。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卫生间,古色古香的典雅,面积超大,却只有一个隔间。也就是说偌大个卫生间没次只能接纳一位如厕。进门就得先将门反锁住,然后慢慢享用之。如有人要进门,亦需敲门弄清里头有没人先。

那天就在这超大厕所里享用了。正当拉下拉链准备直奔主题之际,听见有人敲门。

职业习惯使然,挂上一脸职业笑容后不假思索向外喊道:“请进!”
点击(1354) - 评分(300) - 7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逸言堂-笑不笑由你

对面的老头看过来,看过来,看...咳、咳、咔!...唉,呛着了。又演砸喽!


free counters
自我标榜:


《大华商报》专栏



《环球华报》专栏



《逸立敏思》博客



《逸庄逸谐》博客





友情链接:
《依蓝坊》 《秋呓语》
《森林屋》 《青蛙居》
《病毒辣》 《墨友居》
《冰语冰》 《风之侧》
《陌上薇》 《子夜风》
《正午猫》 《时间缝》
《不归廊》 《彭荔卡》
《野地栀》 《泠竹翠》
《王老糊》 《明之岛》
《昨日情》 《昨日咖》
《三点水》 《钢琴博》
《换丈母》 《英文学》
《易中行》 《张凤霞》
《萝卜窝》 《爱袜子》
《水晶姨》 《建主任》
《日尧晓》 《撕裂雨》
《一叶枫》 《郭慧英》
《木木熟》 《格蕾丝》
《云上阳》 《龙五兄》
《青鸟沐》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