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RECORD
推荐此博客
xinshi

《人间词话》广注二八

三月 13th, 2009

〖正文〗



二八



  冯梦华《宋六十一家词选序例》谓:“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余谓此唯淮海足以当之。小山矜贵有余,但方可驾子野方回,未足抗衡淮海也。


〖广注〗


前人及王国维其他著作中评论秦观词资料选辑


陈师道《后山诗话》:


  退之以文为诗,子瞻以诗为词,如教坊雷大使之舞,虽即天下之工,要非本色。今代词手,惟秦七、黄九尔,唐诸人不逮也。


赵令畤《侯鲭录》:


  无咎云:比来作者,皆不及秦少游。如“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也。


释惠洪《冷斋夜话》:


  少游小词奇丽,咏歌之,想见神情在绛阙道山之间。


胡仔《苕溪渔隐丛话》:


  少游词虽婉美,然格力失之弱。


《王直方诗话》(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


  东坡尝以所作小词示无咎、文潜曰:“何如少游?”二人皆对曰:“少游诗似小词,先生小词似诗。”


李清照(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引语):


  秦词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虽极妍丽丰逸,而终乏富贵态。


蔡伯世(沈雄《古今词话》引语):


  子瞻辞胜乎情,耆聊情胜乎词;辞情相称者,唯少游一人而已。


苏籀(张宗櫹《词林纪事》引语):


  秦校理词,落尽畦畛,天心月胁,逸格超绝,妙中之妙。议者谓前无伦而后无继。


叶梦得《避暑录话》:


  秦观少游亦善为乐府,语工而入律,知乐者谓之作家歌。元丰间盛行于淮、楚。……苏子瞻于四学士中最善少游,故他文未尝不极口称善,岂特乐府。然犹以气格为病。故常戏云:“山抹微云秦学士,露华倒影柳屯田。”“露华倒影”,柳永《破阵子》语也。


王灼《碧鸡漫志》:


  张子野、秦少游,俊逸精妙。少游屡困京洛,故疏荡之风不除。


张炎《词源》:


  秦少游词体制谈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


张綖明《淮海集·淮海长短句跋》:


  陈后山云:“今之词手,惟有秦七、黄九。”谓淮海、山谷也。然词尚丰润,山谷特瘦健,似非秦比。此在诸公非其至,多出一时之兴,不自甚惜,故散落者多。其风怀绮丽者,流播人口,独见传录,盖亦泰山毫芒耳。


王世贞《艺苑卮言》:


  《花间》以小语致巧,《世说》糜也。《草堂》以丽字取妍,六朝隃也。即词称诗馀,然而诗人不为也。何者?其婉娈而近情也,足以移情而夺嗜;其柔靡而近俗也,诗啴缓而就之,而不知其下也。之诗而词,非词也;之词而诗,非诗也。言其业,李氏、晏氏父子、耆卿、子野、美成、少游、易安,至也,词之正宗也。温、韦艳而促,黄九精而险,长公丽而壮,幼安辩而奇,又其次也,词之变体也。


毛晋《竹山词跋》:


  昔人评词,盛称李氏、晏氏父子,及耆卿、子野、少游、子瞻、美成、尧章止张。今读《竹山词》一卷,语语纤巧,真《世说》靡矣;字字妍倩,真六朝隃也。


毛晋《淮海词跋》:


  或谓词尚绮艳,山谷特瘦健,似非秦比。朝溪子谓少游歌词,当在东坡上。但少游性不耐聚稿,间有淫章醉句,辄散落青帘红袖间,虽流播舌眼,从无的本。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


  观诗格不及苏黄,而词则情韵兼胜,在苏黄之上。流传虽少,要为倚声家一作手。宋叶梦得《避暑录话》曰:秦少游亦善为乐府,语工而入律,知乐者谓之作家歌。蔡絛《铁围山丛谈》亦记观婿范温常预贵人家会,贵人有侍儿喜歌秦少游长短句,坐间略不顾温。酒酣欢洽,始问此郎何人?温遽起叉手对曰:某乃“山抹微云”女婿也。闻者绝倒云云。梦得,蔡京客;絛,蔡京子,而所言如是。则观词为当时所重可知矣。


贺裳《皱水轩词筌》:


  少游能合曼声以合律,写景极凄婉动人,然形容处殊无刻肌入骨之言,去韦庄、欧阳炯诸家,尚隔一尘。


楼敬思(《词林纪事》引语):


  淮海词风骨自高,如红梅作花,能以韵胜,觉清真亦无此气味也。


彭孙遹《金粟词话》:


  词家每以秦七、黄九并称,其实黄不及秦远甚;犹高之视史,刘之视辛,虽齐名一时,而优劣自不可掩。


彭孙遹《词藻》:


  长词推秦、柳、周、康为协律。然康惟《满庭芳》冬景一词,可称禁脔,馀多应酬铺叙,非芳旨也。周清真虽未高出,大致匀净,有柳欹花亸之致,沁人肌骨,视淮海不徒娣姒而已。


  华亭宋尚木言,吾于宋词得七人焉:曰永叔,其词秀逸;曰子瞻,其词放诞;曰少游,其词清华;曰子野,其词娟洁;曰方回,其词新鲜;曰小山,其词聪俊;曰易安,其词妍婉。


刘熙载《艺概》:


  少游词有小晏之妍,其幽趣则过之。梅圣俞《苏幕遮》云:“落尽梅花春又了,满地斜阳,翠色和烟老。”此一种似为少游开先。


  秦少游词得《花间》、《尊前》遗韵,却能自出清新。东坡词雄姿逸气,高轶古人,且称少游为词手。山谷倾倒于少游《千秋岁》词“落红万点愁如海”之句,至不敢和。要其他词之妙,似此者岂少哉!


  叔原贵异,方回赡逸,耆卿细贴,少游清远,四字词趣各别,惟尚婉则同耳。


  南宋词近耆卿者多,近少游者少,少游疏而耆卿密也。


张惠言《词选序》:


  宋之词家,号为极盛,然张先、苏轼、秦观、周邦彦、辛弃疾、姜夔、王沂孙、张炎,渊渊乎文有其质焉。


周济《介存斋论词杂著》:


  晋卿曰:少游正以平易近人,故用力者终不能到。


  良卿曰:少游词,如花含苞,故不甚见其力量。其实后来作手,无不胚胎于此。


周济《宋四家词选目录序论》:


  少游最和婉醇正,稍逊清真者辣耳。少游意在含蓄,如花初胎,故少重笔。然清真沉痛至格,仍能含蓄。


郭麐《灵芬馆词话》:


  词之为体大略有四:风流华美,浑然天成,如美人临妆,却扇一顾,花间诸人是也,晏元献、欧阳永叔诸人继之;施朱傅粉,学步习容,如宫女题红,含情幽艳,秦、周、贺、晁诸人是也,柳七则靡曼近俗矣;姜、张诸子一洗华靡,独标清绮,如瘦石孤花,清笙幽磐,入其境者疑有仙灵,闻其声者人人自远,梦窗、竹窗或扬或沿,皆有新隽,词之能事备矣。至东坡以横绝一代之才,凌厉一世之气,间作倚声,意若不屑,雄词高唱,别为一宗,辛、刘则粗豪太甚矣。其馀幺弦孤韵,时有可喜,溯其派别不出四者。


李调元《雨村词话》:


  秦少游《淮海集》,首首珠玑,为宋一代词人之冠。


冯金伯《词苑萃编》:


  渔洋山人曰:词以少游、易安为宗,固也。然竹屋、梅溪、白石诸公极妍尽致处,反有秦李所未到者。譬如绝句至刘宾客、杜京兆,时出青莲、龙标一头地。


谭献《复堂词话》:


  淮海在北宋,如唐之刘文房。


  放翁秾纤得中,精粹不少;南宋善学少游者惟陆。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秦少游自是作手,近开美成,导其先路;远祖温、韦,取其神,不袭其貌。词至是乃一变焉。然变而不失其正,遂令议者不病其变,而转觉有不得不变者。后人动称秦、柳,柳之视秦,为之奴隶而不足者,何可相提并论哉!


  少游、美成,词坛领袖也。所可议者,好作艳语,不免于俚耳。故大雅一席,终让碧山。


  蔡伯世云:“子瞻辞胜乎情,耆卿情胜乎辞,辞情相称者,惟少游而已。”此论极陋。东坡之词,纯以情胜,情之至者词亦至,只是情得其正,不似耆卿之喁喁儿女私情耳。论古人词,不辨是非,不别邪正,妄为褒贬,吾不谓然。


  东坡、少游,皆是情馀于辞,耆卿乃辞馀于情,解人自辨之。


  秦七、黄九,并重当时,然黄之视秦,奚啻碔砆之与美玉?词贵缠绵,贵忠爱,贵沉郁。黄之鄙俚者无论矣,即以其高者而论,亦不过倔强中见姿态耳。于倔强中见姿态,以之作诗,尚未必合,况以之为词耶?


  少游名作甚多,而俚词亦不少,去取不可不慎。


  大抵北宋之词,周秦两家,皆极顿挫沉郁之妙,而少游托兴尤深,美成规模较大,此周秦之异同也。


  周秦词以理法胜,姜张词以骨韵胜,碧山词以意境胜。


  乔笙巢云:少游词寄慨身世,闲雅有情思,酒边花下,一往而深,而怨诽不乱,悄乎得《小雅》之遗。


  东坡、稼轩、白石、玉田,高者易见;少游、美成、梅溪、碧山,高者难见。而少游、美成尤难见。……少游则义蕴言中,韵流弦外,得其貌者,如鼷鼠之饮河,以为果腹矣,而不知淮海之外,更有河源也。乔笙巢谓:他人之词词才也,少游词心也。可谓卓识。


王又华《古今词论》:


  张世文曰:词体大略有二,一婉约,一豪放。盖词情蕴藉、气象恢弘之谓耳。然亦在乎其人。如少游多婉约,东坡多豪放。东坡称少游为今之词手,大抵以婉约为正也。所以后山评东坡如教坊雷大使舞,虽极天下之工,要非本色。


冯煦《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


  少游以绝尘之才,早与胜流,不可一世,而一谪南荒,遽丧灵宝,故所为词慨身世,闲雅有情思,酒边花下,一往而深。而怨悱不乱,悄乎得《小雅》之遗,后主之后,一人而已。昔张天如论相如之赋云:“他人之赋,赋才也;长卿,赋心也。”予于少游之词亦云:他人之词,词才也;少游,词心也。得之于内,不可以传。虽子瞻之明隽,耆卿之幽秀,犹若有瞠乎后者,况其下耶?


  淮海、小山,真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皆有致,求之两宋词人,实罕其匹。


  后山以秦七、黄九并称,其实黄非秦匹也。若以比柳,差为得之。盖其得也,则柳词明媚,黄词疏宕,而亵诨之作,所失亦均。


谢章铤《赌棋山庄词话》:


  晏、秦之妙丽源于李太白、温飞卿;姜史之清真源于张志和、白香山;惟苏、辛在词中则藩篱独辟矣。


张德瀛为《词征》:


  同叔之词温润,东坡之词轩骁,美成之词精邃,少游之词幽艳,无咎之词雄邈。北宋推五子可称大家。若柳耆卿、张子野则又当时所翕然叹服者也。


况周颐《蕙风词话》:


  有宋熙丰间,词学称极盛。苏长公提倡风雅,为一代山斗。黄山谷、秦少游、晁无咎,皆长公之客也。山谷、无咎皆工倚声,体格于长公为近。唯少游自辟蹊径,卓然名家。盖其天分高,故能抽秘骋妍于寻常濡染之外,而其所以契合长公者独深。张文潜赠李德载诗有云:“秦文倩丽舒桃李”,所谓“文”,固指一切文字而言,若以其词论,直是初日芙蓉,晓风杨柳,倩丽之桃李,犹当之有愧色焉。王晦叔《碧鸡漫志》云:黄晁二家词皆学坡公,寻其七八;而于少游,独称其俊逸精妙,与张子野并论,不言其学坡公,可谓知少游者矣。


夏敬观《吷庵手校淮海词跋》:


  少游清丽婉约,辞情相称,诵之回肠荡气,自是词中上品。比之山谷,诗不及远甚,词则过之。盖山谷是东坡一派,少游则纯乎词人之词也。东坡尝讥少游:“不意别后,公却学柳七!”少游学柳,岂用讳言?稍加以坡,便成为少游之词。学者细玩,当不易吾言也。


王国维《清真先生遗事尚论》:


  北宋人如欧、苏、秦、黄,高则高矣,至精工博大,殊不逮先生(周邦彦)。故以宋词比唐诗,则东坡似太白,欧、秦似摩诘,耆卿似乐天,方回、叔原则大历十子之流。南宋惟一稼轩可比昌黎,而词中老杜,则非先生不可。


王国维《词辨》眉批:


  予于词,五代喜李后主、冯正中而不喜《花间》。宋喜同叔、永叔、子瞻、少游而不喜美成。南宋只爱稼轩一人,而最恶梦窗、玉田。


樊志厚《人间词乙稿序》:


  夫古今人词之以意胜者,莫若欧阳公。以境胜者,莫若秦少游。至意境两浑,则惟太白、后主、正中数人足以当之。静安之词,大抵意深于欧而境次于秦。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5073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