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RECORD
推荐此博客
xinshi

回来吧!圈兄。

二月 13th, 2009

回来吧!圈兄。哪怕你铜墙铁壁,哪怕你皇亲国戚!……

jinwanping先生:


  我要声明:我所说的话,从来没有人给我授权。其实你在这里引用的那两段话,已经说明了这个,你是否仔细读了一下那些措词?何必要我解释?
  我的分析是:史先生作为一个企业的老总,他不会有太多的时间上网,上网也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到论坛来,到论坛来也不会有太多的时间读帖跟帖。所以你所设的擂台,史先生是否有时间精力(姑且不论是否有兴趣)接招,答案其实不用我说。
  的确,你是超星论坛的成员,也是超星的客户,你的意见,超星应该重视。但是超星设有客服部,还可能有其他部门设置,未必所有的意见都要作为总裁的史先生出来应付(如果那样的话,超星公司还能维持下去吗?)如果每一个客户都指名道姓让史超回答问题,不回答就是不重视“上帝”,史超也只好关门大吉了。呵呵!
  我最近的表现是有些“越位”。这种越位有原因,我不想多讲。但是有一点请你放心: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社区成员,靠发帖赚了一张卡,也算是一个超星的用户。没有任何人叫我“越位”,也不存在跟超星有什么瓜葛。我的越位都是自觉的。至于这种越位对不对,我是不太在乎别人说什么的。
  我已经提醒了你,即使在没有人接招、没有人回应的情况下,也希望你继续你的文章。而且看样子也只能从问题的本身讨论,不可能涉及其他。如果你一定要涉及其他,那也是你的权力和自由。我不过提出我个人的看法而已。
  我的问题是“认真”,一点不错。至于“实际意义”之有无,非我思存也!



┖◎△◎┚
  @

  呵呵,jin先生说对了,我是“自觉犯规”,并无“要么……要么……”的关系。不过我劝你呀,你的这个帖子可以随时删掉,那个帖子哩,最好保持整洁,不要让灌水聊天的东西太多。如果你还想把它做下去、做得好一点的话。
  至于“哗众”嘛,超星论坛只有这么多人,再“哗”也“哗”不到多少“众”的。

┖◎△◎┚
  @


  呵呵,看样子jin先生已经缠上我了,我想脱身都不得哩!
  其实我这晌有自己的事情,虽然在网上却没有时间在超星过多留连,不然我好多帖子的计划都等着我去做,岂能在这里时而发恶,时而跟你斗嘴呢?
  我看到了你的那个帖子在向史超推荐我哩。是不是看我说得可怜,“靠发帖赚了一张卡”,想给我找一个兼职的机会,赚点外快呀?呵呵。
  可惜我并不是你说的“搞分析有一套”,你推荐的工作,我无法胜任哩。
  我没有什么才华,更不可能有什么“气”逼人(不要宣传这种伪科学的东西,没有什么“气”可以逼人的)。文既不行,武更未习,你的“挪移大法”,我跟着转都转不好的。你就饶过我吧。
  我觉得史超先生在那边,虽然没有跟你打擂,还是说出了他的看法。看来,你们得从最基本的东西论起,那就是:什么是“意识”?在我看来,如果要讲点什么看得见的东西,比如猫呀、狗呀的,我可能还能说得一点点它的皮毛出,那“意识”是何物?年龄多大?性别何属?籍贯何在?多少钱一斤,或者不用斤两而以长短计价?我都搞不清,只好由你和史先生还有论坛的诸位行家去讨论了。我还是站在一边看热闹吧。
  不过你可不要耍花枪,搞什么声东击西或指和尚骂庙公的诡计,以“论文”为幌子,以“论政”(超星之政)为目的,卖尽关子,耍尽滑头,还想搞什么“物质刺激”之类资产阶级的东西,不好吧?
  明人不说暗话,暗人不说明话,不明不暗的人可以说些不明不暗的话。

  未可全信,未可不信,尽信不如无,不信本来无。
  此为贫衲之自撰偈语也,聊博一笑!


┖◎△◎┚
  @

小情:
  这位jin先生看来不但深通“挪移大法”,还有毒蟒缠身之术,我正想脱身不得哩。你想进来取我而代之吗?我这边作揖了!不然,快跑,进来的人都会被他缠着,超星要新添一个“拉奥孔”塑像了。

jin先生:
  你到底有完没完?一天到晚缠着问这问那,不答理你呢,说我怕;答理你呢,有点烦哩!“贫衲”居士本不可用,但是居士又不作偈语,为了迁就偈语,只好暂时当一下和尚。
  史先生说:“因为当你使用“意识”一词的时候,就承认它所指的某种意义的存在了。”在研究脑科学时,不能用“意识”一词,那么他这个前提,是不是受某种“意识”支配呀?如果是,那也就犯了他的忌,“承认它所指的某种意义的存在了”?
  哎呀!别说跟你们理论这个什么“意识”,想提个问题都好象在绕口令了!算了,我不想讲“意识”了,实在没“意思”!


┖◎△◎┚
  @


  天!feng兄也来了?
  下一个做“拉奥孔”,好!不知feng兄读过莱辛的《拉奥孔》和钱钟书先生的《读〈拉奥孔〉》没有?是不是可以把它做成一个比其他题目更大的东西,包括神话、艺术和中外比较文化的综合性手册?
  到时我如果有空,也来帮忙。不过,我得先从这个“拉奥孔”的毒蟒纠缠之中挣脱出去才行!

┖◎△◎┚
  @


  我小时候最喜欢吃杂烩,尤其喜欢吃杂烩里的那些肉丸。这也难怪,那时候穷,一年难得吃到几回肉。后来也许这种喜欢杂烩的嗜欲又转移到读书治学上来了,杂七杂八也不知读了些什么书,做了些什么学问。到超星来,也煮过一两锅杂烩,不过我认为是精华的肉丸子却不多。本来自己做杂烩也就够了,偏偏一跟别人的帖,那个帖也就有变成杂烩趋势。瞧这个帖子,慢慢就有“杂烩”的趋势了。也好,再来一个杂烩摆在这里,让喜欢的人尝尝,或许还不碍事。只是我做的只是一些下水,没有肉丸,对不起帖主,也对不起各位美食家了!

  昨天收到蚂总一封短信,说:

  老圈:

  资治通鉴每卷首行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起著雍摄提格,尽玄黓困敦,凡xxx年

  蚂总也许还没有细看,其实每卷的“起”与“尽”后面的那些字是不同的。
  这是资治通鉴在记载历史时,采用古代的一种纪年方法。这种纪年法涉及到古代天文学知识,如果要讲起来很复杂,我还没有信心做古天文学的普及文章,所以也不想在这里多讲古天文学的东西。只讲与这些“著雍摄提格”、“玄黓困敦”有关的一些东西,让与蚂总有相同疑问的朋友与蚂总一起看看。想来帖主不会怪我“离题跑马”,蚂总也不会怪我“没有针对性”的吧?
  在古代天文学中,把黄道(木星经过的轨道)分为十二等分,说木星经过十二年便循环回归一次(其实只有11.88年),那么黄道的每一个等分,就是一年。古人把这十二等分各自按子、丑、寅……这十二个顺序词命名。但是岁星的运行方向是自西向东,而黄道的命名顺序却是自东向西。怎么办呢,就假想一个“太岁”星,与岁星相应,成为岁星行经方位的参照座标。太岁在什么方位,就用一个名称来代表,比如,太岁在寅,就叫摄提格;在卯,就叫单阏……。后来,又把甲、乙、丙……这十个顺序词跟子、丑、寅……十二个顺序词配合起来,组成六十干支(六十称花甲,就是从此而来),用以纪年。
  关于太岁行经方位的名称,《尔雅·释天》有详细的解释。下面我把这些名称列出来:

  十天干的名称:
  甲:阏逢
  乙:旃蒙
  丙:柔兆
  丁:引圉
  戊:著雍
  己:屠维
  庚:上章
  辛:重光
  壬:玄黓
  癸:昭阳

  十二地支的名称:
  子:困敦
  丑:赤奋若
  寅:摄提格
  卯:单阏
  辰:执徐
  巳:大荒落
  午:敦牂
  未:协洽
  申:涒滩
  酉:作噩
  戌:阉茂
  亥:大渊县

  其实,这些名称,说穿了就是古代纪年常用的一种代号,根据这种代号,就可以推算那一年。比如,蚂总这里所说的“起著雍摄提格,尽玄黓困敦”,就是说这一卷,说的是从戊寅年到壬子年之间的历史。(蚂总这里所引是《资治通鉴》第一卷,戊寅年是公元前403年,壬子年是公元前369年)
  不知上面这样说,能不能解答蚂总的疑问?如有不明,欢迎继续质疑。



┖◎△◎┚
  @


  难得诸位有心人在这里聊来聊去,让这个帖子老是浮在上面,经过张天杰先生的水漫金山之战都还未沉入水底。不过我提醒诸位:还是讲一点稍微“正经”点的东西,讨论我和谁的关系正常不正常,这好象没有太大的必要。不要把杂烩做成了一锅清汤。不然“315”虽过,锋头还在,消费者提意见了,这个杂烩就会惹祸,到时候jin先生恐怕要破费了。呵呵!
  jin先生的计划好象比较庞大,列出了6项,其中有4项还没有开张。前三项我恐怕不能置喙,至于谈“气”嘛,或者可以跟着哼哼几句。你可要快些做出来。不然我有了时间,开始我自己的东西,就也顾不得你了。
  哪怕你铜墙铁壁,哪怕你皇亲国戚!……
  


┖◎△◎┚
  @

jin先生:
  吃了饭,到超星来玩玩,也算是饭后千步走。你老兄也是如此吗?
  《资治通鉴》我读过几遍,因为那是我混饭吃的玩意之一。但是除了我自己最感兴趣的一些段落能够记得一些词句之外,并没有“背”过,更不要说“倒背如流”了。
  不过我倒想给你说《通鉴》里的一个故事:当年隋文帝想进攻江南,曾经向他的高级干部征询意见。高颎提出一个计策:每年在江南收获季节,隋军即在北岸进行演习,摇旗呐喊,尘土飞扬。江南的陈朝开始几次见到隋军演习,以为隋朝发动了向江南的进攻,如是全民上阵进入一级战备状态。这样,既扰乱了江南的民心,也影响了谷物收获,可谓一举数得。如此一次、两次、三次……慢慢地,江南沿岸的陈朝部队对隋军的演习也习以为常,放松了警惕,戒备状态逐渐松弛了。隋朝军队却并不停止这种演习,年复一年,终于在589年发动了向江南的总进攻,一举推翻陈王朝,统一了中国。
  我不知道jin先生对这段历史是否熟悉?我认为他可以给你提供两个思路:
  从一个角度来说,当我们在这里“斗法”之初,也许能够吸引一些网友的眼球,每有新的跟帖,大家也许会都来点击看一下。但是如果总是没有新内容,只是我们几个闲人在这里聊天,网友们也许就会象江南的部队一样,逐渐对这个帖子视而不见,热帖就会冷却下去了,这是否会影响到你的热情?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当网友们对它失去兴趣的时候,如果你我突然由演习变为真正的进攻,也许就会一举夺取全社区的“人气”,从而完成你老兄“一统超星天下”的雄图大业吧?
  我从《资治通鉴》中读过不少的野心家的故事,那些人特别善于下闲棋,布冷子,然后从这些闲招冷子中取得出人意料的效果。也许老兄深谙此道,这个帖子,莫不是某个野心家布下的一粒冷子?
  想到这里,我也有些冒冷汗了!我得防着点!
  呵呵!


┖◎△◎┚
  @

jin先生:
  你是怎么了?自己的帖子不去做,围着这个帖子转,是在缠人还是自缠呀?
  我说《资治通鉴》是我混饭吃的玩意之一,是说,我的专业与它有关,需要用它。并不是说,我把它当成自己的教科书或者行为准则,象老毛一样。犯得着拿老毛批陈伯达的话来批我吗?是不是有****后遗症呀?
  看来你的法术也真不少,根本不需要我提供思路。比如已用的有:挪移大法(自我招供)、毒蟒缠身、毒藤伸蔓、冷灰爆豆……也许老兄深研“三十六计”,或者熟读谋略全书,运用得炉火纯青了。呵呵!
  小情说马克思的情人是恩格斯,也许还有一点道理。列与斯、毛与周,那就不可能了。马恩虽然是“革命导师”,毕竟还是书生。恩格斯赚钱养活马翁一家,这只有书生才会做得出来。恩格斯的情人死了,马翁写信不提这事,却给恩格斯哭穷要钱。恩格斯心里非常不满,去信批评老马不通人情。这也是只有书生才能有的趣事。列与斯、毛与周,怎么可能有这种感情纠纷呢?现代有一个大政客兼大军阀程潜曾说过:“政治无人情”,那是他一生的总结,也是对政治的总结。政治人物之间,是不会有书生意气的。他们不会象马、恩那样闹别扭,也就不会产生类似“情人”的感情。
  小情要追随我的“古典风情”?我有吗?我可是生在二十世纪,如今又活到二十一世纪的人,并非古人,虽然在古人堆里钻了几十年,毕竟已经不是“古典”,总摆脱不了“现代”人的所有东西,包括“风情”。不过我确实非常向往那种“古典风情”,小情也许跟我一样,有那种向往吧?


┖◎△◎┚
  @
jin先生:
  你关于读书的那几句话我是同意的。书,一方面是知识传承的载体,一些专业的知识(比如圆周率等等自然科学的知识),所有人都要接受它的结果,在此结果上再发展下去,那便是人类知识和经验的延续扩展。另一方面,书又是人类思想传承的载体,思想的启迪,就会因读者不同、时机不同、环境不同而取到不同的效果,甚至就是同一个人,早年、中年、晚年读同一本书中的同一句话,所产生的效果也会不同。至于读书而进入角色,那种现象非常普遍,只是保持“角色状态”的时间和程度各有不同而已。
  退思书屋主人陈氏在我所涉及的领域里,造诣是否很高没有表现出来,无从评述;他基本是一个理论家而不是一个学问家。当然理论需要学问的支持,陈的学问也非常人所及,晚年坐在监狱里,还化名发表研究红楼梦的文章,其功力并不减专门的红学家。其实我相信,任何学问甚至任何技艺,从卖油翁倒油到奥运冠军夺金,从哲人王布道到环卫工人拖地,虽然各不相同,但是达到了某一种境界之后,似乎就都有一种共同的东西融会贯通。“无以为名,字之曰道”,能得“道”,则无论卖油还是打球,无论是研究哲学还是清理垃圾,都会成为那个领域的王者。钱钟书先生尝标举“一解即是一切解”,并扩而大之,阐释“一切解即是一解”,正是此理。--说得有些“玄”了,应该打住!

小情:
  夏老怪给你提出的问题倒还中肯,不妨板着脸接受--他的东西,总是冷言冷语送给人,你也冷模冷样收着就是了。问题出在哪里呢?“其实蒋介石手下的戴笠也不错,可他老为自己身边没有“周恩来”这样的人物而耿耿于怀”,把“手下的”改为“手下有”,他夏老怪即使削尖脑袋也钻不出空子了。
  与毛泽东手下的周恩来对应的,不应该是蒋介石手下的戴笠。戴笠还没有这个资格,他不过是一个鹰犬爪牙似的人物,对于蒋介石和国民党的作用,当然没法跟周恩来对于毛公和****的作用相比。在黄埔时期,戴笠担任蒋介石总司令行营的调查科长,一直到戴笠死,尽管他已是少将,身居高位,蒋公仍然称他为“戴科长”,可见对戴只是以手下干将视之。蒋公幕府人物比毛公多,谋士和军师,比戴笠更厉害、更重要的大有人在,比如著名的八大金刚等。不说别人,杨永泰、张群,就比戴笠的地位高得多,贡献也大得多。杨永泰在蒋公执政之始、北伐得胜之初,就提出解决蒋公四大军事强敌的对策:
  以政治解决桂系李宗仁、白崇禧;
  以外交解决东北张学良;
  以经济解决山西阎锡山;
  以军事解决中原冯玉祥。
  蒋公此后二十年,即依此计统一国民党及其军队。后面三个计策基本实现,而桂系终于没有从政治上得到解决,最后成为蒋公败亡的重要因素。但是杨永泰这种远见卓识,不能不让人惊服。
  毛公本人足智多谋,幕后的谋士却没有蒋公多,象杨永泰这样的人物和谋略,好象没有见过。
  小情也许不是喜欢谈政治的人,我也不喜欢涉及现代政治史。这里只是信口而说罢了。呵呵


┖◎△◎┚
  @

jin先生阁下:
  顷阅先生致张兄帖及致小情通“帖”,乃知先生开发此帖,其意有二:
  一、“让”我“求饶,逼”我“向”我“有理没理得罪的人道歉不可。”
  二、将发起全面进攻,直至小情讨饶投降为止。
  并声明:“对老圈有可能发动的恐怖战争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并将随时给与惩罚性还击。”

  本人现受权郑重声明如下:
  一、第N次超星大战全面结束,目前已进入冷战时期,全星版图、阵营相对战前已大大改观,三个世界格局已基本形成。零星局部战争虽然未曾停止,和平毕竟已经在绝大部分地区实现。全星爱好和平人士,无不欢欣鼓舞。各地区各人家,正在利用此有利时机,加紧自身建设,以实现全面繁荣稳定之星局。先生等应知此和平局势来之不易,须格外珍惜。任何挑起事端、发展武力、违反和平之行为,都应该受到谴责。在此和平初现之时,安理会之作用尤显重要,任何削弱安理会作用者,当以破坏和平视之。而先生今日突对我与小情二人家发出措词如此严厉之警告通“帖”,用意何在?实令人不安!本人家深表遗憾。
  二、本人家在大战时期,确曾发动或参与针对某些人家或地区之战争,在当时形势之下,“有理没理”,虽未经公理验证,然亦自有其迫不得已之理由。且本人与大多数对战人家或地区,早已签订停战协议,或建立睦邻友好之外交关系。一些昔日交战人家,甚至成为本人之盟友。而先生竟纠缠历史老帐,挑起事端,宗旨何在?实令人不解!本人家深表困惑!
  三、盟友小情,实弱小而有特殊民族性格之人家,在星内屡遭强国侵略,本人家与其结为盟友,在大战中长期合作,共同对付来犯之敌。该人家与本人家同进同退,亦曾与大多数交战国化干戈为玉帛,销兵洗甲,致力于自身经济建设。为保证本人家安全,亦曾研制杀伤性武器,全在加强家防,以供自卫,并无针对第三家、破坏地区和全星和平之意图。而先生竟以强权相迫,勒令其停止研制武器并交出所有储备,公理何在?本人家深表关切!
  四、先生提议召开此次联席会议,并多次敦促本人家与小情出席此次会议,本人家及小情出于和平之愿望,不顾被挟持绑架之危险,连袂参加会议。而先生竟多次对于我们二人家言词不逊,无理攻击。我们二人家又出于和平之愿望,屡次作出妥协让步,以期会议有所成果,以维护和促进全星和平。先生视我二人家之忍让为软弱可欺,得寸进尺,竟悍然发出如此无理之警告通“帖”,粗暴干涉别人家内政、侵犯别人家主权。是可忍孰不可忍?本人家及小情,均表示强烈愤慨。
  五、因此,本人受权要求先生:立即收回对本人家及小情之警告及通“帖”,推倒横加于我二人家之一切不实、污陷及失礼之词,并在全星范围之内,向我及小情二人家公开道歉(此道歉书允许全球媒体转载转播,不得收取转载转播费用)。同时,保证不得发生类似事件。否则,本人家及小情除保留继续交涉之权力之外,从即时起,退出本次联席会议,退出矛盾不扩散条约,退出裁水减骂条约,退出地区性和平同盟组织,退出不结盟条约,退出超星联合国,全面备战,时刻准备应付由先生等强国发动的任何形式的进攻和侵略!同时呼吁安理会和一切爱好和平的人家,对此事件作出积极的、公正的反应和关注!
  六、请先生在48分钟内公开作出答复,否则,第五条将自动生效!


┖◎△◎┚
  @



小情:
  不可以单方面轻易表态的。在jin先生没有对我方提出的条件进行具体答复之前,我方坚决不与其作任何形式的接触!

┖◎△◎┚
  @



老先生:
  多谢老先生明察并指正。
  今天来了一位客人,拉我出去有事。当时我正在看一位网友的短信,问的是陈氏之文的事情,找出书来准备录入。我去为客人买早点,客人便为我录入此二文。后来我也继续录入,键完之后就匆忙发出,没有检查就同出去了。没想到有十多处键误。刚才作了一些校改,老先生看还有哪些错误,请不吝指出,我再作修改。
  做事要过细,过细来自沉静。匆匆忙忙总是会出错的。真不好意思!

┖◎△◎┚
  @



张兄:
  我的《读书》光盘放在另一个地方,不在手头,只好找出原杂志键字了。呵呵!

┖◎△◎┚
  @



张兄:
  他们是否失望,我不知道,也无法让他们不失望啊。
  张兄对后一篇如何看?陈氏当然是小中见大,借题发挥。琏凤二人之“喜”,至少从当时的情况来说,还是有来由的,因为元春被封贵妃,琏二爷成了“国舅”,本来也是“喜”。少年夫妻“久别胜新婚”,得意亲昵也是正常的。不过陈氏据此推测琏二爷谋窃了林家遗产,也算一个创见。由此谈及木石、金玉之姻缘,又由此说到封建时代之婚姻问题,也足启人深思。


┖◎△◎┚
  @




  按顺序跟帖。
  先回答jin先生提出的“摸顶”和“点化”两个词语的解释。
  “摸顶”只是一种通俗的说法,正式的说法是“摩顶”。摩顶是佛教徒受戒时的一种仪式,动作很简单:授戒者用右手在受戒者的头顶上摸一下,以示将佛法传授给受戒者,对受戒者进行嘱咐和规戒。这个仪式起源于佛教的传说,据说释迦牟尼当年付嘱弟子摩诃萨时,曾“从法座起,现大神力,以右手摩无量菩萨摩诃萨顶,而作是言:‘我于无量百千万亿阿僧祇刧,修习是难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今以付嘱汝等’”(《莲花经》六《嘱累品》),以后佛教徒举行授戒仪式时,就沿袭为法了。任何宗教,总有一些这样的仪式,比如基督教的撒圣水、教皇摸顶等等,意义都差不多。
  至于“点化”,却是源自道家的一个词语。道家在讲到“点石成金”(炼丹术)或“化凡人为仙人”(神仙术)的时候,常常称为“点化”。这个词后来得到扩展,用于一般事物。比如朱熹《朱子语类》卷一就有一条语录说:“古人于小学存养已熟,根基已深厚,到大学只就上面点化出些精彩”(注意:朱熹所说的“小学”和“大学”与现代这两个词的意义不同),这个点化就是指点教化,或开导领悟的意思。古代文学理论里,“点化”一词也是一个专门的术语,讲的是对前人或他人的诗句加以改写或变化。这个名词大约起于宋人。宋人魏庆之的《诗人玉屑》卷八就有一篇名为《点化》。另一个宋人葛立方《韵语阳秋》卷二对“点化”一词作了简要的解释:“诗家有‘换骨法’,谓以古人意而点化之使加工也”(注意:“加工”不是现代意义,是“使更加工致”的意思)也就是说,诗人的所谓“点化”功夫,就是黄庭坚和江西诗派的那个重要理论--夺胎换骨的功夫。


┖◎△◎┚
  @




jin先生:
  你今天中午这两个跟帖不是对我说而是对别人说的吗?我没有找上门去请你看病,是你找我的。而且,既然看病,就得下药,没下药,就象那法海讲许仙的娘子是蛇精,许仙身上有妖气,许仙未必相信。我是不会付费的。除非你也告诉我一个药方,比如雄黄酒什么的。
  我是超星之首恶,这没有什么可以争议的。我确实是一个好战分子,如果生在美国,也许会比布什父子还好战,那是不是光荣、荣耀呢?
  在此时此地说战争,说好战,好象有点不合时宜也不是场合。但是我还是想把我的战争观说一下。我研究历史(决非jin先生所说的用《资治通鉴》来指导自己的行动),历史学界有一种观点:战争和自然灾害,是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两大动力。这个观点看起来荒谬,其实不无道理。我也不想在这里展开谈,那太费口舌。我只想“近取诸身”,从我们单个的人来作譬喻:我们不是从小时候打打闹闹(相当于人类的战争)和病病痛痛(相当于世界的自然灾害)中慢慢成长、成熟起来的吗?当然,我在这里并不歌颂战争和灾害,尤其是具体的战争和灾害(比如九八大洪水或此次伊拉克战争),因为要讲到具体的战争,就要牵涉到正义与非正义;讲到具体的自然灾害,就要评论可免与不可免,那是史评的范围,我是不大喜欢做史评的。
  由此说下来,又回到我的“病”和论坛的“安定团结”上来。我一直主张:“文人相轻”不是很坏的事,在某种角度来说,甚至是好事。按照jin先生的诊断,我是颇有“轻人”之症的。但是,我要说:我所“轻”,并不一定就真的可“轻”,而只是我认为该“轻”,同时我本人也可以被“轻”(事实上也受过很多的“轻”甚至“辱”),这没有什么。关键还是一个:你必须在“文人”这个概念指导下去“轻”人。态度、语气和词语,我认为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你的“批评、批判、教育、教训、训斥”或者和言细语的劝说、委婉周到的启发、绵里包针的暗示……,是不是有针对性,是不是可以启发别人的思考。同时,既然“轻”人,也就要准备被人所“轻”。不辱及祖先和妻子,不语涉淫秽和隐私,这是两条原则,不能把“轻”变成“辱”。其他,恐怕一切手段都是可以调动的。
  到现在为止,好象还没有一个人因为我的“批评、批判、教育、教训、训斥”……离开论坛,所以jin先生上面的有关推论与我无关。至于大战N回合或N小时、N天,那种“症状”是有的。不过,我倒觉得,那样的大战,未必全无好处。有些问题,双方在大战中会越战越明,越战越清,越战越强,也可能越战越亲,旁人也会从大战中得到启发和教益。我想,这样的例子在论坛,在我的个人“战史”中,不是鲜见吧?
  “安定团结”只是一个相对的褒词或者只是某一种美好的愿望。何谓“安定团结”?如何达到“安定团结”?我与jin先生,还有其他的网友,也许理解和认识都会有所不同。jin先生喜欢引用“老人家”的话,那么“老人家”也说过:“由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大乱大好,小乱小好”,这些思想听起来很吓人,其实我个人认为这些话充满大智慧,不是我辈庸人所能说出来的。


┖◎△◎┚
  @



小情、jin先生、红雪老先生、梁兄、蚂总,各位朋友:
  真不知如何感激你们的关心和厚望。这几天家里有件大事,使我无法上网来跟大家交流,没想到大家竟然把我和小情一般对待,以为我是一个喜欢噘嘴赌气的小女孩哩!
  在超星,除了能读到很多好帖子,使我深受教益之外,最使我感动的是洋溢在朋友之间的一片深情。这种大家庭似的温馨和气,能够溶化冰凉的心灵,能够驱赶沉重的忧郁……
  网络是虚拟的,而虚拟的空间,也许更能体现本性和实质。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在真假、有无之间,网络带给我们的,是更深层次的思考和体验。
  大家都来,都来把我们这个精神家园建设维护得更加美丽、更加温馨吧!

┖◎△◎┚
  @



jin先生:
  我建议你把这个帖子的名字改一下,不叫“回圈兄”,而叫“回jin兄”,更加名符其实。
  这几天我上网时间不多,那个“十思”讲起来又麻烦。熬药嘛,总得注意水质、水量、容器和火候,光是那水,就很有讲究,比如,水必须根据药性选择江水、河水、溪水、塘水、井水、雪水、雨水、露水、尿水等等,还要选择时间、方位、水的浓度等等,那么容易熬出来呀?真是“当官的一张嘴,做事的跑断腿”,你“挪移”一下,我就得转一个大圈,不可怜吗?
  再说,那壁厢起火了,我也在那里点了几把柴,不去收拾,怎么放得下心?我还得“打架斗殴”去,顺便采一点“战火”到这边来熬药(这药需要战火熬)。这边你就等一等,或者“回家”歇一晚,明天再来好不好?
  拜托了!


┖◎△◎┚
  @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4848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