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RECORD
推荐此博客
xinshi

给超星图书馆的一封信

一月 30th, 2009

给超星图书馆的一封信

 

  我曾经数次与超星图书馆联系,提出过一些问题和建议,尤其希望超星的图书目录要从头做起,并强调如果不趁书少重新规范目录,将来书多就会积重难返。超星有关人士也曾对我的建议表示重视,甚至还一度准备聘请我担任超星的远程图书管理员,并就待遇等问题征求我的意见。我当时表示,待遇问题我没有什么想法,只是因为喜爱超星,所以愿意为它做点事情。但后来这事不了了之,我也不知是什么缘故。现在史先生以总裁的身份出来与读者见面,我愿再次重申我的意见:超星的目录实在太不象话,必须重新编目,我本人仍愿为此贡献绵力。


  关于读书笔记,我也有一些的想法,近一段时间常在想这个问题,准备专门撰文和大家讨论。外国的学术大师如何治学,我不太清楚,据一些显例,如马克思等人,都是很重视读书笔记的。中国学术史上的那些大师,则无一例外都是从笔记中做学问,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但读书笔记的做法方法很多,深浅不一。比如,为积累基础知识而摘抄的笔记、为某一专门学问而汇集的资料以及象顾炎武《日知录》、钱钟书《管锥编》那样的本身就是学术名著的笔记,在层次上和方式上都各有不同。超星迄今为止所发表的“读书笔记”,从层次上来说,是最初级的,从方式上来说,是书签式的,还谈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读书笔记”。


  我认为,每一次媒介载体的改革,往往可以产生大学问家和伟大的学术著作。即以中国史学史为例,一部《春秋》,只有几万字,记载了几百年的历史。欣赏它的人赞扬它简洁,称为“微言大义”;也有人认为《春秋》记载太简略,算不得好的史书,称它为“断烂朝报”。究其原因,恐怕与媒介载体有关。试想当年《春秋》的作者,要用刀为笔,以竹为纸,一笔一划刻写文章,字体又是那种重床叠架的篆书字,一天下来,刻得成几根竹片?受条件限制,《春秋》的作者自然无法把几百年的历史描述得详尽具体。到了汉代,字体改革,隶书比篆书要好写得多,又由刻简变为书帛,在书写速度和劳动强度方面都有了大大的改进,司马迁才可能写出那么精彩的《史记》来。到了司马光时代,印刷术和纸的应用,又改变了媒介载体,他才有可能写出伟大的《资治通鉴》。在某种程度来说,这都是媒介载体改变带来的成就。当然这是最简单的概述,媒介载体的改变,还相应带来文化的普及与学问的深入和提高以及信息的广泛传播,这也必然促进学术的发展。孔子也许是当时最博学的学问家,但他的学术成果却不见得怎么了不起,比起他在思想史的地位来说,他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学术地位,一部《易经》,他读了三遍,“韦编三绝”读烂了还得补起来再读,可见那时书很难得。到汉代,“学富五车”还是赞扬博学的褒词。“五车”竹片,上面的字数也许不超过从小学到中学全部课本的容量,可见当时可读的书还是那么少。而后世学者动辄藏书万卷,这是孔子和汉儒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当然,后世的读物越来越多,也给治学带来了一些弊端,那就是皓首穷经,尚未知学问涯涘。即使是研究一个很小的专题,也难以尽览所有的资料,了解所有的问题,所以学术分工越来越细,学术的深度越来越浅,学术史的通才越来越少了。每一个现代学人都面临“学术无穷”与“人生有限”的矛盾,而且在这种尴尬境地中束手无策。宋代苏东坡那样的人,似乎掌握了当时中国所有知识中的大部分,在当时的各种知识领域都有所造诣,可谓无所不通。而且他还有时间,把汉书抄了三遍(第一遍逐句抄录,第二遍每句抄三字,第三遍每句抄一字),这在今天看来都是不可想象的。原因除了他超人的天分、特别的勤勉之外,那时候知识信息不多,用毕生精力便可得其大部,是主要原因。而今天,人类已经进入“信息爆炸时代”,即使象钱钟书二十多岁就能“横扫清华图书馆”,此后又手不释卷六十年,所读的书一定大大超过苏东坡,却还是只能获得全部知识信息的极小极小部分。这是现代人的悲剧。这个悲剧已经上演了很久很久,使很多有才华、有抱负的学人饮恨赉志在这个“知识的海洋”和信息的爆炸声中。电脑和互联网的出现,才给这个“黑暗的学术界”带来了一线曙光。人类也许进入了一个新的媒介时代,学术在这个时代也许会出现新的生机。从近年的学术界来看,自然科学的学者们利用电脑和网络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果,而且他们似乎已经越来越依赖这种年轻的载体。而社会科学界,至少是中国的社会科学界的学者们,对此似乎还缺乏应有的重视和热情。今日治文史哲的学者们,大部分还不能、不敢或不愿接触电脑和网络,更谈不上利用电脑和网络来治学,他们连探讨一下这个问题的想法都没有。但是我断言:今后治文史哲任何一门学问,想要出点新东西,必不能离开电脑和网络,想要产生大成果,更要全靠电脑和网络。否则,死路一条。


  因此,我认为,超星提倡的利用网上资源做研究工作,这是一项非常激动人心的事业。它的意义在于:在新的媒介载体(电脑、网络)产生之后,如何改变传统的治学方法,如何让学者即迅速又全面地了解本学科、本专业的学术面貌,如何使研究者按照自己的学术思想和治学方法来构建自己独特的知识体系,又使这种体系能成为可以与他人共享和兼容的资源,从而从个体和整体来创建全新的学术体系和方法。


  超星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建立了一个目前藏书量最多的网上中文图书馆,并提供了一种包含多种有效功能的程序(浏览器)。最近版的超星浏览器,更增添了笔记(其实就是一种超链接)和全文检索功能,虽然还很不完善,但可以看出超星为向学者提供一种全新的治学工具,做了很多努力。史超先生提出的一些想法,更是目光如炬,远烛未来。我相信,只要超星和所有真心治学的朋友共同努力,这项事业就必然会取得进步。尽管这种进步看起来很慢,很小,有时候也许还会很曲折。


  我对超星一片热心,但水平有限,精力也不能集中,这里随想随写,未必正确,更非深谈。完全是为史先生的倡言所感动,聊为应答而已。此外,看到超星在征求整理图书馆目录的人士,如果没有别人的话,我可以包下中国文学图书馆、中国史图书馆、文史资料图书馆和民俗学图书馆四个图书馆的全部或其中一二个。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4734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