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RECORD
推荐此博客
xinshi

词牌例话〖添声杨柳枝 新添声杨柳枝 杨柳枝〗

五月 8th, 2009
添声杨柳枝 新添声杨柳枝 杨柳枝


贺圣朝影 艳声歌 唤春愁 花幕暗 晚云高


钓船归 爱孤云 替人愁 太平时




〖解名〗《云溪友议》卷下:


  裴郎中諴,晋国公次弟子也。足情调,善谈谐,与举子温岐为友,好作歌曲,迄今饮席多是其词焉。……二人又为《新添声杨柳枝》词,饮筵竞唱新词而打令也。


《词谱》卷三:


  《添声杨柳枝》:按《碧鸡漫志》云:“黄钟商,有《杨柳枝》曲,仍是七言四句诗,与刘、白及五工诸子所制并同,但每句下各添三字一句,乃唐时和声,如《竹枝》、《渔父》,今皆有和声也。旧词多侧字起头,第三句亦得侧字起,声度差稳耳。”今名《添声杨柳枝》,欧阳修词名《贺圣朝影》,贺铸词名《太平时》。《宋史·乐志》:“《太平时》,小石调。”


  此词有唐、宋两体。唐词换头句押仄韵;宋词换头句即押平韵。


  《全唐五代词》卷七无名氏《杨柳枝》(“春去春来春复春”)笺评:


  此《杨柳枝》乃长短句《杨柳枝》,即隋曲之《柳枝》,七言绝句也。盛唐以前,贺知章等早已有作,即称《杨柳枝》。中唐白居易翻为新声,演为健舞,但并未创新名,亦未添声、加辞。薛能于文字修辞上,多所改进,亦间或称《折杨柳》而已。晚唐裴諴与温庭筠所作,据《云溪友议》忽称《新添声杨柳枝》,于饮筵竞唱打令,似为此调第二次翻新声之结果。顾声虽云“添”,而辞仍作七言四句,显然有宋人所谓“虚声”者存在。后人编温氏诗集,遂标“新添声”之调名,此名是否温氏当时所用,大是问题。其作“七、三、七、三”两片,成杂言体者,显然乃就虚声填实字也。今敦煌此词作杂言体,并加衬字,而仍用原名,并无“添声”字样,疑为唐人本来之面目,并非写卷者曾有所省略。


  寒灰按:《新添声杨柳枝》,《古今词统》卷二列入此调,引唐裴諴“思量大是恶姻缘”二首为例。《全唐诗》裴諴此二首题作《杨柳词》。敦煌无名氏《杨柳枝》(“春去春来春复春”),为长短句式,或有疑当作《新添声杨柳枝》者。《全唐五代词》疑唐时并无“添声”或“新添声”之《杨柳枝》词名,所谓“添声”或“新添声”者,皆为和声演变之“虚声”实填。此恐不然。“虚声实填”,固常见现象,且词之形成,由整言而变为杂言,盖多有“虚声实填”而固定为某种格式者。五代顾敻即有《杨柳枝》之作,与宋人《添声杨柳枝》格式完全相同,固知此“添声”或“新添声”之《杨柳枝》格式,在唐五代时即已成熟固定。故《词谱》卷三列顾敻词,调名作《添声杨柳枝》。而敦煌词无名氏之《杨柳枝》(“春去春来春复春”),其短句作四字或五字,与短句作三字之标准格式有异,是又添入“虚声”矣。


  《词谱》云此调“有唐宋两体”,唐体下阕换头句押仄韵,宋体下阕换头句即押平韵。今观敦煌词中之《杨柳枝》,下阕换头句亦押平韵,与宋人所作相同。《词谱》所言不确矣。


  又,贺铸词调名,除《词谱》所列“太平时”一名外,又有“艳声歌”、“唤春愁”、“花幕暗”、“晚云高”、“钓船归”、“爱孤云”、“替人愁”等名,皆为此调之异名也。


  宋朱敦儒有《柳枝》(“江南岸”)一首,《词谱》以为:“《竹枝》词以‘竹枝’二字为和声,此以‘柳枝’二字为和声,亦其例也。但‘枝’字即本词韵,亦‘添声’之意,故为类列。”按此虽可作“添声”之例,实仍为《柳枝》调之变体。此将朱词附录于后以供参考。


〖作品例证及调谱〗例一 裴諴《新添声杨柳枝》(二首之一)


思量大是恶姻缘,  平平仄仄仄平平(韵)
只得相看不得怜。  仄仄平平仄仄平(韵)
愿作琵琶槽那畔,  仄仄平平平仄仄
美人长抱在胸前。  仄平平仄仄平平(韵)


  单调,二十八字,四句,三平韵。此实七言绝句体之《杨柳枝》也。所云“添声”,当是加入和声,后人将和声删去,故已无“添声”痕迹也。


例二 温庭筠《新添声杨柳枝》(二首之二)


井底点灯深烛伊,
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
入骨相思知不知。


  此亦七言绝句体,与裴諴之格式相同。当亦由后人删去和声,徒存“添声”之名也。


例三 顾敻《添声杨柳枝》


秋夜香闺思寂寥,  平仄平平仄平平(韵)
漏迢迢。      仄平平(韵)
怨帏罗幌麝烟销,  仄平平仄仄平平(韵)
烛光摇。      仄平平(韵)


正忆玉郎游荡去,  仄仄仄平平仄仄(仄韵)
无寻处。      平平仄(押仄韵)
更闻帘外雨萧萧,  仄平平仄仄平平(平韵)
滴芭蕉。      仄平平(韵)


  双调,四十字。上阕四句,四平韵;下阕四句,两仄韵,两平韵。此《词谱》所谓“唐体”也。


例四 唐无名氏《杨柳枝》(敦煌词)


春去春来春复春,  平仄平平平仄平(韵)
寒暑来频。     平仄平平(韵)
月生月尽月还新,  仄平仄仄仄平平(韵)
又被老催人。    仄仄仄平平(韵)


只见庭前千岁月,  仄仄平平平仄仄
长在长存。     平仄平平(韵)
不见堂上百年人,  仄仄平仄仄平平(韵)
尽总化微尘。    仄仄仄平平(韵)


  双调,四十六字,上阕四句,四平韵;下阕四句,三平韵。此唐人之变体,短句或作四字、或作五字,皆衬入虚字之故也。又此词有两“人”字韵,实民间词人所作,未严整也。


例五 贺铸《艳声歌》


蜀锦尘香生袜罗,  仄仄平平平仄平(韵)
小婆娑。      仄平平(韵)
个侬无赖动人多,  仄平平仄仄平平(韵)
是横波。      仄平平(韵)


楼角云开风卷幕,  平仄平平平仄仄
月侵河。      仄平平(韵)
纤纤持酒艳声歌,  平平平仄仄平平(韵)
奈情何。      仄平平(韵)


  双调,四十字,上阕四句,四平韵,下阕四句,三平韵。此即《词谱》所谓“宋体”,为《添声杨柳枝》之标准格式,后人多仿此式填词。


例六 欧阳修《贺圣朝影》


白雪梨花红粉桃,  仄仄平平平仄平(韵)
露华高。      仄平平(韵)
垂杨慢舞绿丝绦,  平平仄仄仄平平(韵)
草如袍。      仄平平(韵)


风过小池轻浪起,  平仄仄平平仄仄(韵)
似江皋。      仄平平(韵)
千金莫惜买香醪,  平平仄仄仄平平(韵)
且陶陶。      仄平平(韵)


  此“宋体”之变式,与贺铸词格式基本相同,不同者,下阕第三句亦押韵,故上下阕皆为四平韵。


〖附录〗朱敦儒《柳枝》(一名《杨柳枝》)


江南岸,
柳枝。
江北岸,
柳枝。
折送行人无尽时,
柳枝。
恨分离,
柳枝。


酒一杯,
柳枝。
泪双垂,
柳枝。
君到长安百事违,
柳枝。
几时归,
柳枝。


  《词谱》以为此亦“添声杨柳枝”之类。《全宋词》收入此词,将全词中之“柳枝”二字悉皆删去。此据《词谱》卷三录入。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