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RECORD
推荐此博客
xinshi

《皇后礼佛图》

二月 1st, 2009

《皇后礼佛图》

 前晌伊莲在我的一个帖子后面的跟帖里提到“皇后礼佛图”。现在来讲讲这个图以及关于它的一些事情。




  “皇后礼佛图”


一 关于“皇后礼佛图”


  严格地说,所谓“皇后礼佛图”这一名称是不准确也不全面的。第一,这个“礼佛图”其实不是“图”,而是一个石刻浮雕,应该称为“礼佛石刻”或“礼佛浮雕”;第二,这个“皇后礼佛图”其实是“帝后礼佛石刻”的一部分,全部石刻除了皇后之外,还有皇帝,所以宜称为“帝后礼佛石刻”(Stone Caving in Relief of "the Emperor and Empress Paying Respects to Buddha")局部;第三,这个皇后不是泛指,也不是无名可考,而是有特定对象的,她就是北魏孝文皇帝(拓跋宏,元宏)的文昭皇后高氏。因此,我数年前就主张这个石刻应该称为“帝后礼佛石刻”,即使要称“皇后礼佛图”,也应该称为“文昭皇后礼佛图”。不过,在这里,我还是按照惯用的称呼,称其为“帝后礼佛图”或“皇后礼佛图”。


  北魏孝文帝是一个很有作为的皇帝,也算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代名君。他对佛教的昌盛也起过巨大的作用。他一生崇信佛教,经常礼佛拜菩萨,仅在《魏书·高祖(孝文帝)纪》中间,我们就找到了几条他驾幸佛寺、建造方面的纪录:


  承明元年(476)冬十月丁巳,……辛未,舆驾幸建明佛寺,大宥罪人。


  三年……八月……乙亥,幸方山,起思远佛寺。


  四年春正月……丁巳,罢畜鹰鹞之所,以其地为报德佛寺。


  七年……五月戊寅朔,幸武州山石窟佛寺。





  北魏孝文帝时期开凿的古阳洞石窟


  到了他的后期,崇佛更甚。举世闻名的龙门石窟,就是从他公元493年下令迁都洛阳之后开始创建的。当然,孝文帝的礼佛、建寺、凿造石窟,主要是为了给自己和皇室祈求冥福,虽然客观上为后世增加了这么多艺术瑰宝,但他这种沉迷佞佛的行为,在当时却是劳民伤财的事情。孝文帝和文昭皇后去世之后,他的儿子宣武帝元恪继续凿造石窟,而且其工程规模更胜于乃父。龙门宾阳洞,就是宣武帝为了纪念孝文皇帝和文昭皇后,为他们祈求冥福而特别凿造的。开始计划开凿三座石窟,可是耗时二十三年,动用民工802,366人次,直到孝明帝正光四年(523年)才完成了宾阳中洞。以后其他二洞也就没有继续了。尽管开凿的只是一个石窟,可是这个石窟的规模是非常大的。它是仅次于孝文帝时代开凿的古阳洞的龙门第二大石窟。


  宾阳洞的前壁壁面自上而下分为四层,均是浅浮雕题材,遍雕佛经故事和皇室礼佛行列,中间被窟门分隔成南北两段,层与层间雕以横栏为界。《帝后礼佛图》位于第三层。




  宾阳洞佛经故事浮雕及《帝后礼佛图》的全貌


  第三层的《帝后礼佛图》,北段刻孝文帝头戴冕旒,身穿衮服,在诸王、中官及手持伞盖、羽葆、长剑、香盒的近侍宫女和御林军的前导、簇拥下,缓缓行进的场面。南段构图与北段相似,刻文昭皇后莲冠霞帔,一手拈香,后随两个戴莲冠的贵妇,在众宫女的前导、簇拥下迎风徐行,方向与北段相对。共有雕塑的群像18组,现在存在15组,有三组雕像被人挖去。而这三组之中,就包含“帝”和“后”两组礼佛图,也是整个雕像群的中心和最精彩的部分。关于这组雕像的艺术特色以及它在美术史上的地位,有一段网文说得比较好,我把它转在下面:


  图中人物密集重叠,顾盼照应,既浑然一体,又有丰富变化。不同于当时常用的以形体高低大小来区分人物等级的手法,尽管图中人物形象并无显著的大小之别,服饰也大致相同,但从人物的位置、相互关系,特别是风度威仪间的微妙差别,都显示出作为全图中心的帝后迥异常表的高贵与尊严,体现出创造者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此外,从图中人物的衣冠发式和伞盖、羽葆等仪仗制度看,孝文帝推行汉化的政策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果,因此,这件作品也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献价值。


  整幅浮雕采取横向构图,人形处理因此显得颀长,并略带向前的倾斜感,既保留了盛典中的帝王生活气派,又带有飘然如仙的宗教意味和凝然静谧的心境。同时,宫女们含睇若笑,娇慵前行的姿态,与整个虔敬肃穆的氛围形成了含蓄的对照,流露出作者沟通人世和天界的欲求。与云岗石窟的浮雕相比,《帝后礼佛图》已经开始摆脱古印度的犍陀罗风格,而加强了本土的艺术语言色彩。作品变得单薄平浅,高浮雕的圆润光影不复存在,线条成了艺术表现上举足轻重的角色。人与人的空间、人体的曲折起伏都用线勾勒,特别是衣纹的处理,格外舒展流畅、疏密有致,颇有汉代画像砖以线求形的神韵,表现出中国民族文化与外来佛教艺术的很好融合。



  皇帝礼佛图



  皇后礼佛图局部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