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ORD

RECORD
推荐此博客
xinshi

遗 憾

一月 30th, 2009
遗 憾

  四、五年前我到武汉时去拜访书法家徐本一(性初)先生,一进门,他就说:“我今天才知道,你是搞钱学的。”我听后愕然。原来他正在读一本叫做《钱学论》的书,那本书的作者先生在序言里提到贱名,并称敝人为“崛起的钱学新秀”。所谓“钱学”,就是“钱钟书学”的简称。我当时很纳闷:我从未发表过关于钱学的文章,也从未参加过任何与钱学有关的会议或活动,怎么会被这位先生列入“钱学新秀”的队伍中去的?想了很久,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曾在一份报纸上看到这位先生的“钱学”文章,有一些不同想法,给他写了一封信(类似现在上网发跟帖),这封信后来又被他附在另外一篇文章之后发表了。于是,他在出专著时,便顺便提及贱名。这位先生对我的好意,我真是很感动。可惜我不争气,辜负了他的厚望。唉!

......
[阅读全文]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