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超越叫做裸奔

04-10-11

Permalink 19:25:28, 分类: 文不对题, 沉溺中十分警醒

有一种超越叫做裸奔

  我一直都比较含蓄。对,很恶心的含蓄,很多年了,大学时候就这样,一直都没变过,就是俗话说的不会疯,就算偶尔疯一疯,比如蹦迪吼摇滚什么的自己也觉得不伦不类,非驴非马,没什么美态。

  那青春的时代就是这样,擅长的大约是微笑和沉默,可就这样,竟然也让我的女同学们惊讶不已,毕业的时候给了我较高的赞誉。于是我也在无意识地接受了这种含蓄。可结果却是极少狂放,出奇得沉得住气,也就是所谓的理性吧,这也是我学了那么多年理科,获得的最接近于理科生的东西。

  因此,我很少亢奋(别担心,兴奋我还是会的),我甚至怀疑自己的神经末梢有缺陷,刚到温哥华的时候,没几天就开始在日记中写道:“温哥华美得让人麻木”,这么快就产生审美疲劳,真是非常痛苦。这样的缺点就是什么花花草草、什么气象万千已经不太容易让自己感慨或者震惊,从这种平和中,我悲哀地发现了另外层面上的冷漠。

  回头去想过去,好像自己张扬的时候很少很少,遇到非常开心的时候自己也警告自己,别得意,得意容易忘形。。。的确如此,我每次得意忘形,经常就会受到惩罚,或者是被送到医院,或者受到持续的折磨,或者受到意外的打击,无一例外。估计我就算中了649,还是得夹着尾巴做人。

  这让我很受刺激,也使自己出现了自虐倾向。那就是无论怎样,先对自己苛刻一些。当然这种苛刻的另外一面,是对别人的宽厚和无原则的爱。越是在世俗化的生活中沉沦,我就越是这样。

  我渴望张扬,看到张扬豪放的景象,比如隔壁村的那张照片,打心眼里喜欢。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张扬,但对我而言,张扬的确是一种风险。

  大约是去年春末吧,在另外一个城市,一个很奇特的山上,很少有人光顾的山,有着很美丽名字的山,我光着膀子,清风拂过肌肤;我把车子敞篷,快活地在砂子路上盘旋;阳光炽热,洒在那一圈一圈的盘旋上。山的另外一面,是毡子一般的绿,明亮如镜的湖泊,还有瞪大眼睛的牛群——惊奇地看着车子象团火焰一般飞驰下来。

  这是我最接近裸奔的一回,尽管很不彻底。但是束缚无疑飘到了山的另一面,拥抱我的是自由,攫取和占有自由的是我,是石破天惊的一场秀,是和谐和目空一切的双重造化。可惜,那是我非常危险的时候。

  于是我渐渐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裸奔或者裸泳了(我说的是大伙正常的状态,超强精神分裂和露阴癖属于非典型案例,我不想探讨)。你是否也这么尝试过?或者在潜意识里思考过?或者现在认真地问一下自己?

  这些都不重要。反正我明白答案。其实每个在博客上写东西的人都在进行着一场程度不同的精神裸奔,因为你在展现自我,无论你怎么伪装。这种精神裸奔给我们带来了深刻的认知:思想是自由的,思想一旦插上了翅膀,你张开的就是精婺八极的裸奔,就是心游万仞的袒露。

  因为这种精神裸奔姿态的存在,使我们自个扭扭捏捏 streaking的同时,更会双目炯炯地觊觎别人,妄图打破他人的秩序或者角色感,换言之,他很看不惯你裸奔的时候还遮着那么多层的面纱;不得不走上前去,掀起你的盖头来。

  疯情万种啊。
点击(3463) - 评分(615) - 9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风之侧面

一起来玩

经常犯事:
茗禅 语冰 小明
小鱼 西安 四月
愚公 马俐 蕨菜
老汉 容若 王胡
嘉茗 陌客 秋子
村长 小满 鸿恩
紫熹 荔子 子午
魏晋 病毒 失眠
微尘 青萍 南门


偶露峥嵘:
Doni 飞鸟 墨子
麦子 梦秋 顺顺
午猫 秋哥 袖子
天一 北坡 小飞
无地 孤岛 muse
法文 青春 红酒


很久不来:
小马 夸克 老萧
晓溪 茶花 小曼
百慧 禹锡 闲闲
草梅 益虫 菡萏
纤纤 周柠 绛妃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