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缺

07-09-29

Permalink 21:53:41, 分类: 照像馆

残缺

很长时间没有拍片子,听说大李要来,突然想起自己还会摆弄那个叫“照相机”的东西,于是到离家最近的鹿湖溜达了一个小时。

想起昨日与老肖大李云飘飘早起采风,夜来评片的时光,凸现今日各奔天涯的孤独,再配上鹿湖寒风中的花草,果然萧瑟秋风,人间已换,倒是让残缺,透出另一种味道的美。于是我把自己的logo,换成一支指向天空的中指,算是对如斯之逝者的敬意吧。

另:在厕所出恭时读得韩少功的《时间》,对这些片子是一个很好的诠释,转来贴在这里。

——————————————————————————————————

风雨稍歇,水淋淋的石板闪着一片薄光。

树上的枝叶东仰西俯精疲力尽。地上有零落的花瓣。草叶都挂着亮晶晶的水珠,连草丛里的蛛网也挂上了三两光点。

天地间寂静无声,只有四面八方淅淅沥沥的微雨,隐在岁月的深处,无边无际有无休无止。稻草人在孤零零地挺立,有一种宁静和沉思,似乎正张开双耳监听世间所有的动静,包括身边突然嘀嗒巨响----一颗水珠从瓜叶轰然滚落。

瓜棚已经喘息着偏偏欲倒。瓜藤上既有黑色的枯叶,也有黄色的花蕾。老黑色与嫩黄色在时间的两端拉锯,把整个秋天拉扯得痉挛而凄惶。更多的梓树还是枯萎了,飘落了,胡乱留给路面,如叠下了一些深深浅浅的脚印。也许,是时间这只大兽在深秋逃跑,是日子这群大兽在深夜逃跑,给现场留下了足迹。

什么也没有发生。

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时候,似有透明的时间流逝。时间是我们的生命,却是一些看不见的生长和死亡,看不见的敞开和关闭,看不见的擦肩而过个蓦然回首,除了在现场留下一些黑乎乎的枯叶,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我的时间都滴沥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里了吗?我本来可以金戈铁马的百年,本来可以移山倒海的千岁,本来可以巡游天河的万载,都沉陷和坠落在一颗颗清冷的水珠里了吗?都永远没法保留和无法挽回了吗?

我在细雨蒙蒙的树林里钻了好半天,一头湿淋淋地回来,还是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找到。

——————————————————————————————————
























点击(6408) - 评分(568) - 2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文章是意淫,诗歌是措词不当,摄影是扯淡,混在这里,





回照相馆

我的关系户:
非现存在
视觉舞蹈
流浪眼睛
夏虫语冰
益虫飞飞
采薇陌上
时间裂缝
明火执仗
涉江芙蓉
草莓园地
朵妮小妮
风之侧面
逸立老汉
墨子茶馆
散淡广隶
马格南姆
江湖绝色
周密摄影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