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媚俗

07-08-23

Permalink 15:46:37, 分类: 闲聊肆

论媚俗


那是一个英雄辈出,崇尚完美的革命时代,寄居在幼儿园的我,却向老师提出了一个很不合时宜的问题:

“毛爷爷拉不拉屎?”

这个问题说明,我从小就是一个悲观主义和怀疑主义者,总要想一些被别人遗忘或有意忘掉的东西。幼儿园的经历大多数都想不起来了,隐隐记得大家都很激动,还看见过天上飞来大绿蜻蜓一样直升机,羊拉屎般地向下面撒传单,我跟着大人们去抢,当然什么也抢不到。现在想想,那些大人们跟着我们一起抢传单,可见大家都很单纯,所以那也是一个单纯的时代,一个不需要思考的时代,一个鄙视思考的时代,或者说是一个害怕思考的时代。于是毛爷爷拉不拉屎这样带有思考性质的问题,自然会引起一片哗然。

如果从生存的层面来说,人都是要拉屎的,毛爷爷是人,所以毛爷爷也是要拉屎的。但幼儿园老师却不能或不敢从生存的角度来思考,因为那样的思考会反过来影响她自己的生存,这样就出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毛爷爷不会拉屎。

后来读过一个回忆录,才知道毛爷爷不但拉屎,而且还便秘。在延安的时候,每次主席拉了屎,战士们都会欢呼雀跃,这个好消息很快就会传开。记得当时读到这里的时候我哈哈大笑,脑子里想象着那些可爱的战士们是如何把这个好消息传出去的,说主席拉屎了吧,听着不雅,而且含有一定的不敬成分。说主席泄了吧,听上去很暧昧,弄不好容易让人想偏。说主席出恭了吧,不知道当时的工农战士们有多少能明白这个词的意思。那时我脑子里觉得最好的词是英文的release,一个让人听着就放松的词,也没有什么不良含义,于是我脑子里的战士们个个奔走相告,“主席release了,release了!”。我认为那时候的战士可爱极了,至所以可爱,是因为他们不媚俗。

如果绝对地认可生存的美学原理而彻底地排斥生存中丑陋的东西,这就是媚俗。

活在媚俗的世界里,美女永远是美的,决不拉屎撒尿,不会挖鼻孔,吃饭不会吧唧嘴。英雄永远是伟大的,决不自私,不知道痛苦,没有弱点,战无不胜。恋爱永远是生活的全部,缠绵了再缠绵,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休息,而最后的上床作爱简直就是牛鬼蛇神,非踏上一万只脚,闭上两万只眼不可。每次看到秦汉,马景涛们,我都难过得痛哭流涕,一个个都长的比我帅多了,也像爷儿们,怎么把爷儿们演绎成这个样子?真难过死我了,端端地糟蹋了一付好皮囊。现如今,喝一杯咖啡就是优雅,视而不见那些咖啡因上瘾人的萎靡不振。叼上万宝路就成了广告中的西部牛仔,不知道老烟鬼们上瘾时,还会厥着屁股满地找烟头,更不知道牛仔们生活的环境中尘土飞扬,苍蝇飞舞,臭气环绕,脏话连篇。关于最后这一点我可以作证,因为我有幸和牛仔们生活过一天。

当然,拉屎不拉屎的,无关紧要,见了谁都要问其拉屎不拉屎的问题,也是毛病。紧要的是在中国,什么年代都有人有选择地让人们忘掉甚至相信某些事情是不存在的。比如在革命时代,没人相信万寿无疆也会死,伟大舵手亦出错等等这样的事情。而政治最偏爱媚俗,用媚俗的方式让大众相信这个世界非红即黑,非对即错,而我总是红的,对的,他总是黑的,错的。只要你们跟了我,保证有吃有喝,娶上好媳妇,嫁得如意郎,胎胎都生大胖小子,还别说,连我听了都动心。

前几天在网上看见有人夸哲学家,说伟大的哲学家有着高尚的品格,完美的道德,以及拯救人类的责任感。看着看着我就想到了小气的康德,投靠纳粹的海德格尔,而且眼前还浮现出一个长相丑陋的德国佬,恶狠狠地把一个大妈给推到在地,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伟大的叔本华。

被推倒的大妈不干了,一状告到法院,法官可不管你是不是哲学家,没准这法官还是黑格尔的粉丝,正愁没机会抓这个跟黑格尔对着干的家伙的辫子呢,得,机会来了,判吧。结果叔本华被判赡养这位大妈一辈子,叔本华这个气呀。偏偏老天不给面子,大妈还是个长寿的主儿,一气儿又活了三十年,在咱们叔老爷子撒手归西的前两年才去世,怪不得老爷子一辈子都见不得女人呢。

我发现人越是面对自己不懂或没经历过的东西,越是容易陷入媚俗的境地。当年徐迟写歌德巴赫猜想的报告文学,就体会不到陈景润抓耳挠腮而百思不得其解的痛苦,于是文章写得就很浪漫很美丽,仿佛数学领域如同东海仙境,我倒是能体会一点陈景润的苦恼,因为我也常常为了一个小小的算法而抓狂,没办法,脑子不够用。小姑娘憧憬美丽的爱情,那是生存的必然。而半老徐娘再这样做,像琼瑶阿姨一样,就只有两个原因,要么是在作态,要么就是自己从来也没得到过爱,后者尚可体谅,前者你就当看笑话吧。

哲学是什么?不就是一门学问而已,又不是包治百病的大力丸。而那些哲学家,在思想思辨方面超逾常人,但让他们挖池塘养王八,恐怕绝不是农夫的对手。

说的那么矫情,至于吗。
点击(6553) - 评分(681) - 3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文章是意淫,诗歌是措词不当,摄影是扯淡,混在这里,





回照相馆

我的关系户:
非现存在
视觉舞蹈
流浪眼睛
夏虫语冰
益虫飞飞
采薇陌上
时间裂缝
明火执仗
涉江芙蓉
草莓园地
朵妮小妮
风之侧面
逸立老汉
墨子茶馆
散淡广隶
马格南姆
江湖绝色
周密摄影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