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病

08-03-14

Permalink 18:11:25, 分类: 灵光一现

我的病

对于文字的偏好,显然是我的慢性病。既然是慢性病,绝对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所以我也不能确切了解到底是怎么得这个病的。闲来无事的时候,我开始对自己进行了一番细致的望、闻、问、切,觉得这个病还真的不是太简单。首先,从遗传角度看,这个病应该跟妈妈活泼浪漫的性格和爸爸对唐诗宋词的喜爱有关。我没有研究过这种恶性因子是否直接影响到染色体的形成,但对我的DNA有影响是基本可以肯定的了。当然,诱因也很重要。长期漂泊的生活、过早的幼儿教育、独子、强迫性地阅读中外名著和历史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形成的目空一切的自负,都是这个疾病形成的必要条件。

我记得第一次发病的时间,应该是在初中一年级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把许多狗屁不通的句子压上韵,强迫班主任牛老师欣喜地认为这就是“诗”,然后把这些文字抄到学校每星期都出的墙报上。当然,病人一般都觉得自己没有病,于是我也很乐意成为同学们仰慕的对象,直到要考高中的时候,我才发觉,除了语文和历史,我几乎什么也不会。于是我慌了,疯狂地补课,勉强进入高中。这时候,我才发觉自己真的需要治疗。后来,年岁较长,紧张的学习和工作让我不治而愈,我也不再记得自己有病了。

在而立之后,我移民到了温哥华,不期而遇了很多病友,大家交流之下,才发觉作为病人快乐和忘我,以及作为常人的无聊和可悲。于是我们在提供病友交流的网站里大肆发泄、狂欢,似乎忘了还有一个身外的世界。

突然有一天,我因为特定条件而成为商人,好心的朋友免不了跑来告诫我:你现在要做事情了,在公众场合可别表现出任何病态,以免别人顾忌。于是我言听计从,只在万籁俱静的圆之夜才偶尔发作一次。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发作的次数的确是越来越少了,但我的快乐指数似乎也在不断下降。

回头一看,想想当年在温哥华认识的病友,哪个不是高知?哪个不是大腕?所以今天,在给我自己检查身体的时候,我像很多人惊叹“谁动了我的奶酪”一样,大叫一声:靠,谁治好了我的病!
点击(4619) - 评分(294) - 1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秋风呓语



秋风里,永远追寻着那种沉甸甸的成就感,蓦然惊觉的却是早生的华发

友情链接:
森林小屋爱老温
梦溪扫叶写南晟
春来茶馆墨友居
逸言堂中逸老尊
如是我闻听茗禅
温暖之城说温城
病都演义德四散
风之侧面萧郎文
采薇陌上偶遇薇
子夜临风茶花闻
时间裂缝找马力
青蛙王子是厨神
荠菜小园寻荠菜
草梅园里草梅屯
益虫飞飞益苍生
西安照相西安人
妄乎罔乎惊王虎
失眠温市睡不纯
昨日医生惜同行
杂草人生何德能
大温哥华中文黄页,最全,最新,最方便!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