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此博客

领导最大政绩是增加群众收入!

领导最大政绩是增加群众收入!

08-03-07 06:16:17

 

他山之石

   

  新华社讯 宁夏中卫市从群众渐鼓的钱袋里看“政绩”,对品质好、有能力、有水平、有政绩的就表扬,就奖励,就提拔和重用;对品质差、工作平庸、政绩平平的就鞭策,就批评,考核排名靠后的还要进行调整或免职。(2007年9月25日中国****新闻网转自《宁夏日报》)

  俗话说“金杯银杯不如群众口碑”,“亲民爱民、心系农民,苦抓苦帮、造福百姓”,这16个字不是记者从哪份文件中抄来的,而是得之于群众的口碑。9月7日,从蔬菜产业发展中得到实惠的宁夏中卫菜农,选出十几位代表,敲锣打鼓,抬着写有这16个字的牌匾送到中卫市委、政府。无论哪一级党委、政府和党员领导干部,其工作开展得怎样,政绩体现得如何,固然有一系列的考核评价体系和标准,但是最关键的还是群众的拥护和支持与否。必须始终以“群众高兴不高兴、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为基准点,必须符合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切实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真真正正让百姓的钱袋鼓起来,生活富起来。

  万事民为先,这是由党的性质和根本宗旨所决定的。因此,财力增加了,必须向群众倾斜;城市发展了,必须反哺于农村;干部提拔了,必须回报于农民。各级党委、政府和党员领导干部,必须始终以让群众富裕起来、让群众发展起来,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党的执政基础在基层,干部的力量之源在农民。对于广大来八亿农民来说,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让他们增产增收,过上富裕文明的幸福生活。让群众富裕起来就是最大的政治,改善民生就是最大的政绩。各级党员领导干部,就是要更多地创造一些这样的政绩。

  千方百计带民富,应该是党员领导干部的执著追求。对群众的所想、所急、所盼,各级干部必须始终记在心头,并想方设法解决、落实好。干部考核评价体系的核心内容,也应充分尊重群众意愿,将评判的尺子交给群众,由群众来选择。中卫市从群众渐鼓的钱袋里看“政绩”,这种用人导向是完全符合科学发展观要求的。

  从群众的钱袋里看“政绩”,实质上是将干部的选任权下放,让群众享有充分的话语权,体现了干部选拔上的以民为本。富不富,群众最有发言权,这一点靠装、靠骗是行不通的。而让那些品质好、有能力、有水平、有政绩的干部得到提拔重用,可以更好地为群众谋利益、做好事、办实事、解难事。相反,对那些品质差、工作平庸、政绩平平的官员进行调整或免职,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群众的利益受到损害。这样,干好干坏不一样了,干部才能更好地去“敢干事、想干事、干成事”。

  从群众的钱袋里看“政绩”,还可以避免用人上的不正之风,让越来越多的干部积极投身到富裕人民、造福人民的实事工程、惠民工程、民心工程中,不致将心思用在跑官要官、溜须拍马上,因为你再跑再要、再吹再捧,只要群众的钱袋子不鼓、群众不答应,还是提拔不了。同时,将干部的选拔与群众的利益挂起钩来,尊重了群众的选择权,可以有效遏制权力的过分集中和“一把手”说了算。对那些喜欢搞“形象工程”、“政绩工程”的地方领导来说,不仅要听取百姓的民意考核、评判,而且要进行责任追究,真正使那些不思为民、不在状态的官员有所觉醒。另外,群众都满意了,干部的工作也才能更好、更深入地开展下去。
 
                     涨工资本身就是最大的政绩
                        来源: 大洋网(广州) 
  物价高涨,CPI创新高,涨工资的意愿比任何时候都来得强烈,这种意愿有来自民众的,也有来自政府层面的。有报道说山东将职工薪酬增长纳入官员考核范围,该省近日出台的《关于加强企业工资宏观调控健全职工工资正常增长机制的意见》规定,从2008年起,山东要研究制定职工劳动报酬增长与经济发展相联系的考核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列入对各级政府及主要负责人的考核内容。

  政绩考核从来都是与GDP、与官员的升迁紧密相联的,但现在加进来了新鲜内容——职工薪酬增长,无疑是一大亮点。通过政绩考核的刚性措施来推动涨工资,倒不失为一个利国利民的选择。假若能以此推动政绩考核的丰富化、民生化,《意见》的出台本身就算得上是一大政绩。

  毋庸置疑,目前,我国正处于GDP高速增长期,与之不相称的是,居民收入的增速却普遍较低。7月27日,国家统计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上半年,全国城镇单位在岗职工平均工资10990元,比去年同期增长18.5%。

  然而,对这一数据,公众普遍持怀疑态度。事实上,这个数字仅仅包括城镇在岗职工,如果加上农民工、不在职的下岗工,势必要平均下去一大截。而如果再考虑到物价上涨的因素,这个数字与GDP增长的差距就很明显了。

  退一步说,抛开GDP增速与工资增速的比较不谈,套用经济学中的分配率指标,我国劳动者的工资总额占GDP的比重也远远不及发达国家水平。从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可以看出,近几年我国的工资总额占GDP的比重基本上都在15%左右,甚至有一种经济越发展、职工工资所占比例越下降的趋势,而美国的分配率一直稳定在50%左右,德国、英国、日本等也都大抵如此。山东省之所以出台这个《意见》,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山东省政府认为,该省职工工资总额占GDP的份额偏低,与经济发展水平不相适应。

  经济的发展是要惠及于民,要让所有人共享发展成果,如何惠及?如何共享?

  GDP的初次分配是主要途径。虽然近年来居民的收入确实在增长,但是其增幅远远落后于政府和企业,当经济增长的成果更多地被政府和企业所“共享”时,就很容易形成“国富民不富”的尴尬局面。山东省的《意见》规定,企业效益每增长1%,职工工资最低增长0.2%~0.5%,这个比例是否科学,姑且不论,以一个行政性的规定,让职工分享企业的发展成果,甚至要企业拿出一半的效益分配给职工工资,这样的政府行为肯定是得民心的。

  其实,从推动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和消费来说,我国的消费增长一直落后于投资和出口的增长,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居民收入增长的缓慢。没有职工收入的同步增长,经济的运行就缺少消费这个重要的支柱,低消费与分配的不均,无论对于刺激内需,还是对改善国民生活,都是不利因素。

  回到政绩考核上,实际上,官员的政绩之中本身就应当包括职工工资的增长,所谓“为官一方造福于民”即是此意。GDP再好,居民却分享不到,这样的政绩考核也该有所变化了。(李龙)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