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

05-09-01

Permalink 22:37:51, 分类: 心情札记

小妹

“孩子,你快去劝劝你妈,你看她哭的那么厉害。”父亲对我说了这么句话,就独自走进卫生间,我分明看见父亲的眼里含着泪。

厨房里,母亲正在洗碗,早已是泪流满面。

我知道,这一切皆因父母惦记着他们的女儿。

妹妹从纽约飞温哥华,陪父母住了一个星期,今天凌晨去香港她婆婆家接她的孩子,一周后将再返纽约。妹妹住我这里的一周,每天欢声笑语不断,逗的父母非常的开心。

妹妹的个性像父亲,平日里话多。一周来,每天听她不停的说话,从不觉厌烦。我上课的时候,我让妹妹带父母去逛街或公园玩,我有空的时候,则是带着父母和妹妹去温哥华的各处看看。

我和妹妹已经十四年没有见面了,自从十四年前,她独自踏上留学之路后,我们只有通信或电话联系。在家的时候,四个兄弟姐妹,我和妹妹的关系最好。当初她留学那阵子,我一直担心她怎么熬过留学生活的艰辛,每次问及,她总是轻描澹写的一带而过。今晨,在机场送机的时候,在我的追问下,她才说了一些她当初的留学生活,惹的坚强的父亲差点在机场就大哭起来。

妹妹说,当初她申请的大学在美国蒙大拿州的密苏拉市,而父亲托人给她买的机票只到西雅图,当她下飞机,到达西雅图的时候,她一下懞了,不知道自己还要独自去找长途汽车站,加上机场把她的行李弄丢了,人生地不熟的她,一个人在机场哭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她找到长途汽车站,一个人又踏上了去密苏拉的大巴。到学校的时候,为了省钱,她住在学生会的大厅里,睡了一周的地铺,然后找了一个校外较爲便宜的家庭寄宿下来。父亲当初为了妹妹留学,几乎倾家荡产,无力再供妹妹留学期间的费用,那之后的几年留学生活,妹妹在学校的食堂里为学生帮厨,去Motel做清洁工,看护病入膏肓的老人,什么样的工作都作了,用以维持她自己的留学生活,常常是一天只吃一个苹果。我完全可以想象她那些年所吃的苦。

记得那时,妹妹常常打昂贵的国际长途电话回家,总是不愿意放下电话,我说,电话费很贵,可在她唏嘘的声音中,依然坚持要和家人多说几句。说着说着,就哭了。爱哭,也是妹妹的个性之一。不过,我非常理解那时的妹妹,那样的思念之苦只有通过和家人的聊天才能缓释。

妹妹的生性善良,小时侯,父母给她的零花钱,她常给路边乞讨的人,即便知道有些乞讨的是骗子。

这次她是穿着一双已经穿破的球鞋来温哥华的,父亲看到很是心疼,问她为什么不买双好鞋穿。她说,这样的鞋子穿起来凉快,没甚么不好。父亲坚持在温哥华给她买双鞋。一双二十多加币的鞋,她说贵,自己却给父母带来了几千美金和许多营养药品。我知道,她对自己从来是很吝啬的,而对家人和朋友却很大方。

通过妹妹的努力,如今已经在纽约市政府谋得一个公务员职位,且非常受上司的重视。纽约市长也曾约请她去家里作客,算是作为妹妹对市府贡献的赞赏。看到这一切父母都从心里由衷的高兴。

送走妹妹,父母就开始想念了,不停的唠叨着。看到父母红红的眼睛,下午,我抽空陪他们去山里玩了一会,散散心,可傍晚回到家里,母亲看到妹妹留下的那双鞋,又哭了起来。我说,那鞋都破成那样了,不扔了,还洗干吗?母亲说,下回你妹来温哥华,你们一起出去爬山的时候啊,还可以穿呢。其实,我知道,母亲说的这些并不是好的理由,只因为那是妹妹穿过的鞋,所以,再破,母亲也不舍得扔啊。

人啊,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因为有情,所以和亲人分开了,会难过,相聚了,会开心。我对父母说,当初如果不送走妹妹,现在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好么?父亲说,为了孩子的前程,父母怎么能自私呢。

晚上,看DVD,“我的父亲母亲”,影片中母亲的一句话差点让我掉了泪。看到父母都在,我强忍着,装做并不在意。其实,心里觉得真的有东西堵在那里,找不到出口。

是啊,孩子大了,总是会离开家的,可无论离家多远,那些过去的日子总是会唤回记忆中的情,在一个适当的日子里奔泻出来。

妹妹来电话了,说已经到了香港,电话里,她又哭了起来,电话里传来她5岁孩子的声音,妈妈,小孩子才会哭,你为什么要哭啊。

我想,再过几天父母才能渐渐的从思念中走出来吧。

点击(3680) - 评分(749) - 8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公社温哥华大队向阳生产队温暖小分队

清风的声音轻轻扫过地面,清风的芳香,是经午后暴雨洗涤或浸过松香的,这才是我所愿听愿闻的。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