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乡日记(14)

13-04-08

Permalink 11:42:00, 分类: 心情札记

返乡日记(14)

 

2月18日 雨转大到暴雪



韦同学为我安排了同学见面会,无论我找何借口,依旧推辞不掉,只能前往,实是违心。



出门的当口,天空下起了小雪。正是下班时间,徽州大道的交通严重塞堵。我用了一个多小时才抵达聚会的地点。同学们早已到齐。



我高中时期的记忆实在是不靠谱,大部分是一片空白。我怀疑我到了老年,是否会得失智症,人生只记得中段的部分。同学们见到我,试探我是否能叫出他们的名字,我支支吾吾的尝试半天,仅记得一位,其它全然忘记。某些同学的面容我是记得的,某些我甚至怀疑是否曾同室一堂。真糟糕。



或许是毕业之后分别了太久,我与同学们一起略显拘束。有位同学开玩笑说我是“涩”男,青涩之男。这封号对于我这年纪来说实在是种讽刺,虽然同学并无此意。我与社会是脱节的,与人是脱节的,几十年来我活在自己的天地里,幻想的世界与现实有着天壤之别。



同学们听来了各种有关我的传闻,为得证实,望着我一一求解。我保留的告诉了他们部分的经筛检过的自己,某些网络上可查找到的歌曲及信息。其它的我一律闭口不谈。或许,同学们觉得我是个无趣的人,但我的有趣无趣与同学们又有何干呢。



喝酒了,我的话依然不多。见到同学们相互之间的谈笑风声,感觉自己是个局外人。韦同学说今晚的聚会是特别为我准备的,可我实在是记忆困乏,激荡不起涟漪。真是枉费了同学的一番好意。



下雪了,鹅毛大雪,轻轻地无声飘落。有位同学说雪花是为我而飘,“瑞雪兆丰年”啊。同学们嘲笑他说怎么一俗人突然变得文绉绉起来,哄笑之间,酒酣耳热,举杯祝福。同学们啊,虽然我的记忆是那么的不靠谱,但我谢谢你们记得我,谢谢你们为我举办的这个聚会。虽然我的个性与你们是那么的不融合,但我会记得这个飘雪的夜晚,记得与你们相聚的欢声笑语。



回家的路上,雪依然飘着,无声的,温暖的。。。。。。



2月19日 阴



下了一夜的雪,白了世界。人们照常上班,路上的汽车却比平日里少了许多。不知道大家都怎么去上班的?如果平日好天气,大家也能像今天这样的上班,空气质量会好很多。现在看看外面的世界,真清静啊,老半天也不见一辆车通过。前几天这条路上可是车水马龙的。



拿着相机走出家门,拍雪景。沿着香樟大道走到人工湖,拍了几张大蜀山为背景的照片。难得在我即将返回台湾的时候下了这么一场大雪,让我真真切切地感受一下雪的清凉世界。

 



原本下午要带妈妈去城里拿居委会发的春节礼品卡,妈说太冷了,雪地开车不安全,我看时间已是下午四点多,如果现在去城里,势必会赶上下班的高峰,车堵不说,还会和人怄气,便打消了进城的念头。



晚上爸妈又老生常谈的和我聊了些话题,我明白他们担心自己不再孩子身边的日子。做父母的总是为孩子考虑,无论孩子多大,在他们眼中依然是孩子,永远不会老的孩子,这就是所谓的亲情,也即爱。



2月20日 晴



天气居然放晴了,在这么猛烈的大雪之后。



我对妈说早午饭放在一起吃,妈不同意,还是为我做了早饭,说不吃早饭的习惯不好。不得已,还是把妈的爱心连同早饭一起吃下,牛奶,鸡蛋与包子。



九点多,姐姐来了,带着外甥女及点点(小狗)。点点好像有点不高兴,我抱它的时候差点被咬。这小狗脾气可大了,姐姐不懂训狗术,任着小狗放纵自己的脾气。我让姐姐看电视节目“报告狗班长”,驯狗师 Cesar Millan有自己的一套驯狗术。虽然许多人对他驯狗的方法表示不赞同,但电视节目里他毕竟是训服了不少脾气暴烈的狗的。狗与人其实是一样的,不教只养,是不能成器的。



午饭的时候,妈还是做了好几个菜,芹菜炒肉丝,糖醋排骨,黑木耳炒干丝。。。。为我做的主食自然是我爱吃的荠菜水饺。水饺是妈昨天现包的,荠菜特有的清香味吃来总是唤醒我对食物的味觉记忆,顷刻间像冲破闸门的洪水,翻涌而来的便是童年情景。人到了一定的年纪,加上即将离家的愁绪缠绕,会更加的善感起来,好在此时的我,会让自己的思绪在东南西北间乱窜,不把自己的情绪传递给家人。愉快的离开,不被伤感打败。



到机场很顺利,入关后,登上电梯,传输带上回望父母姐姐外甥女,挥手微笑告别。电话给父亲,言语有掩饰不住的想念,父亲说,照顾好自己,身体最重要。其实,这些话是我要对父母说的,每次都被他们先说了。我只能应声,放心吧。



飞机晚点一小时起飞,到达台北时已是下午四点。打电话给父亲,他们刚到家里的地下停车场。妈说姐姐先送爸去了办公室,然后带她去城里领了居委会过年发的礼品卡,然后去万达广场吃了点东西,接着又去办公室接上父亲,此时刚回到家。



Masi和缪伯来接我。缪伯看到我很高兴,一直和我聊个不停,缪妈晚饭多做了许多菜为我接风。他们真心把我当成了他们的孩子,让我在台湾有在家的感觉。这是让父母最感到放心的地方。



放下行李,一头大汗。台北气温16度,不算热,但从零下5度的地方来到16度的台湾,我的衬裤还没脱,整理行李的我早已是大汗淋漓了。



吃过晚饭,到了店里,从现在开始,生活一如往常,开始了我生活在台湾的日子。台湾,我此时的故乡,有家的温暖,爱的亲情,友情与欢乐。



我的假期生活结束了。

点击(1073) - 评分(248) - 6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公社温哥华大队向阳生产队温暖小分队

清风的声音轻轻扫过地面,清风的芳香,是经午后暴雨洗涤或浸过松香的,这才是我所愿听愿闻的。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