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3-21

Permalink 20:20:14, 分类: 心情札记

看着殷红的血从自己的血管里被抽出来,我,是木然的,只是眼睛盯着针管才知道那是我身体里流出的血,红色的,没有眩晕。

几天前不知道什么原因引起的小便颜色变化,也是红色的,第一反应是有一丝的慌乱,虽然身体并觉无恙,却想了很多。那一夜,竟然想到了死亡。一向思维天马行空的我一旦让想象展开翅膀便会一发不可收,这一点我是清楚的。

我想到死亡的不可避免,于每个人来说其实都是一样的,或早或晚,只是一个人当你看不到死亡的影子相随的时候,你便觉得自己是可以长寿的,于是便不去理会死亡。那样的人是幸福的,可以活的逍遥。

记得和叶子姐爬MT rainier的时候她说过有些研究火山的工作人员是在火山爆发的时候死去的,他们是快乐的。叶子姐说她不想活到老的不能动了,要别人照顾,那样的死是痛苦的。

那一夜,我想到了如果死亡真的来临的时候我会身在何处?医院还是家里?加拿大还是中国?真的是可笑。

人,其实就是一种动物,如同自然界万千的生物物种一样,只是人加入了更多的思维,个体的思维,那样便有了思想。但其他物种你以为他们全无思维或思想吗?

家庭医生建议我去医院检验一下小便和血,他说报告要一周后才有结果。

我并不担心报告的结果,我相信自己是因为运动过量导致的结果,但如果有了报告,或许会告诉我应该注意的事项,毕竟,我是有家族遗传的高血压史的。

=> 更多内容!


加西公社温哥华大队向阳生产队温暖小分队

清风的声音轻轻扫过地面,清风的芳香,是经午后暴雨洗涤或浸过松香的,这才是我所愿听愿闻的。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