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吾歌

09-07-20

Permalink 23:03:35, 分类: 天天像上

吴哥。吾歌

吴哥窟之行,除了吴哥的古遗迹带给我的震撼,更多的震撼来自于生活在吴哥的人们,尤其是那些孩子。那些面带微笑的善良的孩子触动我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让我好想一直看着他们,对他们说,贫穷总会过去的。

东南亚最大的淡水湖-洞里萨湖,住着一群越裔柬埔寨人。他们逐水草而居,居无定所,随河水漂流。生活贫穷而快乐着。

孩子们在河流嬉闹着,爬上岸,又跳入水里。起风了,看他们把塑料袋一个接一个的串起来,当作风筝在堤坝上迎着风奔跑的样子,各个脸上都带着惊喜。那一刻,我知道他们是快乐的。

是啊,他们是无拘无束的年纪,是不知贫穷为何物的孩子。贫穷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就像我们曾经的童年,贫穷却快乐的。

 

突然下起了大雨,暴雨如注。孩子们赤裸着身体,在暴雨中游泳,玩耍,狂奔的样子,他们是快乐的。

简单的快乐。


这个女孩划着大铝盆,等待游客的来临。用笑脸换一些小费。

妈妈带着一双儿女也加入讨小费的队伍。

小小的年纪就知道摆上一个姿势,可以换来糖果,饼干以及小费。减轻妈妈的生活压力。让人看了,好心酸。

船儿路过他们的家门,阿爸看着我的相机,友好的笑着。这笑容让人的心放下防设。

游客的船走了,小姑娘也划向远处。看着她的身影,让我想到汪洋中的一条船。她的未来会过的好吗?

每一座古老的遗迹前总会遇到不同的孩子。

去之前我就听闻那里的孩子生活的很苦,于是,我带了棒棒糖,铅笔等小礼物,准备送给孩子们。

这几个孩子就是贩卖给我东西的孩子。我在两个男孩那各买了一本有关吴哥窟的书,虽然我知道那些书都是盗版,但为了给孩子一点小小的支持,我一共花了16美金买书。左下角的女孩,我送给她笔,她不要,一定要我买她手里的手工手链,可我用不到,于是,没有买。她一直跟着,不走。我知道,她如果不卖掉手里的东西,在爸爸妈妈那里不好交代,于是,给了她一点小费。她开心的走了。

这个男孩一脸的忧郁,想着,该怎么把手里的东西卖掉呢。后来,同行的一位朋友买了他的手工笛子,他开心的笑了。

这个女孩,恬静,长得很美。我想,如若生在中国,她的修长的身材,是个很好跳芭蕾的苗子。可是,生在她的国家,芭蕾,只能是个梦吧。

又有游客来了,该上班了。

男孩看到我拍他,开心的比划着手势。

同行的朋友给了孩子棒棒糖,孩子吃的很开心。

女王庙前,开心玩耍的兄妹。我给了他们一个一只铅笔,妹妹不懂,把笔放嘴里。我用手势告诉她,不能吃。

总能遇到可爱的孩子。

爸爸带着孩子在遗迹前休息,我知道,他们就住在附近的高脚屋里。于是,给了孩子糖果。爸爸看了,害羞的笑了。朋友要和他们合影。孩子吓哭了。

小和尚看着我,开心的笑着。

准备去沐浴的小和尚

小和尚们洗澡,他们的师傅和我用英文对话。

巴戎庙,微笑高棉。每一座塔的四面都刻有3米高的加亚巴尔曼七世的微笑面容。轩昂的眉宇,中稳的鼻梁,宽厚的嘴唇,慈善的气质,远胜过建筑本身.

小吴哥窟里,依然有拜佛的人。

许多的古迹因为各种原因,毁坏了。不少国家派人来维修。这个柬埔寨人休息的时候,茫然的望着游客的来往

小吴哥窟里的流浪狗,慵懒的享受着夏日雨后的片刻清凉。

老先生正在给外国游客算命。

白人游客正从一座庙门中走出来。

孩子胆怯的看着镜头,给了他铅笔和糖果,依然不苟言笑。我抱着他,留了影。

小和尚正被一群孩子簇拥着坐在平板车上拉到庙里。要做什么?我不知道。

在柬埔寨有着战争时期遗留的雷区。虽然这次去我没有看到雷区,但看到有不少被地雷伤害的人。他们坐在游客必经的路上,三五人一起吹奏着各个国家不同的音乐。虽然,那音乐听来不那么悦耳,但在他们的演奏下,看起来却格外的感人。

清晨,在酒店吃罢早餐,离导游规定的出发时间还有半小时,我拿着相机走出酒店转悠。前两天看到酒店旁边的绿草地上有成群的牛在吃草,想去拍两张。柬埔寨的牛,大多是白色的,体型瘦的像他们的人民一样,可以看见骨架子,却不见肉。可惜,今天一只牛也没有见着。

走着,走着。看着像学校的地方,于是,我走进去。两排的校舍,黑暗的教室。正好一间教室的老师见到我,走出教室,用英文和我打招呼。我和他交流,问他,为什么教室里很黑,不开灯,这样对孩子们的眼睛不好。老师没有听明白。说,他只能说一点点的英文。我用手指指灯泡,老师明白了,用手拉了开关。没电。

听说在柬埔寨用电很贵,生活用电都是向临国买的。

教室里坐着十几个学生,每个人都是赤脚的。我对老师说,我可以拍照吗?老师说,可以。

我拍照的时候,老师命令学生举起他们手中的小牌子,上面是今天学的新单字。

孩子们大声地朗读课文给我听。

我拿出随身带着的铅笔,还有三四十只,对老师说,这是送给孩子们的,你可以发给大家。

于是,老师就每人发一支,还示意我给他们拍照。

我想,孩子的明天要从学好文化才能改变吧。在这样的国家,知识分子曾经都被杀害了,只要戴眼镜的人都被骗回来,被柬共杀害。今天,来之不易的和平,让善良的人们不敢再有一点的反抗。尽管这个国家的财富大多都被他们的总理和高官弄走了。刚刚结束20年内战的他们,还是希望不要内乱,不要杀戳,让他们可以贫穷的享受和平的阳光。

我离开了教室,心里却有个念头,希望有朝一日还可以回去看看孩子,听听他们悦耳的读书声。

巴肯山前没有观到日落,雨季,暴雨说来就来。这些大象是给游客骑上山的。这两人好像正沉浸在某个幸福的片刻。

走下巴肯山,山上的孩子向我招手,顽皮的笑着。

穿着制服的孩子们,在古庙前闲散的逛着。我们给他们每人一点点的钱,他们开心的和我们合影。

这些孩子和我说再见。微笑荡漾在每个人的心里。

点击(1824) - 评分(300) - 2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公社温哥华大队向阳生产队温暖小分队

清风的声音轻轻扫过地面,清风的芳香,是经午后暴雨洗涤或浸过松香的,这才是我所愿听愿闻的。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