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妾未群

04-06-10

Permalink 13:09:35, 分类: 曰归曰归

妻妾未群

张子文,正走在35岁的那条路上,体体面面,事业峰景,太太出众

年尾到年头,人们年年都拿出世纪末的劲头,挥霍那些假期和人情,这不新年还没来,情人节又要到了,张子文桌上全是财务报告,年终总结,各部门派过来的晚会邀请,秘书一早把情人节需要送花的友情单位,公司中高级女职员名单列好只等他画个同意就去处理

看来今年又不能回老家过年,老爹,老妈,丈母,岳父过几天要找人接过来住一段,一开春公司还不知道怎么忙,时下世道又不好,股票跌了,新买的一套房子还没有装修完,车子是不是该换了?保险经纪天天跟在后面,城市会所要赞助。。。。。老弟的老婆快生了,小姨妹终于要嫁了,铁杆王心宏要离婚了。。。。。。

唉,做个中年男人容易吗?

而且,今天是苏菸的生日

苏菸。。。。。。


张子文走出办公室的时候已经知道终于又迟到了。找了半天车位,急急向红磨房走去的时候,远远看见坐在2楼最后一排靠窗位苏菸的浅绿色背影,想着她手中一杯杰克丹尼有着浅浅笑意的脸,总是可人,虽然他不明白什么时候开始,苏菸喜欢上那个黑黑甜腻腻的东西

‘生日快乐!’张子文递过一只有着淡淡紫蓝包装纸的精致盒子

‘谢谢,还以为你不来呢,什么来的?’苏菸满是笑意

‘怎么会呢’张子文轻轻抚了一下苏菸额前的碎发,‘你猜,别拆开!’

‘呵呵,还能是什么,你送礼物的水平实在有限’

‘哎呀,这只能说明我憨厚嘛,实在太忙,回头有时间。。。。。。’

‘你今年送的玫瑰很漂亮哦,哪家花店订的?告诉我’

‘不说不说,你先说你怎么知道那束是我送的,你办公室可是花成山了’

‘哟, 好象有人醋得很哦,呵呵。。。。。。’苏菸小鹿一样跳跃的眼神还是那么令他心动,张子文忍不住伸手想去拧她的脸

侍应生突然不合时宜地站在面前,打断了他们,接下来,在此起彼落的爵士乐后面,再也听不清他们的对话。夜本来就是为情侣而存在,谁会去注意城市里每个角落的情节呢


32B的灯还亮着,郭明明一定还没有睡,张子文一抬头不用想也是看到365天,天天回的家

‘回来了?’明明应着门铃,拎着对拖鞋站在门口

‘你怎么还没有。。。。。睡?’啊。。。。。7,张子文一下接一下连续打了5,6个喷嚏,‘你在家干吗呢?喷了什么东西?黑旋风?’张子文皱着眉头,觉得味道颇熟悉但是想不起来,胡椒?

‘你什么鼻子嘛?不知道家里怎么飞来只苍蝇,赶也赶不走,害得我用了一瓶香水才把它熏死了’

‘32楼也有苍蝇?亏你想得出,你早晚要把人也熏死’

‘我去把汤给你热热吧?’

‘不用了,刚和王心宏吃过饭’

‘噢, 他怎么样了’

‘还是决定要离吧’

‘是吧,没想到他是这么个旧式的男人’

‘什么是旧式男人,离婚是旧式男人?那不离的是现代男人?’

‘对啊,只有守旧的人才不能停在来去之间了’

‘好了好了,哲学家,睡觉睡觉’张子文搂着明明的肩

‘等一下,给你看个东西’

明明拉着子文的手,指给他看沙发旁边小茶几台灯下的一堆小物件,一张白色丝绢盖着一个小小的长方形,上面一个黑黑的象火柴盒子一样的东西,旁边还插着一朵橙红的太阳菊

‘你又搞什么鬼?’

‘这是那只死去苍蝇的灵位’明明诡秘地笑着,有些嗲嗲的语气

‘你又疯了,呵呵,好了,去睡觉了,明天一早我还要开会’

‘你不记得我们一起给夏夏做的那个了?

‘夏夏?哦,记得记得,唉,你怎么十几年都还长不大?’张子文说这话的时候突然背上有点凉凉的

他实在是太累了,倒下已经迷糊。

这一夜,他们都做了同样的梦,十三年前春天往夏天去的时节,大四的张子文和大一的郭明明开始牵着手。只因为有天晚上张子文在教室后花园的石凳上说小时侯喜欢斗蛐蛐,明明第二天就不知道从哪里逮来两只蛐蛐放在小小的火柴盒里。没过两天,逃跑了一只,剩下那只叫夏夏,一直放在张子文的床头,直到过世。明明伤伤心心在子文的书桌台灯前给夏夏搭了一个和今天一样的灵位,唯一不同的是那时插在灵位旁边的是学校后山采的一支雏菊。子文对着灵位发誓要爱明明一生一世

明明的梦,到这里就结束了,醒来夜依然是黑,她觉得有些冷,往子文身边靠了靠

子文的梦还没有结束,他在梦里问自己‘一个爱着蛐蛐的女孩子怎么爱上了苍蝇?’然后,明明的脸开始模糊,渐渐变成了苏菸。。。。。。。

苏菸进公司的时候刚大学毕业,眼睛亮亮得直闪,是张子文的秘书,后来顺理成章成了情人,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什么过程已不再重要,爱也爱过了,恨也恨过了,哭也哭过了,闹也闹过了,也没有分开,也没有拆迁,张子文觉得自己还是很幸运,不象王心宏他们混得那么背

明明是否知道?张子文有时觉得是,有时觉得不是,他也不是没有想过离婚,只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苏菸闹过一次大的,25岁生日那天,郭明明刚刚小产出院,张子文没有时间陪她,她一个人喝个烂醉最后被朋友也送进医院,把电话打到张子文家里,死活不收线,明明问什么事情,张子文说秘书小姑娘心情不好,找他诉苦,明明撑着起来给苏菸做了些吃的让张子文送去,出门前,她对子文说‘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多不容易,子文,谢谢你娶了我’泪光盈盈

苏菸出院后提出要调市场部,张子文虽然心里担心她没那个劲儿但是也没有太劝说,他已经是副总了,公司里关于他们的言语也渐渐多起来。副总秘书一调市场部就做了经理,流言立刻得到了鼓舞,哪知道苏菸在半年之内已经飙升到top sales,说实在的,张子文都不得不刮目相看

如今的苏菸已经是公司的市场总监,再也不是当年拿着张子文手稿暗暗发半天呆的小姑娘,张子文在公司跟她说话也得用商量的口气,多少还是有些别扭,再就是客户那些如炬的目光在苏菸上下左右聚焦的时候,他只能从容地郁闷。他心里是明白得厉害,明明不可能跟他一世,然而,这么多年,就算是什么感情也都成了习惯,怎么放得了手?

女人是不可名状的东西,张子文眼前更恍惚过集团那个女副总在车后座似乎不经意放在他身上的两条保养得还算不错的白白的腿,还有新来的秘书脸上比崇敬更多的表情。。。。。。

。。。。。。

这一夜,张子文没有睡塌实,那香水味道一阵一阵袭来合着些茉莉、水蜜桃、野百合也许还有什么蔷薇乱七八糟地浓,熏得他发晕烦躁,几次他都突然无名火上来,明明真是越来越不象话

同样是名校出身的明明,做了公务员,一切都是张子文的意思。明明心怀感激。山林野鹤的她纵是家养也胜过丛林残喘


。。。。。。

‘砰’ ,张子文终于在郭明明关门的声响中清醒过来,3下5下收拾收拾,顺手套上郭明明早早替他挂好的衬衣系上领带,开始坐下来吃温热的早餐,香水依然刺得他难受,抬头正好看见餐桌对面他和明明的婚纱照片,照片上明明轻轻伏在子文胸前,纤柔得来那么坚定,子文仿佛看见图书馆石梯前那个穿着格子背带裙,小小丁字皮鞋,白白短袜捧着蛐蛐火柴盒的宝贝妹妹女生。。。。。。唉,明明还是不错的,不过有时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那谁谁说什么红玫瑰,北玫瑰,蚊子血,饭粒,都是他妈地胡说,到头来都是一个字,累!那电影里说,就是仙女也不要动她,你不动能知道是个仙女还是蛤蟆?!

喷嚏喷嚏还是喷嚏,真是见鬼!张子文忿忿地打开阳台门,一阵风掠过,苍蝇灵位旁那支橙红的太阳菊吹落在地上,唉,明明。。。。。。,他不禁又叹了口气,这日子过得太好,苍蝇要拿香水熏。。。。。。

。。。。。。。
‘进来!’张子文就知道是苏菸在敲门

‘这是下个季度的销售计划,还有,这是您,送错的香水, 张总’

‘什么?’

昨天晚上那只有着淡淡紫蓝包装纸的精致盒子拆开了一个角,里面是。。。。。。橙红色包装的Lancome Poeme。。。。。。明明!!

那,那,那只死去苍蝇灵位白色丝绢下的盒子才是苏菸多年一直不改的Burbbery Touch ?!

该死的免税店小姐!!!!!!!!

张子文头又开始痛了
点击(3476) - 评分(477) - 3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656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张子文
打倒一夫一妻制!
04-06-10 @ 13:27
评论源自: MIRAGE · http://freekids.51.net/freekid
你还真是个写故事的好手儿。
04-06-10 @ 13:35
评论源自: MIRAGE · http://freekids.51.net/freekid
呵呵,俺还以为这回是第一个回复呢,不想张子文比俺还快!。。。真不知道这家伙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
04-06-10 @ 13:37
哈哈哈,这是我见过的最幽默的回贴,可怜地幸福地可悲地贪婪地倒霉地张总如今也在温哥华吗? : )))

小马哥,这不能怪张子文,怪社会怪社会:)
04-06-10 @ 13:40
哈哈,写得好!基本达到二十一世纪初年同类产品一级水平。
04-06-10 @ 13:40
评论源自: 张大文
好!
04-06-10 @ 13:43
多谢务秋贤侄夸奖:))
04-06-10 @ 13:46
评论源自: MIRAGE · http://freekids.51.net/freekid
看了子文兄的留言忽然想到个问题:你说这限制配偶数量算不算粗暴践踏人权的一种行为呢??如今连同性恋都要基本合法化了,你说这个这个这个这个问题。。。
04-06-10 @ 13:51
男人真不容易啊,苦啊:D 咱的新诗可以给你这故事做插曲了。
04-06-10 @ 13:53
嘿嘿嘿嘿,加西的妇女姐妹们呢? 在这个革命的关头怎么都不出来说话呀? :))
04-06-10 @ 13:59
评论源自: 心若
男人总想一夫多妻,不知道如果反过来,一妻多夫你们怎么想?
04-06-10 @ 14:32
评论源自: MIRAGE · http://freekids.51.net/freekid
嘿嘿,俺说的可是一妻多夫制啊。。。一夫多妻??谁这么大胆子敢提这样的词?!来,搓板儿伺候!
04-06-10 @ 14:54
评论源自: 猫咪
嘿嘿, 我来替姐妹们说句话啦: 张子文那厮弄到温哥华来, 判他个无妻徒刑!

:)
04-06-10 @ 15:11
评论源自: 张子文
一妻多夫也不反对。

移民温哥华不好,我想去中东。
04-06-10 @ 15:40
评论源自: 猫咪
再替普天下的夫们妻们说句话: 网络时代了, 这关系要不也来个网状化? 多妻多夫如何? :D

04-06-10 @ 15:48
薇阿姨把35岁就划入中年,也忒残酷了你!~
04-06-10 @ 16:37
小马,猫咪,你们两个家里的搓衣板,干衣机质量好不好? 我担心你们明天出不了门呃:))

11,苦不苦,想想无妻徒刑的兄弟们...:)

心若,男人和女人不是同类:))

张总,您悠着点,到了中东才知道身体不好那可就晚了...:)

务秋,那是国内的标准,35就是下岗年纪,这在温哥华还是花骨朵的年华呢:))
04-06-10 @ 16:52
评论源自: deborah
不是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累就累呗,反正是自找累.
04-06-10 @ 17:43
和和,病毒,如果你是男的,一定是条汉子:))
04-06-10 @ 18:48
评论源自: 墨子 · http://www.leossoft.com
女人哪知道男人的累啊?没忘了“新婚之夜”的谜底吧?:D
04-06-10 @ 20:28
香水,香水。很有意思的小说,好看:)
04-06-10 @ 20:37
有嚼头。。

等着续集。
张子文,正走在40岁的那条路上。
04-06-10 @ 21:33
墨子,哈哈哈,你记性真好:))

MARY,你用什么牌子?:)

小小,我还没想写续集呢,等多听听大家的故事再写,你们都要好好表现哦:))
04-06-10 @ 21:40
女人心痛,男人头痛。
04-06-10 @ 23:08
评论源自: 曼陀罗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u481.php
女人心痛,男人头痛。

来来来,专医痛症。
04-06-10 @ 23:52
嘿嘿,医生及时赶到...
04-06-11 @ 00:09
评论源自: bornfree
中国人民大学的某法学专家说,一夫一妻制和婚姻法不符合人性与自由准则,故必将被改写。当然,不是现在哈,也许是一万年后……
你也太能写了,一下冒出这么多来不及看
04-06-11 @ 08:10
村长,你想在村委员会安置几房呀?:))
04-06-11 @ 09:01
评论源自: 薇 · http://www.westca.com/blogs/blog_wei.php
墨子,哈哈哈,你记性真好

MARY,你用什么牌子?

小小,我还没想写续集呢,等多听听大家的故事再写,你们都要好好表现哦
04-06-10 @ 21:40

C K be.
04-06-12 @ 09:51
评论源自: MIRAGE · http://freekids.51.net/freekid
呦,原来有人大法学教授也和俺有相同的思考呢。。。
04-06-14 @ 18:05
小马,豁豁豁豁...
04-06-14 @ 21:13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采薇陌上


春在溪头野荠花
回到陌上:



友情链接:
冰语
木然
依蓝坊
麦田守望
时间的裂缝
秋风呓语
逸言堂
衣行
茗禅
伊空城
正午猫
风之侧面
森林小屋
墨友居茶馆
纸张的歌声
小小影棚
梦溪扫叶
初夏四月
病都演义
千百慧
野栀
ZnB
Freekid
Bornfree
Windtalker
Dancing With Kebab
无地自由的租界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