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小

05-06-25

Permalink 17:25:26, 分类: 在人间

世界的小

突然想去修修眉, 我自己把眉修断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总是等不到长好,又开始捣鼓,直到不忍再看.听人说眉乱心乱,想去理理

她们今天很忙,小姐姐们都没有空,事头婆都免不了要出来寒喧几句,本来她是用家乡话和小姐姐讲我的眉,完全无意识地,我就把话接过去,她竟然有点惊喜,问了几句长短,把她自己问得好惆怅.原来我们曾经在同一个城市生活,只不过,对她,那已经是十好些年的回忆,她问了我一个很老的小区的名字,我说当然知道,她突然眼睛很亮,说,我还记得那个地址呀,说了一半,她停下来,又问我知道不知道她以前上班的地方,语气了充满了些自豪和留恋,我说知道呀知道,那么有名那么美的地方,怎么会不知道...是啊,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不知道的只是她这个人,她那些旧同事,也许旧友旧爱,在她离开以后,都先先后后,长长短短与我共过事共过恩怨,在她突然说出名字,我有些恍然隔世的感觉.觉得眼前的人多么不真实, 又觉得是不是早已经见过她,于她是很多世以前,对我,才是上一世吧,我竟然无语了,再没有去接她的话.

我无语,还因为,她丝毫没有犹豫就在最初问我是否在那个城市住过,多年以后午后那么好的阳光下,脂粉未施的我,难道笑容里还刻着往日城市的痕迹吗?

回来的路上,我想,如果她当年没有离开,我们大约是早认识了,或者做了同行,或者是朋友,那又如何呢? 生生世世的相约都不能终老,何必去想深深浅浅的缘分从哪里开始又该怎么结束

世界很小啊,真的,我们以为了解的事情,往往有不能看到的另外一面,而陌生,只是一个太相对的概念.象那日,在休息间,听同事聊ARUBA失踪的美国女高中生,有个白人同事竟然说,谁知道那个可怜的金发碧眼漂亮姑娘是不是被Rich Chinese Man买去做mistress了, 她又是如何了解了中国? 那个我们以为离他们的世界很遥远的国度?
点击(3122) - 评分(510) - 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32805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是啊,世界就是小到我们无法相信和解释。
05-06-25 @ 20:28
呵呵,我说不定也认识你哦............:))
05-06-25 @ 21:54
MARY,你一定也是信命的人: )
05-06-26 @ 18:16
愚公,没关系,即使认识,我也不会揭发你的历史问题,哈,放心
05-06-26 @ 18:16
评论源自: yichong
生生世世的相约都不能终老,何必去想深深浅浅的缘分从哪里开始又该怎么结束

------------------------------------
it's true :)
05-06-27 @ 11:50
评论源自: 薇
虫,你这个小小的宿命论者:))
05-07-01 @ 09:37
评论源自: 木然
呵呵,你不敢接她的话,是怕不小心挖岀个情敌来而已,反正我是介么想的:)
05-07-01 @ 14:46
评论源自: 薇
老大,无情哪里还有什么怕
05-07-01 @ 20:33
评论源自: 风乎舞雩
留个脚印,海浪你肯定不知道我。
05-07-10 @ 19:48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采薇陌上


春在溪头野荠花
回到陌上:



友情链接:
冰语
木然
依蓝坊
麦田守望
时间的裂缝
秋风呓语
逸言堂
衣行
茗禅
伊空城
正午猫
风之侧面
森林小屋
墨友居茶馆
纸张的歌声
小小影棚
梦溪扫叶
初夏四月
病都演义
千百慧
野栀
ZnB
Freekid
Bornfree
Windtalker
Dancing With Kebab
无地自由的租界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