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

06-05-16

Permalink 17:35:47, 分类: ER生活

永远


在医院工作,永远大概是最需要忌讳的一个词汇,在这里可以永远的都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

可是人是希望永远的动物,希望永远美好。像对生命,对爱情,对健康的依恋。

来做肠胃镜的病人不少是因为家族上有发病史。一个女病人说起患直肠癌过世的家人,立即泣不成声,先生在旁边不断安慰,跟她说不会的,好人不会遇到坏事情。那样的时候的确需要那样的谎言,但是我们的职业不能允许工作人员讲不负责的话,我只能沉默。

记得那是一个早春的午后,我独自坐在一个小溪野渡的尽头,看细细鳞波中溪水柔软淌过,时光也这样无声无息地流走,只有那个渡口似乎永恒着,让人以为一切都没有离开过。突然想,人是多么渴望永远啊,扎一个渡口,想挽留溪水;换一个面容,拟分离时光;修一座大宅,要守住亲情;筑一个婚姻,为锁牢情爱……只是,永远究竟是什么呢,或者没有人真的知道,又或者没有人希望去看一枚硬币的另一面。永远里面,食物变质了,生命衰退了,青山依旧在的,流水也在,都已经不是当日的模样。他们看我们也是一样,都还是那些有四肢和笑容的移动物件,却不知道换了人间。

永远,大概又是一个集体的概念,而非个体的概念,或者又是一个虚拟的概念, 才会那么吸引。大凡唾手可得的,我们都难得珍惜,每天白白浪费了永远里面的各种元素,然后,闭着眼睛,心里想着那些自以为是的永远吧。
点击(3782) - 评分(721) - 1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采薇陌上


春在溪头野荠花
回到陌上:



友情链接:
冰语
木然
依蓝坊
麦田守望
时间的裂缝
秋风呓语
逸言堂
衣行
茗禅
伊空城
正午猫
风之侧面
森林小屋
墨友居茶馆
纸张的歌声
小小影棚
梦溪扫叶
初夏四月
病都演义
千百慧
野栀
ZnB
Freekid
Bornfree
Windtalker
Dancing With Kebab
无地自由的租界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