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同志俱乐部边缘

04-06-11

Permalink 10:42:03, 分类: 曰归曰归

走在同志俱乐部边缘

这几天,我的博客,紧紧靠着远飞和麦子的博,这是两个我很喜欢的温暖的家,常常忍不住去看看那些让人柔软的字.另外一边,一直走在同志俱乐部的边缘,让我想起些朋友和往事,正好昨天nansen也在和大家讨论这个问题,就贴这个贴子来回忆一下吧....



几年前,有一天,一个朋友说,给你介绍个朋友吧,我说好啊就在公司咖啡厅认识了小杨,蛮清秀智慧的女孩子,第一印象。不过,有点特别,一般清秀的女孩子就会显得弱,她好象没有。

过了两天,我朋友说,小杨约你出去玩呢,我说没时间,要等。朋友诡秘的笑笑说,TA准备追你了。追?哈哈,我忍不住笑起来,女人之间要怎么追?朋友很神秘地冲我眨眨眼,说他是男人,你不知道?我说那我也是男人。

开始接到小杨的电话了,很温柔的嗓音,是有点怪,怎么再温柔也不是女人的那种呢?或者是我多心?但电话只是很平常的问候,不用心思也足已应付。

上班终究是忙的,电话也不会长。终于第二天可以休息,小杨突然很肯定地在电话里说,晚上一起吃饭,没等我想明白为什么要接受她的邀请,她说所有朋友都去。那是我比较接受的方式。其实我好吃,也喜欢朋友,再说朋友多了才安全呢。想到这里,我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了,能有什么不安全的呢?

一路上,小杨始终在看我,由于职业的关系,对目光我有足够的麻木和忍耐,只是我怎么开始有点心虚?

到吃饭的地方,她对我说,你坐我旁边,温和而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不习惯给人做这种指导,心里又觉得怪怪,就说,不,我要坐在窗子那边,她说好啊,我们坐那边。好歹就坐在一起了。

吃饭间,感到她的眼光慢慢地放肆起来,肆虐我故作的镇定,我开始如坐针毡,为了掩饰惶恐,抓起桌上的烟,没想到,她从我的手上很轻易地把烟拿过去,慢慢点燃,半眯着眼看着我,把烟放在自己嘴里轻轻吸了一下,递了过来,那一刹那我立即明白过来她手的目的地是我的唇而不是其他地方,我的手很帮忙地异常敏捷,把烟和她的手挡在了离我的唇几厘米的地方,然后一个不小心,把那只她吸过的烟掉进了茶杯。装得若无其事,说了几声对不起,可是对不起并没有能说下去,她嘴角狡诈的浅笑就是当头的冷水,把我小小的诡计嘲笑无疑,接下来她很礼貌地再点了一支烟放在我手边,非常小声地说,不要怕。我莫名地抖了一下。

这顿饭,看来是把所有人都吃得兴奋起来。同姓恋在那以前对我们所有的人来说都是别人的故事呢,一顿饭之间突然就在身边?

之后每当有她的电话,几个同事就眉来眼去逗我。不过还好拉,总也忙,又不用见面,她的电话并不讨厌,虽然有时也冷不丁地玩笑,你喜欢我吗?我就快乐地回答,不喜欢呀。她就特别儿童地说,我会用一生让你明白。我就嘻嘻地笑,说,好大压力呀好大压力呀,我不干我不干。

我得承认,那时我想如果她是他,那她该是个追女孩子的高手,极其懂得手段与节奏,可惜她是女的,浪费了。

平淡地电话来往了一个多月,大家包括我被掉起来的胃口都慢慢收拾起来。小杨又开始约大家玩了。

商量的结果,是去体育馆附近的一个酒吧。一到,我立刻就觉得,来,是个错误,混暗的灯光下,她的目光和手变得如此侵略,侵略得让人窒息,简直无处可逃。好在有疯狂的音乐和啤酒,我吓得几个小时不敢回座位坐定,那天正好平安足球队休息,舞池里特别地火暴,好看的男孩子和女孩子一样赏心悦目没人会去拒绝,刚好有几个是认识的,我和朋友干脆坐到了他们的桌上聊天,我的心并没有轻松,因为我的背一直被人死死地盯着,汗水一直在流。终于有朋友过来叫我回去了,实在没有理由总坐在别人的桌子。

小杨慢慢地喝着酒,说陪我跳跳舞好吗?知道没有什么理由拒绝,既然刚才和陌生人也跳过了,和熟人怎么也该跳。她扶着我的腰的手那种非女人的温柔使我彻底地僵直,我听见她轻轻地叹息—你让我自卑,她说,我说怎么呢?嫌我瘦?她问,可是我会很温柔,给我一个机会好吗?。我我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因为事到那时,我依然当她是女人,一个女人瘦不瘦和我有什么关系呀?机会更是不知道是那里和那里的事?

该死的音乐总算稍做停顿,挣脱她的手。大家都感到了今晚的气氛再难玩笑,有人小声提议撤退,几秒钟尴尬的沉默,哗啦一声,一个满满的啤酒瓶被打得粉碎,再抬头,看见小杨手中剩下的小半截瓶颈,我的气一下就上来了,最看不起借酒发疯的男人,站起来,转身就走,男人大丈夫,这算什么东西?!天呀,这念头一冒出脑,我把自己实在下了一跳!男人?我承认她是男人??

其实大家都跟着我出来了,借着酒意,没人看出我的害怕,冲上车,总算有懂事的人即刻坐在了我的周围,小杨只好坐在了后排。我被惊醒的恐惧和半醉的迷糊连累得眼皮也睁不开,突然一双手,一双男人的手放在了我的肩上,充满欲望地扩张,我双肩颤抖的瞬间整个人从座位上弹了起来,冲到了车门,开车的朋友吓得以为出了是什么事,一个急刹车,所有人都乱成一片。终于到了,几乎烂醉的他出人意料地从后排冲下来要抱住我,显然,酒精影响了他的判断,他只抓住了我的头发,混乱中头发被彻底拉散,夜风中飞舞起来,冲上楼梯的我只有一个心愿,千万不要遇上夜巡的保安哥哥,我那完全是一幅强暴未遂的扮象,肯定要给人带去录口供或协助调查了。。。

这夜后,他再没有给我电话,我心里总也不是滋味,也不想和他联系。

几个月后的一个深夜,电话突然响起,沉睡的我笨手笨脚地抓起电话,喂喂喂?话筒里很遥远的一声叹息,我的直觉告诉我是他,停了一会,对方有点沙哑,知道我是谁吗?我说不知道,他说,我是最爱你的人。我回答,哦,妈妈,这么晚还打电话?几乎没有停顿,他在那头笑了,一点苦涩,一点快乐,一点也许其他什么吧,说,你,很,坏。睡吧,不打扰你了。

***********

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介绍我们认识的那个朋友家里,他带着女友一个很温柔的女孩子,见到我,他有些意外,当着大家的面他和女友极缠绵,想气我,我暗笑。等没人注意的时候,看着我还是有些FLIRT,我已经当他是男人了,觉得他实在就是男人,看得我有些窘的时候,我就躲进厨房,临走时,他说,来,给你说句话,拉我到一边,其实我们很默契,对吗?我笑,不说话。

其实到那时,我才真正知道他是个很天赋的广告人,自己的广告公司做的不错,也知道了很久前我看过的一本很言情的散文集是他写给曾经和他生活了几年的一本不错的刊物女编辑的礼物,书中他完全是他,绝对没有任何她的痕迹,所以我从没有疑心过,只是把书当成美丽的爱情故事读过。

现在想起他的心情,我想大概是对一个由于某种原因,没有做了爱人,做了朋友的男人的心情吧,有多一份的体恤与关注,没有期盼,不知道他是否也一样呢?



点击(3590) - 评分(486) - 28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采薇陌上


春在溪头野荠花
回到陌上:



友情链接:
冰语
木然
依蓝坊
麦田守望
时间的裂缝
秋风呓语
逸言堂
衣行
茗禅
伊空城
正午猫
风之侧面
森林小屋
墨友居茶馆
纸张的歌声
小小影棚
梦溪扫叶
初夏四月
病都演义
千百慧
野栀
ZnB
Freekid
Bornfree
Windtalker
Dancing With Kebab
无地自由的租界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