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青又青

04-05-27

Permalink 10:34:38, 分类: 曰归曰归

远山青又青

妹妹12岁了,有乌亮的眼睛和冷漠的表情

妹妹坐在初一一班教室的第四排

每隔两个星期四大组依次交换位置。星期一早读之前的一阵混乱是全体同学的节日,一直到老师发脾气才能安静下来

恕每次有六个星期都坐在妹妹左前方,第三排

大组中间是过道,有时过道自己就变窄了,妹妹和恕就很近,但不是常常都这样

班上开始流行传小条子,很多女同学都收到了,特别是留班的那个女孩子蓝,笑起来有小小酒窝,下巴有一条痕,妹妹觉得她很好看。后来发现青霞姐姐也有那个痕,美人下巴。很多男同学给她写条子,她高高,一点点胖,胸脯开始鼓鼓,里面的小背心能看见影子,别的女同学觉得羞羞的。没有同学给妹妹写条子,她帮旁边的同学递过很多次

妹妹的同桌是个不爱学习的东同学,白白的,象个好吃的馒头。妹妹有时欺负他。他不敢划38线,被其他男同学嘲笑,后来他划了一条,妹妹总是把手放过线的右边。东有很多好玩的有颜色的笔,每次他拿出来给妹妹看,妹妹斜着眼睛看一会,抢一只自己喜欢的放在铅笔盒里,就不理东,继续看黑板。东就笑了

带眼镜在班上很时髦,蓝就有,妹妹也想要。后来妹妹真的看不清楚黑板了,带上眼镜,可是她觉得自己很丑,放在一边

恕说‘把你的物理笔记借给我抄’ 妹妹就给他了,妹妹不喜欢物理,又看不清黑板,笔记本放书包里磨得都散开。恕每次还回来的时候,笔记本订好好的,缺的笔记也补上了,然后很小声地对妹妹说‘一个女孩子,怎么不爱好’ 她也不出声,眼睛望着其它地方

妹妹喜欢看着恕的背,上课的时候,还喜欢看他笑,黑黑的脸,亮亮的牙齿。但是她不想人知道这个秘密,她决定不告诉任何人

下课了,妹妹通过长长的走廊,看不清什么,但是她精确地知道恕在哪里,她能准确地分辨他的声音,她知道她走过的时候,恕吹的那声口哨


发电影票,激动人心的时刻,妹妹很想很想可以坐在恕的周围,她总想和他很近,她是天生缠绵的女人,可是那时的妹妹永远都被几个好的女朋友包围着,一起去,一起回,没有实现过心愿。只有一次,恕坐在她后面,踢她的椅子背,还很快拉她的头发,她就转过头去骂他‘讨厌!’然后她的女朋友都骂了他。妹妹比同学都小,总有人护着她

自从蓝来了以后,就总找恕玩。,蓝胆子很大,当着大家的面把电影票位子换在恕的旁边,看完电影还去吃冰糕。妹妹觉得好泄气。可是蓝偏偏还要找她玩,说她象个洋娃娃,完了还和恕一起笑。恕看妹妹的时候很温柔,她后来从别的爱人那里知道

恕的家就在学校其中一个侧门附近的工厂家属区。妹妹总是找借口从那个侧门回自己的家

妹妹的家教就是读书,她一直是很听话的孩子,想恕的时候,总是走神,她开始有些害怕

蓝和恕越来越近,妹妹把东的笔扔到地上,东自己去收拾。恕轻轻地问‘你怎么啦?’妹妹流泪了

高中,妹妹考去了很远的学校。一个暑假没有见过恕,她想永远不会再见到恕了,那是妹妹14岁那年的永远,一生第一次想到永远

这一个永远只有一个暑假那么长

妹妹住读了,星期六下午才回家,家里人担心,送了又接,接了又送,好几个星期才让她自己去学校

轮渡前段的木椅子,妹妹头放在栏上,望着江水发呆,直到她看到趸船上的恕,她的心悬空呼吸骤然停止,恕也看见她,她梭一般地闪开了视线

低着头走上软梯,妹妹一直知道恕在看着他,她的手心冰凉,脊梁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刺刺

这样的场面一直持续了整整三年的每个星期六下午。妹妹整个高中年代的永远。她后来一直不看琼瑶阿姨的小说

妹妹星期六开始故意早或是晚回家,或者借口看书,不回家。但是永远的星期六的趸船,永远是恕的那双眼睛永远在趸船的那个窗口,绝望而忧郁,这是妹妹长大后才了解的词汇,那时候她只是害怕那双眼睛,那样的害怕让她成年后对任何注视都有了免疫,虽然她还是怯那种眼神,总是让她想起恕

高考的阴影没有放过班上任何人,妹妹知道那是她唯一的通道。她全心保守着自己的秘密并承诺着大学的誓言,煎熬每一分钟侵蚀着她16岁的心,她的冷漠表情和诗让所有人记住

其实她从来没有仔细想过恕以及和恕的所有始末,最真切的一次亲密,她想过如果恕可以牵她的手,这样的想法简直让她窒息。她已经知道那是感情,这让她恐惧,让她痛,让她偷偷哭,让她不能接受任何其他的好,觉得自己罪恶,可耻

她把历史地理的背诵时间给了恕,她无法控制.这是妹妹十几年后唯一的欣慰,她知道恕永远都不会知道,她也为他守侯过


妹妹高考前回最后一次家的傍晚,起风了,有浪,她扶着软梯一路晃,恕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那么亮,也在晃。。。。。。妹妹并不知道他们就这样告别了

那个青涩岁月最后的暑假,妹妹在永远等待高考分数的迷乱中听说恕去西北从军了

大学时候的妹妹最喜欢在早春凛冽的风中早起,一个人在通往教学楼的路上小心地呼吸淡淡阳光中一点一点的暖意,想起恕默默望着她笑的模样

今天想起恕,她总是想,是在那个黄昏的趸船,她已经永远错失了痛爱她的男人,以后她也一再习惯性地错失.天对她最大的仁慈是再也没有让她见到恕,她希望是永远


长大了的妹妹明媚灿烂,可她还是想起恕和他的眼睛和那年的永远,还有远远的青山


点击(4142) - 评分(776) - 2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采薇陌上


春在溪头野荠花
回到陌上:



友情链接:
冰语
木然
依蓝坊
麦田守望
时间的裂缝
秋风呓语
逸言堂
衣行
茗禅
伊空城
正午猫
风之侧面
森林小屋
墨友居茶馆
纸张的歌声
小小影棚
梦溪扫叶
初夏四月
病都演义
千百慧
野栀
ZnB
Freekid
Bornfree
Windtalker
Dancing With Kebab
无地自由的租界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