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心情

04-05-25

Permalink 08:43:37, 分类: 曰归曰归

花的心情

据说没有女孩子不爱花,我只是喜欢看,不知道算不算呢?

小的时候花好希奇,只有花园里才有,半大童年的热望就是把花采回家,不怕她活不怕她死,就怕自己没有采到心爱的花。邻居的阿姨和小姐姐都是同盟军。主要的偷花目的地是学院的大花园和山下的苗圃。去苗圃的山路再难走也不怕,野草把脚划流血也忍着,苗圃的园丁该恨死我们了,我们不仅偷花,连新出的苗也偷,记不得偷回去把这么些小东西怎么处置,大概都活活给干死了:P。后来苗圃是不去了,因为遇到过一次蛇,我们只在动物园见过蛇,以为蛇就是给人看的,赖着不走,把阿姨吓得脸色大变,以后再也不带我们去了。那以后小姐姐和我就去学院的花园偷,白天耳目太多,天黑了才去,终于有一次,两个人踩进水塘,除了偷来的花,身上没有干净地方

那时没有见过什么花,最多就是胭脂花,太阳花,茶花,喇叭花什么的,月季都很珍贵,种在花园的最中间,不敢偷,因为来人的时候来不及逃跑。到了小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的下午,我们迷上了偷月季的快乐,一放学就去后花园,我们的动静已经给人注意上了,所以基本上是硬闯.我没出息,被人一追就腿软,接受的分配任务只是站岗,其他人轮流作战,我一见花工来就叫,然后就逃跑,反正我手里没有花,抓到也是白抓。没有人知道我们为什么去偷月季,因为精神病房有个漂亮的女疯子,只要给她看月季,她就会唱很好听的歌,还和我们说话。孩子不完全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也未必都知道人家在说什么,但是我们想有人说话,不孤独的孩子不多

再大些,开始为全世界忧虑,经常莫名感伤,好端端地看着花也会流泪。父亲喜欢养花,极爱昙花.四川并不是养昙花的好地方,好多人都养不活。而我家的昙花却一直那么漂亮,每次绽放那一刻,窗下都挤满观花的人,我却总心伤好花不常开,有时又安慰自己,书上不是说生要如夏之灿烂,死要如秋之静美吗?书总该不会骗人?我青涩的初春在夏夜里有凉凉的滋味

四川冬天非常冷,只有看梅花才有点乐趣,要不灰暗的天空真的太没有生气。开始懂得孤芳自赏的年纪,学会一个人去看花,想在暗香浮动里找到和花一样洁净的意义。所有看花的心情都给一个破小子坏的干干净净,邻班的男生突然站在面前,说你偷花,我要告诉老师!神圣无暇的心情毁于一旦,最后只好按他说的把头上鹅黄的蝴蝶结取下来给了他。好可恨!!!! 我是不是在那时开始明白现实和理想的距离?

有人送花是多么欢欣的喜悦!看花花不语,看云云不说,你是我一生的牵挂,在那一刻,世界纵然万紫千红,我只爱你这一种!

是谁告诉我去看樱花园落英缤纷?为什么要让我知道无可奈何?为什么不可以让我相信永远的童话?为什么要让我明白无法挽留才是最真?是谁把最凄楚的笑容当做美丽在宣扬?是谁把心随落红陨碎还说妩媚?

看到烂漫,看到绚烂,还是在南方。那年在七星岩门口,我瞠目结舌看到人们贩卖干去枯萎的昙花(后来我知道那只是昙花的亲戚,霸王花),当药材,我决定永远不要告诉父亲,他诊视的灿烂竟然在被廉价出卖。接下来的几年,我从惊讶走到习惯,看过一生中从来没有看过的华丽与辉煌,可是我没有记清楚,什么时候开始,我已不再有想拥有花的心情了,我只是看,只是看看。

男人送给女人的花,我见过最美丽的一定是曾和我同OFFICE的美女朋友收到的那些,各色的玫瑰,是我从来从来没有见识过的那么诱惑的美丽。粉红,香槟,青白,一次一个不同,包装极其简单却十分的心思,还有红色的百合,香气太浓太浓,金黄的花粉染在衣服上再难洗掉,好奇怪那么浓的香气,南方的花艳丽却少有芬芳,味道很淡。所有的花都是同一个男人送的,一个她的业余男友,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不管其中的故事如何,我依然对这个男人很有好感。一个可以送出这样花的男人,要嘛是因为真的爱,要嘛是真爱过,为那些曾经真过的,还在真的,也许还会继续真的,花依然盛放

也不太清楚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送花给别人,忙碌一天下来,没有要回家的压力与冲动,闲散在路人匆匆的街道,街头小花贩的手里,几个COINS,一束白菊或者紫菊,随便捎给心仪的朋友,是一份来得如此淡却真切的牵挂

收到的花,多会放花瓶,凋谢之前消失。只有一束美丽得怪异的玫瑰,慢慢干去却没有枯萎,一直挂在办公室墙上,到我走那天,送给一个天天来看花的小姑娘

一生我们可以邂逅无数的美丽,陪伴五彩的花,可是没有什么是可以真正拥有,牵过的手终究要放,看过的花终究要忘。花开花落没有岁岁年年,人来人往没有朝朝暮暮,惟有相对那刻愿你我珍重

点击(3877) - 评分(803) - 19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采薇陌上


春在溪头野荠花
回到陌上:



友情链接:
冰语
木然
依蓝坊
麦田守望
时间的裂缝
秋风呓语
逸言堂
衣行
茗禅
伊空城
正午猫
风之侧面
森林小屋
墨友居茶馆
纸张的歌声
小小影棚
梦溪扫叶
初夏四月
病都演义
千百慧
野栀
ZnB
Freekid
Bornfree
Windtalker
Dancing With Kebab
无地自由的租界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