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

07-07-08

Permalink 21:26:24, 分类: ER生活

成熟

成熟

早上在路上听收音机, 里面是两个资深的播音员. 其中那位男播音员正在读一位听众的海外来信. 那位听众在信中除了抱怨就是抱怨, 虽然人在天涯旅途, 也未能有半点快乐. 令到我非常反感. 信念完以后, 几位主播大笑一番, 那位女播映笑语盈盈道, 你看, 听众这么信任你, 在你面前有安全感, 这么私人的思想都和你交流, 真是不错. 男播音员接过话题, 说不能辜负听众的信任, 然后把那位牢骚听众喜欢的很特别的一首歌播了出来.

那一刹那, 我想到成熟这个词. 我也会认为自己是成熟的, 信仰快乐的做人原则. 而那位女主播已经在另外的一个层次. 不管自己是不是喜欢, 已经游刃有余站在彼岸看风景. 难怪得当初请他们两个重新出山的时候, CTV电视台一再而再播广告片, 自然是有它的道理.

偶然的机会, 和部门那位唯一来自香港的护士聊了一会. 她看起来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亚裔护士. 既没有香港女子的修饰, 也没有大陆女子的气短, 尽管她英文并不是那么好. 和她聊, 是缘于某天当值, 来了一位同胞打听部门的就业状况. 聊了两句, 就改说了国语. 这位同胞在国内曾经就读该医学专科的研究生. 移民过来正补习英文, 希望将来可以做些相关工作. 我非常想可以帮助她, 留下她的电话, 第二天就去找那位香港护士了解. 香港护士轻描淡写说了自己从义工到正式职工的过程, 立即把义工联络人的姓名电话写给我, 就转身工作了.

觉得那位香港护士是很实在又努力的那么个人. 回头, 我就把消息通知了那位同胞, 她在电话上很平静地接受和谢谢了我. 时过二,三个月, 再无音讯.

我想过自己是不是帮错了人.

前两天我们最热衷于抱怨病人英文不够好的营养师又来找我给一位印度裔病人申请翻译. 病人当即就不乐意了, 表示自己英文没有问题. 之前这位营养师也坚决要求给几位英文不算差的中文病人申请翻译, 病人到是没有什么反应, 我心中已经隐隐约约想过歧视的字眼. 正好那位印度裔也是香港护士的病人, 我去征求她的意见, 并告知她营养师的建议, 她顿了一下, 说, 我没有感觉病人的英文有交流困难, 但营养师应该是精益求精的人, 希望和病人之间有最好的沟通?

于是, 我又想到了成熟这个词.
点击(4658) - 评分(460) - 1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采薇陌上


春在溪头野荠花
回到陌上:



友情链接:
冰语
木然
依蓝坊
麦田守望
时间的裂缝
秋风呓语
逸言堂
衣行
茗禅
伊空城
正午猫
风之侧面
森林小屋
墨友居茶馆
纸张的歌声
小小影棚
梦溪扫叶
初夏四月
病都演义
千百慧
野栀
ZnB
Freekid
Bornfree
Windtalker
Dancing With Kebab
无地自由的租界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