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日记7 跳跃吧,赌徒!(上)

08-04-19

Permalink 23:48:59, 分类: default

赌徒日记7 跳跃吧,赌徒!(上)

一大早,我走进教室,来到自己的座位前。一坐下,顿觉身心疲惫。一旁,两个西人女同学直勾勾地盯着我,我颇感羞涩,微笑着正要开口问好,对方却还以生硬地笑容,立刻散开。

我打开电脑,注视着屏幕由暗至明,又由明变暗,最后以60赫兹的刷新率反复闪烁。

“真的是你呀,真的是你!”

郑大姐笑盈盈地朝我走来。

我随口答道:“对对对,是我是我还是我。”

郑大姐说:“昨晚又去打工了吧,啧啧啧,不要搞得自己太累了,哈哈。”说着就自顾自地大笑起来,“我就知道是你,你们年轻,容易冲动,其实你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哈哈……”

我“嗯啊这是”地应答着。

郑大姐突然严肃起来,压低声音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也就是开开玩笑,但有些玩笑开不得!很危险!”

我说:“您说的哪件事呀?”

郑大姐毫不理会我的问题,又喜笑颜开地自言自语道:“哈哈,还真的是你,我告诉你哟,你不要太着急,以后都能找到工作,现在经济好,到处都在招人,慢慢来,心理负担不要太大,以后可不要这样了,啧啧啧。”说罢笑哈哈地走开了,留我一人在雾水之中。

我不禁感叹,眼前这个中年女人,移民七八年,无儿无女,家庭破裂,也难怪她心理负担这么大,以至于疯疯癫癫,神志不清。

一股睡意袭来,我把头向后仰,枕在椅子背上。

我闭上双眼,迷迷糊糊地发现周围已经坐满了人,而且大伙儿群情激昂,争论着什么,吵得我睡不好,于是,我愤然起身,来到楼梯间里,那里昏暗又安静。

再后来我被自己的鼾声吵醒,一睁眼,系主任瞪着蓝眼珠,站在我面前。

我赶紧坐正,系主任一副和颜悦色:“昨晚工作累着了吧,不行就回去休息吧。”

我连忙摇手,说:“不行不行,功课这么紧张,我得严格要求自己。”

系主任说:“你成绩一向很好呀,偶尔休息休息没关系。”顿了顿又道:“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接下来,我在这半梦半醒中备受煎熬,直到有人来通知最后一节课改为合班的心理辅导课。

出了门,我不紧不慢地踱着步往合班大教室走去。隐隐约约,感觉身后一个女的跟着我,我快,她疾,我慢,她缓。

进了大教室,我随便找了个座位,正巧看到方婷婷也进来,赶忙招手。她神色诡异,左顾右盼,来到近前,低声说:“惹祸了吧你。”

我说:“可不,让外国妞儿惦记上了,甩不掉呀。”

方婷婷说:“还贫,连女保安都堵门口了。我不能跟你多说了,回头再连我也被怀疑上了。”

我忙问:“到底怎么了?”

方婷婷恨恨地说:“不就是礼拜一那事儿嘛。”说完,匆匆离去。


心理辅导老师富有激情地演说着。

我则在一旁陷入沉思,努力回忆着星期一那天到底发生过什么。

我朦朦胧胧地记得那天早上,我们有个考试,正赶上我还迟了到,监考的系主任对此大为光火,絮絮叨叨讲了些我听不懂的较为深刻的英文术语,末了说了句“你们就快毕业了,有公司问我情况时,我只能如实地回答,说这人经常迟到。”话音刚落,一个面部较为平坦的年轻韩国女生,作可人状,溜进,系主任详装愤怒,最终哈哈一笑,宣布考试开始。

我不禁感慨,都说性格决定命运,实际上性别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才刚抬笔,楼道里火警警报突然响了起来,于是全楼人一齐向外涌出,我跑到马路对面,回头看去,那场景颇为壮观。系主任也从楼里走了出来,一眼看见我,说:“这次你倒是挺快的。”

我以傻笑回应,假装不卑不亢,心里早就骂了个翻江倒海,顿时觉得胸中舒畅了许多。

这时,消防车呼啸而来。一旁几个老外端着咖啡,悠闲地隔岸看热闹,还有几个女生凑在一堆儿,手里拿着香烟,煞有其势地喷云吐雾。

不一会儿,保安人员招手示意警报解除。于是,黑压压的人群又壮观地一起往回走。

来到教室,才刚坐下,警报声又起。

一切如同录像带般重放。

尔后大家又回到教室,警报声再起。

终于略有不同,有些学生开始在楼前合影留念,威风八面的消防队员也从车里挥手向大家示意,人群夹杂着口哨声哄笑着。

我放下笔,交上试卷,长出了一口气,心想都说好事多磨,其实坏事也是一样。

这时一个陌生人闯进来,通知大家下午放假半天。

顿时整个学校再次沸腾了,每个人脸上都喜气洋洋。


“你走这么快干吗呀?”

我看看手表:“时间到了,马上开会了。”

方婷婷说:“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主持会议呢,咱不就是个欢迎旁听吗。”

我说:“那迟到也不好,有个国际形象问题。”

方婷婷噗哧一声,然后大笑不止。

我说:“嘲笑吧,我不就是偶尔迟到嘛。”

我又说:“主要是生活太充实了,充实得一塌糊涂,白天上课,晚上一三五送餐,二四六帮厨,礼拜天送餐兼帮厨。常常是春困秋乏夏打盹,睡不醒的冬三月。”

方婷婷说:“经常梦里花落知多少吧。”

我说:“没有没有,梦见的都是正经严肃的事。有一次我做梦自己正在上课,醒来一看,真在上课,还有一次,我梦见考试,醒来发现真在考试。打那之后,我就特别恐慌,就怕梦见自己在开车送餐。”

“别太苦了自己。”她立时一脸的女性同情心。

我摇摇头,感叹道:“生活所迫呀。”

“哎,我其实也差不多,咱们跑这图什么呀?”

“我是为财,结果破了不少财。强龙难斗地头蛇,不过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放出去了,就专蒙老外的钱,往死里宰,让你收我这么多学费。”

方婷婷脸上飘过几缕轻蔑:“能否先练好英文,要不想蒙人家,也费劲。”

我说:“其实和老外聊聊不难,基本那几句,你好,最近怎么样。天气多好呀。再就该他们说了,我就嗯啊这是,时不时穿插几句‘Oh, really’,管他真的假的呢。”

“跟他们聊‘叶子’呀。”前面一个梳小辫儿的小伙儿回过头。

我说:“什么‘叶子’?”

“麻叶呀。”

我说:“青的?老外喜欢白菜?”

小伙儿:“大麻。”

我倒吸一口凉气:“毒品?”

小伙儿:“叶子是药,drug,怎么叫毒品。烟、酒、咖啡,这全都是药。”

方婷婷和我对视一下,做惊叹状。

小伙儿说:“你不行,你不行,思想不解放。可惜呀,你不知道这里的叶子是世界上最好的吧?”

我不服气地说:“不都说澳大利亚的最好吗?”

小伙儿眼睛一亮说:“可以呀,我刚才一见你,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

我说:“您别误会,我可不吸,我穷。怎么,大师还会看相。”

大师虚乎着眼说:“你这一看就是被艺术附了体的。整个一个青年鲍博马利。”

我不解地问方婷婷:“谁是这什么马利?”

方婷婷摇摇头说:“就听说过超级马利。”

大师说:“约翰列农总听说过吧。”

我说:“那人死了吧。”

大师说:“马利他们都在一块儿呢。你是叫小麦吧?”

我折服地问:“对,您是?”

大师说:“我姓马,单名个飞字。”

我说;“也是药名,我认识您吗?”

马飞说:“萍水相逢,咱们一起上数学课。”

我说:“咳,你也是个技校生呀。什么专业?”

“以你们现在的思想看,可能比较鄙视我。”

方婷婷惊呼:“MBA?”

我问:“莫不成是亚太研究?”

马飞顿时来了精神:“你们可有点儿糟践人了,我是学导演的。”

“哟,我说看你怎么这么艺术呢。电影,多好玩呀。”我说:“我特喜欢那电影骇客帝国,三部我都看了,而且我还都看懂了,真的真的。”

方婷婷也来了精神:“我喜欢英国病人,颜色三部曲什么的。”

我有些鄙视她这种装高雅的行为,说:“方同学不是爱看韩剧什么的吗。我其实也喜欢艺术片,什么感官世界,罗马帝国艳情史,我唾弃你的坟墓,我都看过。”

方婷婷皱了皱眉,说:“这好像都是禁片吧。好像还挺变态的。”

我说:“不是禁片谁有工夫看呀,其实吧,我也是快进着看的,拍的是有点太艺术了。”

马飞一本正经地说:“噢,这些都是很好的片子,不过,我们不拍这些。”

方婷婷好奇地问:“怎么?你们不喜欢艺术类的?”

“我拍的都是纪录片。”

我顿时觉得自己在勇攀高峰的过程中不幸坠落,为掩饰尴尬,我明知故问:“什么叫纪录片?”

“就是拍生活中的真人真事。”

“噢!”我茅塞顿开,说:“那不是和记者差不多。”

马飞剧烈地摇晃着马尾辫脑袋:“不一样,不一样。”

方婷婷责怪我道:“不是跟你说了吗,人家马导是记录真人真事。”

“哦”我恍然大悟:“据说现在记者都向作家、编剧靠拢了。”

马飞说:“还是不一样,我有一朋友以前在这学心理学,进去才知道这心理学和读心术完全两回事,再往后学着学着发现毕了业也找不着工作,结果终于承受不了学习带来的心理负担,干脆肄业回国当记者去了,心理上还是不平衡,总说,都是编,人家编剧挣多少钱,我们挣多少。”

方婷婷好奇地问:“那看来,主要是假图片多了?”

马飞说:“图片技术普及太快,现在像反拍年画什么的,连西北农民兄弟都掌握了。记者们毕竟还是以写为主,还是看剪接和文字这块儿。”

“怎么讲?”

“剪接吧,好比,‘实话实说’,把‘实’字去了,就成了‘话说’,意思就不一样了。反正就是去字,添字什么的。”

我说:“我明白了,就是掐头去尾,抓话把。那玩文字呢?”

“说,报道两个人,虽然都是人,但你可以说这人是‘东方之子’,报导那人就是‘讲述老百姓的故事’。”

我说:“就是标题党呀。”

方婷婷说:“对,现在净是这种标题,最可气的是有一次我看见一篇名为赌徒日记的文章,看了个遍,发现跟赌徒一点儿关系没有。”

马飞说:“常有这事,编太多了,自己也糊涂了。这都是体力活,所以有人烦了,干脆从国外网站抓材料。”

我说:“那还要有点儿外语水平。”

“不用不用,意思看个大概,随便配几张图片,看图说话,可劲儿编,打小学就开始练了。反正大部分读者们也不精通外语,净是没出过国的,你放张缅甸尼泊尔什么的,硬说是伊拉克,谁知道。”

方婷婷感叹:“这招谁想出来的,还挺高。”

我说:“难得了,还真有动脑子的。”

马飞说:“哪呀,这年头,动什么千万别动脑子,这全跟人家国外学的,人家媒体玩这个时,咱们还没看上电视呢。”
点击(1867) - 评分(303)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27340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评论源自: 博客管理员 · http://blog.westca.com/blog_admin/index.html
坐个小麦的沙发
08-04-20 @ 20:22
管理员好,的确是很久没更新了。
btw,您的博客也很久没耕了,hoho
08-04-21 @ 22:37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王小麦的博客

王小麦的博客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