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日记(一)

08-03-14

Permalink 01:22:25, 分类: default

赌徒日记(一)

家伟去开车,我和方婷婷留下收摊。

我胡乱地把东西堆放进纸箱,回头看着忙碌着的方婷婷,说:“最近可有群众反应,说总有不三不四的人趁我上厕所的当子,上咱摊儿上溜达。”

方婷婷抬起头,一脸茫然:“没看见呀。”

“你好好想想。”

方婷婷继续收拾:“没这回事。不记得,不知道。”

我说:“比如,普通话讲不好的,鸟语花香来自前殖民地的。”

“嘿,”方婷婷笑着抬起头,说:“人家怎么碍着你了。”

我说:“我没什么意见,主要是人家热心人说那小子一看就不是正经人,人家还说你……”

“还说我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不是,话里话外,我也,不正经?”

我说:“没有没有,这倒是没有,不过时间长了,众口铄金。”

“呦,你是不是吃醋了。”

我说:“你这,笑话,我吃得着你的吗。我可是关心同学,我还最恨那些酸不溜丢的事。”

“那谢谢你的关心了,我这人还就是正经的很。”方婷婷又说:“其实我也有埋怨过我妈,说你怎么把我生得这么正经,你要是把我生得正点点儿该多好,这一字之差,差别可大了。”

我码上最后一个箱子,掸掸手上的土,说:“其实,这事还真怨不得咱妈。再者说了,你比一般人,也算挺正的了,当然你别老跟人家芙蓉姐姐比,那人比人还不得死呀。”

方婷婷又气又笑道:“哎,说真的,你们男的是不是都喜欢那种外表特正点,内心有点儿不正经的女孩儿。”

“谁说的,我就不喜欢。那都是只求曾经拥有,不求天长地久的主儿。”

她忽闪着大眼睛,坏笑着说:“呦,可以呀,那你喜欢什么样的?说说,说说,我平时给你物色着点儿。”

我说:“我这要求也挺简单的,外表正点,内心正经,一旦上手,就霸占她个天长地久。”

“有没有目标?”

“众里寻她千百度,”我说着,倚在箱子上:“但这是我们的个人秘密,不能告诉你。”
方婷婷凑过来,说:“不说,准是人家没看上你,把你甩了吧。”

我说:“你还别激我,打死我,我也不说。”

我做了个双枪上扬的手势:“看见了吗?像什么?”

“缴械投降。”

我说:“杀手。少女杀手。”

方婷婷说:“你还真是厚得可以了。小麦同学,我不是打击你,钱少、事多,心眼小,你也就是骗骗幼儿园大班的了。”

我说:“我可很正常,不喜幼齿。不是,那你们这样的适龄女青年都喜欢什么?钱多,人老,脾气好?”

“这岁数,人生活得要实际点儿是不是。”

“实际点儿,多可怕呀,当然这也不能怪你,老式年间早就有吃苹果的夏娃,偷着嗑药的嫦娥,门风儿。”

“少拿男性社会的神话说事,啊。”

我说:“得,真是应了那句话了,知识越多越危险,特别是拥有批判精神的女性同胞。”

方婷婷,抬头,仰望夜空,轻微摇着头,仿佛回到天真烂漫的少女时代,她闭上眼睛,任凭皎洁的月色从额头滑落。我不由地想起句歌词:“月光洒下来,醒不来,醒来后依然没有未来”什么的。

她突然睁开眼,看着我说:“你说你每天说这么多没用的话,你要是把它写下来,弄不好还能出本书呢,”她再次仰起头,说:“那该多有意思呀。”

“呵呵,”我说:“我哪有那水平呀,自打上了初中我就没看过课外书。”

不知怎么,我突然觉得这场景似曾相识,莫名地有些激动。

微风徐过,我想这就是仲夏夜吧。

“不过,或许,我能写点日记什么的”我看着方婷婷,说道:“一个人的日记……或许是两个人的。”

我们对视着,她的眼睛变得很晶莹。

我说:“……”

“小麦,赶紧装箱了,赶紧地回家,真他妈累死了。”家伟关上车门,走过来。
点击(2039) - 评分(253) - 4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王小麦的博客

王小麦的博客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