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

08-01-26

Permalink 02:23:47, 分类: default

那一夜

路灯散发光亮,混合皎洁的月色,洒在雪地上。一辆汽车孤独地前进,忽地,向左滑去,又突然向右,最后回到中间,继续行驶。车里的人不由得惊呼起来。

家伟握紧方向盘,说:“没事,没事。”
我说:“深更半夜的,咱儿可得挺住。”
家伟笑着说:“嗯,夜挺。”
坐在后排的方婷婷不满我们的低级趣味:“你们这满脑子都是什么呀。”
我说:“很黄很暴力。”
家伟接茬道:“够狠够色情。”
我说:“实在太兴奋了,搂不住。”

车缓缓停下。四周空空荡荡,只有前方的路中央停着一辆车子。

方婷婷说:“前面有人。”
“不管他,咱们先下手为强。”家伟把车拐到停车场里。
黑暗令我觉得有些紧张。
“这怎么黑灯瞎火的。”
“呦,真是,看着像是仓库卸货的地儿。”

于是我们调头出去,发现刚才那辆车跟了进来。
两车交错。车窗后是一张惨白的脸,毫无表情。
方婷婷小声嘀咕道:“有坏人。”
家伟说:“别怕,有我们俩儿这样的坏人垫底呢。”而后迅速把车停到街边的路灯下,光亮带来一丝安全感。

“咱们一会儿动手,”家伟在空中比划着,“一进去,就按计划行事,照大件下手。”
方婷婷说:“其实,我就想要个ipod。”
我说:“搞不明白怎么那么多人愿意当挨炮的,我还就是喜欢大彩电。”
家伟说:“通吃。”

车上的电子钟闪烁着,凌晨5点,还有两个小时。

我说:“不是说3点之前人就到了吗,哪有人影呀?”
方婷婷说:“看,来了。”

刚刚的那辆车在不远处停下来。车头灯格外刺眼。

我说:“不太对劲儿,我过去看看。”
家伟说:“行吗?我跟你一块儿过去。”
我摆摆手:“不用,我又不跟人家抢厕所。”
其实我是怕家伟那跟吐痰似的谈吐,再回头真把我给置身于险境了。

我立起大衣衣领,两手揣兜儿,大着胆子走了过去。车窗摇下,我无端地觉得那张脸有些似曾相识,当然,如果我当时意识到那是因为我曾经看过《老无所依》的剧照的话,也许便是另一段故事了。

他冷冷地问:“你们在这干吗?”
“麻烦问问您,这是不是BK sound?”
他瞄了一眼门口的标牌,说:“对,”继续问道:“这个时候,你们在这儿干吗?”
“没什么,”我不自然地笑了笑,说,“和你一样。”
那张惨白的脸上霎那间显露出一种异样的神情,突然,他咧开嘴笑了起来,那不祥的笑声,令人不寒而栗。

2007年12月26日,3点50分,我对自己的诅咒如期而至。我强忍着,直到周围又安静下来。我恼怒而又无奈地闭着眼睛,等待着几分钟后诅咒声再次响起,这感觉就像犯罪分子束手待毙,忐忑无助。腹部暗涌着一股力量,那是身体对消化后废物的排斥,这种本能胜过于任何闹钟,我咒骂着一跃而起,新陈代谢。
朦胧中,我将一种棕色的粉末,混合砂糖和牛奶一同服下,顿时药物带来清醒。我一头钻进寒冷的汽车里,车座上平躺着一张布满家用电器的彩色广告,这让我不免自鸣得意起来。
这一天就是Boxing Day, 所谓的盒子节,据说名字的由来起源于圣诞节次日牧师会打开功德箱,将里面的钱分发给穷人。还有人干脆把这天翻译成拳击日,因为所有商场都会打折,于是商场变成了战场。号称像future shop, best buy这种大电器行,夜里3点多,门口就排起了长队,人们为了几百块钱的折扣全都豁出去了。但我却另辟蹊径,发现了一家叫bk sound的铺子,里面的东西更便宜,知道的人也少些。
我翻网页查地址,发现开车要一个来小时,不过比起雪花银子的折扣,一切都是值得的。

那不祥的笑声突然嘎然而止,他说:“你们跟我一样?我是这的保安。”
我说:“哦,那是不一样了,其实我们就是来抢购的。不是,这怎么一个人没有呀?”
“跑这抢购来了?这是仓库。”
我顿觉身后一阵寒风袭来:“那零售店在哪?”
“这儿个我可不知道。”
我道了声谢,转身就走,身后保安大声喊着:“哎,你们几个赶快离开,仓库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车外夜黑得很干净,车内则安静得可怕,对一个犯错误的人的惩罚,最残忍的不是批评,而是漠视。我间或着,时不时抱怨一下商店网页的含糊不清。尔后我又猜测刚才那人也许并非保安,或许也是个排队买东西的,故意把我们支开,好独吞胜利果实。
终于家伟安慰我也不要太自责了,即使真的感觉太过内疚,也拜托在心里默默忏悔,如果总像唐僧一样喋喋不休,是非常影响开车人的情绪的,弄不好真把我们送到天竺去了。
这番话让我颇感安慰,我向窗外望去,发现此时正巧经过future shop,黑压压的人群将整个购物中心包了个严实。
我心头一热,忍不住又说道:“还记得特德 克劳福德怎么说的吗?只要拿起鸡蛋,对着灯光,你就能找到它们之间的区别。”
家伟说:“我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是我爷爷让我把有裂缝的鸡蛋放进桶里,拿给面包店。”
“等他回来的时候,桶里放了300多个鸡蛋。”我接着说。
“那是因为我在每个鸡蛋上都找到了瑕疵。”
方婷婷说:“这都哪跟哪呀?对暗号来了。”

大门洞开,人群粗暴地闯入,开始一段恶狼的传说。那场景就如同八国联军肆虐紫禁城,人们是见东西就抢,生怕便宜没占上。一些到得早的,干脆把抢手的商品包圆,再当场勒索后来者。
但也有个别人对这疯狂的场面视而不见,如同免疫般地站在电脑前敲击键盘,终于,我查到了bk sound的地址。
在我们眼中这些人都是彻头彻尾的冤大头,果然不是少数人聪明,而是大多数人太愚昧了。我们迅速带着众人皆睡我独醒的高傲感撤离现场,一边走,一边心说就这么一点蝇头小利,就足以让他们丧心病狂了,如果这些人真知道了bk sound的存在,世界又会怎样?因为bk sound要比这里晚开门1小时,这就让我们打了个漂亮的时间差。这世上就没有什么事情是绝对的,每件事都有它的破绽。
历尽坎坷,我们终于站到了朝思暮想的队伍中,确切地说是队尾中。眼前的bk sound更像个小杂货铺。理论上,凌晨两点钟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但实际上对冻僵的人来说,几点钟都没区别。不过我们毫不退缩,因为我们有着坚定的信念,不在幸福中爆发,就在幸福中灭亡。唯一让人揪心的事,是有人捷足先登。我们魂牵梦绕的高清大液晶每个店仅限5台,而这小店每次只放10个人进去。于是我们心惊肉跳地注视着每一个出来的消费者,备受煎熬。所幸的是,出来的人竟还真没几个搬彩电的。
终于,我踉跄着冲了进去,当人面对幸福时,难免会有些惊慌失措。我直奔一位中年销售员,说:“劳驾,液晶高清电视在什么地方?”那人大嘴一撇:“这么晚来,早卖光了。”又看看我,问:“还有事吗?”我说:“我买东西呀。”
他说:“那what you want?”
我说:“What you have?”
他问:“What you need?”
我问:“What you get?”
于是我被告知所有广告上的打折品均已售光。
我呆滞着站在原地,望着那扬长而去的背影,无法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终于我意识到这是个蓄谋已久的阴谋,就如同那所谓的解放战争不过是为了石油,而眼前这一切一切也无非是为了吸引和坑骗消费者。于是我公开宣泄自己的不满,我表示自己也是站过柜台看过摊儿的,我清清楚楚数着你们卖了几台电视机,你们这是欺诈行为,我要到消协上诉。
家伟走过来,拍拍我说:“算了吧。别惹事,小心有人拿电枪电你。”
我立刻想到,自机场波兰那哥儿们之后,最近警察又用电枪击毙了几个。于是,我缓和些说;“就这么任他们胡作非为?”
方婷婷说:“我看电视真是卖完了,你看那边,这店还有个后门,买大件的人都从后门走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但不死心也是一种极大的悲哀。我便怀揣着这种悲哀,面对家中那台图像全是绿色的50寸大背投,徒劳感伤。
家伟说:“其实咱们这背投除了颜色差了点,其他都挺好。”话音未落,电视啪的一声自动关闭。家伟骂了句“操”,把电视再次开启。画面上一个学生打扮的哥们儿手推一辆装有四台打印机的小推车接受记者采访,他解释打印机大降价,价格比墨水更低,所以他买这么多其实是为了代替墨水。家伟骂道,真他妈会算计,回头再把打印机卖了赚一笔。镜头一转,一位排了一整夜,在队伍第一位的小伙子,在店中仔细搜寻了千百度,也没能发现广告上自己想要的东西,只好败兴而归。我心中不禁轻叹,幸福的人都一样,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电视再次自动关闭,这次,却怎么也打不开了,仿佛也预示着这夜的闹剧行将闭幕。终于,我们开始清醒过来,感叹学会放弃的道理说说容易,做起来难。我们又进一步得出一个更务实的观点,液晶电视这类东西,必将越来越便宜,所以表面看省了钱,实际上是亏了本。
家伟说:“好险就上当了。”
我说:“真悬呀,现在就是把电视给我运家来,我也不要了,傻子才买。”
方婷婷犹豫了一下,说:“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家店有很多连锁店,每个地方的购买力不一样,所以说不准哪家店还有货。不过,你们说得也对,别再折腾了。”
我说:“什么?不折腾了?有便宜不占,我傻呀?”
我们在网上迅速找到其他分店的电话号码,一一拨打。其中有的不通,有的无应答,请留言,有的是宣称没货了,终于有一家说还有,再细问是原价。
清晨的阳光溜了进来,我已然身心疲惫。猛然,电话再度响起,我疑惑地看着,犹豫再三,还是接听了,电话里传来小姐清脆的声音:“王先生您好,我们是bk sound, 刚刚听到您的留言,请问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我说:“我啊,我就想问问你们还有没有东芝的高清液晶大彩电。”
“有啊。”
我又问:“有没有打折?”
“当然了。”

Time goes by, 时间一晃又过去一个多月,我终究还是放弃了那台电视机,偶尔想起,觉得那一夜虽说有些疯狂、荒唐,却有很多东西值得回味。时不时耳边还会响起电话里那位小姐温柔的声音。
“那这电视的价格到底是多少?”
“这要根据您购买的数量而定,请问您是给学校采购,还是给公司?”

点击(1944) - 评分(233) - 3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王小麦的博客

王小麦的博客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