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去家邊的Twin Peaks上看看風景

14-05-16

Permalink 08:58:40, 分类: default

會去家邊的Twin Peaks上看看風景

窗外滿山遍野的房子開始亮起燈,天卻開始黑下來。橫橫豎豎的街道,行人稀少,車燈如流。下過雨的關系,推開窗就聞到濕潤泥土的味道頭油多

暖氣呼呼地吹著,淡黃色燈光把家裏照得明晃晃。我喜歡把它調得很暗。通宵達旦寫東西的時候,喝很多水,茶,還有咖啡。到天亮後扣扣喉嚨,全部吐出來。轉頭,某人睡得很沈。

搶過他的Sake,把剩下的壹小半全數壹口氣喝掉。他開始耍小孩脾氣,仇恨地看著我。濃烈的酒味從喉嚨壹路蔓延到胃的每壹個角落,身體毫無抗議地壹點點開始吸收酒精。從浴室出來,天旋地轉,趴在床上便開始放聲大哭,眼淚洶湧而出,連胃也開始抽搐起來。他嘆息壹聲,默默地摸我的頭。那壹天,像是把積蓄多年的悲傷壹齊哭了出來,我開始學會哭泣德善健髮

閑下來的時候,會去家邊的Twin Peaks上看看風景。學校,工作,像戲劇排演壹般。街道坡度很大,從下往上開到頂的時候,車窗前整個三藩市突然出現。音樂動聽,不自覺地便笑出來,心底卻開始疼痛。只好不耐煩地轉過頭,目光掠過街邊壹排排小洋樓。坐在房子旁邊的樓梯上,看到小半個三藩市。拿出煙盒,壹人壹根,劃燃火柴點上。他說,我像是穿上壹件很漂亮的衣服,有人羨慕,有人嫉妒,我卻如此難受。最終仍然沒有勇氣脫掉它。因為我知道,脫掉它的我什麽都不是孔聖堂中學


清理回收垃圾,打開廚房的櫃子,整整兩大櫃子全是空啤酒瓶。我定定地看著它們,然後壹瓶瓶拿出來放進紙袋子裏,扔到陽臺上。

天氣壹天天冷起來。壹到夜晚,空氣似會刺進骨頭,讓我想到長沙的冬天。那些陰雨綿綿不見天日的時日,讓人對溫暖陽光異常渴望。於是在這邊時常窩在草地曬太陽,小心翼翼的,疏忽壹次便曬傷皮膚。偶爾想起從前的是是非非,快樂和悲傷都無足輕重的日子,如做夢壹般。記憶中他們和她們的臉,線條清晰,似乎下壹秒鐘就會出現表情動起來,處在鏡子裏的世界壹般,觸手可得,卻永遠碰不到了。

和好友聊天,他溫暖地說,好久不見。只是妳回來之後,還是妳嗎。我回答得心虛而信誓旦旦,當然。

再度相逢,遙遙無期

再度相逢,遙遙無期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