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A的神秘雕塑 等待破译(转贴)

CIA的神秘雕塑 等待破译(转贴)

05-06-29 07:49:57, 分类: 网上摘录
你可曾注意過美國中央情報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簡稱: CIA)總部庭院的一個充滿陽光的角落﹖那有一行神秘的文字﹕EMUFPHZLRFAXYUSDJKZLDKRNSHGNFIVJ﹐它背後隱含著一個重大秘密。

這行文字是刻在雕塑Kryptos上的首行文字。Kryptos銅像高10英呎﹐呈S形﹐上面刻有字母密碼﹐每個字母高3英寸﹐Kryptos在希臘語中意為“隱藏的”。這座雕像於15年前完工﹐起初對它感興趣的只有那些政府機構的密碼破譯員﹐這些人不聲不響地破譯了Kryptos密碼中較為容易的部分﹐並沒有對外公佈。

如今﹐全世界許多神秘事物的愛好者們加入了政府安全機關人員的行列﹐試圖解開這個謎團。但迄今為止﹐無論是業務愛好者還是專業人士﹐都未能成功。

最新掀起的這股熱潮源於驚險小說《達芬奇密碼》(Da Vinci Code)﹐該書講述的是現代人尋找聖杯的故事。在那灰暗的封面里﹐作者丹‧布朗(Dan Brown)列出了一系列線索﹐暗示Kryptos很重要。其中一個主要線索是一些標明這座彫像的大致位置的地理坐標。網站www.thedavincicode.com上的一個游戲暗示了Kryptos是布朗尚未出版的下一部力作《所羅門鑰匙》(The Solomon Key)的主題的線索。

現年27歲的加里‧菲利普斯(Gary Phillips)是密歇根州的一名電腦程序員。他去年開始研究Kryptos密碼﹐他那時剛剛讀完《達芬奇密碼》。“一旦對此感興趣﹐你就難以自拔﹐”他說。最後﹐他索性讓自己經營不善的軟件公司破產﹐轉而從事建築業的工作﹐以便有更多的業務時間破譯Kryptos密碼。

很多人都想揭示Kryptos密碼的第四節和最後一節﹐幾個網站因此應叨o菲利普斯的網站也在其中。不僅如此﹐還出現了一個網上討論小組﹐成員超過了500人。這個討論小組由加里‧沃新(Gary Warzin)創辦﹐他是位於印第安納波利斯的Audiophile Systems Ltd的負責人。沃新2001年對CIA進行了訪問﹐之後就迷上了Kryptos。但是﹐經過了數月的獨自探索之後﹐沃新感到自己需要他人的幫助。

Kryptos的追隨者們對目前已經破譯的三節密碼非常著迷﹐它們為揭示第四節密碼的含義提供了線索﹐或許還能找到一些隱藏的東西。

創造Kryptos的雕刻家詹姆斯‧桑伯恩(James Sanborn)表示﹐他認同已經破譯的三節密碼。第一節的含義是﹕“在黑暗的世界里﹐在飄忽的陰影下﹐瀰漫著幻影的氣息”。加利福尼亞州的電腦研究員吉姆‧吉格利(Jim Gillogly)被公認為是業餘愛好者中第一個破譯前三節密碼的人﹐以上是他的譯文﹐他還保留了原文中有意設置的錯誤拼寫。

第二節更是令人浮想聯翩﹐其中的部分意思是﹕“完全看不見。這怎麼可能﹖他們利用了地球的磁場。通過地下渠道﹐信息被收集和傳送到秘密地點。Langley知道這一切嗎﹖他們應當知道﹕就埋下某個角落。“緊接著這節文字後面是地理坐標﹐暗示了CIA的另一個地點。

第三節被破譯的密碼與考古學家霍華德‧卡特(Howard Carter)1922年某天的日記有關﹐當時他發現了古代埃及法老圖坦卡蒙(Tutankhamen)的墓地。這節文字的大意為﹕“我用顫抖的雙手在左上方開了一個小洞。然後把洞稍微弄大了一點﹐塞進一支蠟燭﹐望里四處張望。蠟燭的火苗隨著墓穴里的熱空氣閃爍不定﹐不過很快房間里的一切就通過薄霧映在眼前。你能看到什麼呢﹖”桑伯恩認為上述譯文是非常準確的。

除了有意拼錯單詞外﹐上述密碼中有些字母的位置也比同行的其他字母略高一些。其他可能的線索則散落在CIA院子里的其他裝飾作品中。這些作品由紅色花崗岩和銅片製成﹐上面刻了一些莫爾斯電碼﹐包含著諸如“幾乎看不見”以及“這是你的位置”等詞語。此外﹐一塊岩石上還刻了一個指南針﹐它受到桑伯恩放在附近的一塊天然磁石所吸引﹐對著正北方。

而今﹐沉迷於這些密碼的人不僅有政府安全機構的工作人員﹐還包括了退休人員﹑電腦游戲愛好者以及密碼破譯迷們。一些狂熱愛好者們相信Kryptos非常重要﹐是揭示古代智慧的鑰匙。

27歲的詹尼弗‧班尼特(Jennifer Bennett)就是個典型例子﹐她熱衷於研究各種難題﹐管理著西雅圖附近的一家扑克牌游戲室。她在去年休產假的時候意外得知了Kryptos之謎﹐當時她正在搜索網上游戲。如今班尼特已經重新上班了﹐但她每天哄了孩子睡覺之後﹐還會花上一個小時琢磨Kryptos。像大多數准破譯員一樣﹐她靠的就是紙和鉛筆。

前面提到的吉格利等人還利用電腦來幫忙。吉格利目前處於半退休狀態﹐他在藍德公司(Rand Corp)工作了30年﹐然後開了一家軟件公司。吉格利估計﹐這些年來﹐他的電腦至少已經嘗試了一千億種破譯方法。他現在用的電腦是一個帶有奔騰4處理器的1.7GHz的筆記本電腦。

專家指出﹐第四節密碼─內行人稱為K4─比前三節更為複雜晦澀﹐原因是它遮蓋了破譯員們搜尋的字母重複模式。

與此同時﹐人們的破譯手段也越來越精細。愛爾卡‧鄧寧(Elonka Dunin)是位於聖路易斯的電腦游戲公司Simutronics的經理﹐他對桑伯恩其他帶有密碼的雕塑作品進行了追蹤﹐希望獲得啟迪。而研究員克里斯‧漢森(Chris Hanson)則繪製了CIA總部的地圖﹐還繪製了Kryptos的虛擬複製品。漢森經營著一家設計三維圖像模型的軟件公司。

桑伯恩的作品﹐尤其是那些帶有宗教寓意的作品﹐日益受到人們的關注﹐這令他感到有些不安。“我並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利用﹐其含義被曲解。”這位Kryptos的作者表示。他否認自己的作品中影射了任何宗教含義或是古代信仰。

布朗的發言人表示﹐布朗眼下正在構思新的小說﹐處於閉門創作的階段。布朗的出版商Doubleday也拒絕發表評論。

桑伯恩目前工作和生活在華盛頓﹐Kryptos使他名聲大振。他的作品在全世界巡展﹐包括在知名的Hirshhorn Museum和Corcoran Gallery of Art。他新近的作品圍繞著核武器的早期發展﹐並採用了來自Los Alamos國家實驗室的設備。

在創作Kryptos的時候﹐桑伯恩沒有接受過密碼學的正式訓練﹐只是與已經退休的CIA官員德‧施德特(Ed Scheidt)共事過﹐後者創辦了加密軟件公司TecSec Inc。桑伯恩表示﹐自己沒有把Kryptos的秘密告訴施德特和CIA。CIA的發言人稱尚未得知有人能破譯第四節密碼。

儘管眾人為此絞盡腦汁﹐但桑伯恩堅持聲稱這個秘密能夠被揭開﹐還開玩笑說﹐有條線索迄今為止一直被大家忽視﹐而它就在眼皮底下。“這個揭示謎底的鑰匙顯而易見﹐但沒人去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