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点半终于到啦,在观众们的欢呼声中,雅客和XMM并肩来到台上.大家在为XMM的风采欢呼.只见XMM一头飘逸的长发,明亮的眸子,白璧无瑕般的脖颈,只见她1米67的身高,身穿淡白色短旗袍,纤腰上缠绕着雪白的宽布腰带,下身穿着一条很薄的粉色紧身裤,裤脚扎进腿上的靴子里.她那丰腴的肉体正在微微颤动着,雅客知道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期待,期待着接下来的.......
在台的边上有几个绞刑架,绞刑架已有几个少女的尸体,是先前被绞死的有两个XMM还认得一个是小红,一个是丽丽.小红还是XMM的同学她们都喜爱绞刑,后来XMM认识了雅客听他解绍勒死要比绞刑舒服的多,她开始还不信,后来偷偷的去看了几次就信啦,因为她看到绞刑时不一定每个女孩子都达到高潮就死去啦,可看了雅客执行时每个女孩子都可以达到高潮以后再死她就信了.
和雅客上台时走过丽丽.小红的尸体时还看到在小红的肛门处还有一条黑黑的东西,是小红临死时收缩不住膀胱而失禁了,大便都出来了一段,XMM看了以后暗暗的庆幸自己认识了雅客,要不然可能自己也和小红一样的下场那就羞愧死啦!
想到这里她偷偷的看了一眼雅客,他也在看着她笑了笑好象他知道她在想啥,她向他投去了感激的一眼.不知不觉俩人就来到了台的中央,一张木床边,死刑就要开始。。。。。

这木床和一般的木床不一样,就好象浴室的睡床,就是在靠头那里有个凹的,正好头靠在里面!木床的靠背上下可调,可根据女孩子的要求来调高底.
XMM在床边看了一会,闭了闭眼睛,调调呼吸.突然间她好象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了雅客笑了一笑,又走到台边和公司老板春花说了几句话,只见春花的眼睛红了一下也看了雅客一眼点了点头,这时XMM就好象完成了一个了不起的任务一样,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又向雅客阳光般的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笑雅客不知道如何应付,就在这时XMM又快步到雅客面前,轻轻的说开始吧!
雅客说好那就开始吧,XMM就躺倒在木床上把头枕在凹槽里,闭上了眼睛,说:“好了,开始吧!”从雅客站立的角度看XMM才能感受到身下这个美人儿胸前所拥有的傲人,性感的红唇,是如此的优美,雅客走上前手里拿出一段绳子在XMM雪白的脖子上绕了一圈,然后轻柔的绞紧!XMM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是XMM在人生中吸进的最后一口空气啦!也是最糟糕的一口气,这是后话.随着绳子渐渐收紧XMM也慢悠悠的睁大眼睛,她发现自己喊不出来,嗓子似乎被什么给掐住了,发不出声响来。只有发出“扼,,扼”声音出来.她用力扭动自己性感的细腰,那一对丰腴的修长美腿,也在有力地踢蹬着,时开时合,蹬直双腿,舞出无数美丽的曲线。在那张木床上发出咚咚的声响!!

好长时侯没写了,XMM还没勒死!她还在等我呀,所以只好把她勒死后再过年!!让她享受快感和高潮吧!呵呵!!
------------------------------------------------------------------------------------

其实这时的XMM并不想这样踢蹬,可窒息的痛苦让她无法控制。她在绳索的控制下四肢无助地挣扎、胸部无奈地起伏,她并没觉得死亡的恐惧。她睁大的眼睛只能看到雅客的脸,XMM的脸色一点一点由白转红,由红转紫,这时雅客又用绳子勒了两下,她的舌头,开始逐渐从她半张的口中伸出头来。而她的眼睛,也开始因为体内的压力凸出眼眶。XMM只觉得心脏好象被重重的锤了两下,一种酥麻的感觉由子宫的底部传出来到阴道口直达阴蒂处,有一种说不清的快感。

她的肺因为窒息,里面像有团火在燃烧一样痛苦。她想吸进一点空气,但是被勒住的咽喉其实呼吸已经完全被绞索遏止,已经一点都吸不进什么了!透过薄薄的白衣,可以很明显地发现XMM的乳头就如同做爱时候一样挺立着。

这时,她秀气的脸憋得通红,快感在不断出现,感觉有股爱液顺着她的阴道口在流淌出来,乳头胀得酸疼,感觉几乎要胀破一般,这时的XMM已经卸掉了所有的矜持和羞涩,只是放纵地扭动着身体,双手想要去给自己一点安慰,于是她就疯狂地甩着头,用自己的抓住了乳房拼命地扭动,一种近乎被强暴的快感,有如潮水,她兴奋地伸直了手臂和手指,按在木床面上,向后仰着头,尽力向前挺着那一对浑圆高挺的乳房,迷人的女性身体,剧烈地痉挛着,屁股也在高潮中一会高抬一会跌落。喉咙里低声哼着,有如梦呓。在剧烈地抽搐中她的舌头也完全从她的口中伸出,
脸涨的通红,浑身都被汗湿透了。XMM的下身早已春水泛滥,湿湿滑滑地沿着大腿根流下来。

这时的雅客又用绳子勒了最后的一下,面对最后的终结,这种残忍的快感,一生中也只能享受一次而已——她觉得一股股炽热的热流,仿佛爆炸开来一样涌遍全身,阴部痉挛着,达到了她的第一次性高潮。乳头好象有人在吮吸一样,痒嗖嗖的。而阴蒂则一跳一跳的,有点刺痛,又有点酥麻。又胀又热,舒服极了!整个生命仿佛快被无穷无尽的快感所融化。但是此刻的她,所体会的正是死亡边缘的快感,她剧烈地喘息着,快活的泪水顺着她漂亮的面颊流下。由于感觉太强烈了纤细的身体来回扭动着,她再也忍耐不住,右手在阴蒂上发疯般地揉搓着,啊,太舒服了!做女人太好了!

她无声地嘶喊着、哭叫着,继而全身是一阵猛似一阵的痉挛和抽搐。,而她就已经登上了快感的最后高峰。她感觉到会阴的肌肉在痉挛,她知道她的尿很快就要不受控制的尿出来了羞死了,让她羞红了脸,但她的身体已经升到了云端,快美就象电流,在她的身体里乱窜,她只有不停地蹬踢着双腿,扭动着身体,才得以稍稍缓解。好舒服呀,我要死啦,死啦,死......啦!随着一阵比一阵猛烈的抽搐,在她的阴部,在 白色牛仔裤裆部,出现了一点暗红色斑点,斑点不断扩大,很快有手掌那么大一块了。她知道这是失禁啦,她全身每一处肌肉都以阴道为中心不停地阵发性地挛缩着,双腿更是象通了电,不停地痉挛、蹬踢。她感觉到肛门和阴户开始剧烈地收缩,经过过一段时间的剧烈收缩后她感到有一股热流由子宫的底部想外喷出且在不停的喷出,她不知道这就是女人致命的阴喷,在她的喉咙里发出了“咕…咕…”的咕声,
漂亮的眼睛已经闭上,但红润的嘴巴仍微微张着,仿佛在索吻!全身一松,舒服的女性感觉顿时消失了。只有修长的腿,不时轻轻抽搐一下。只有雅客还听到了一声XMM临断气时放屁的声音,这是由于XMM在雅客动手前吸进的一口气,上边出不去只好在下边走啦!

这时在观众席上爆发了阵阵掌声他们在为雅客和XMM的精彩表演鼓掌,但在人群中有个老者点了点头说“雅客就是雅客手法高超,要知道XMM并不是窒息死的却是阴尽死的呀!”
看到边上的人还有点不信他又指着XMM的档部说“你们看她最初出来的是阴精,可最后流出的是血呀,这就是人家所说的阴尽而亡。”

这时的雅客看着躺在木床上已毫无气息的XMM,只见她她秀气的脸上露出微微的笑容眼睛睁得大大的,舌头也从她的口中伸出,雅客走上前在XMM的颈勃上又很快的掐了一下只见她的舌头神奇的从口中缩了回去。现在的XMM眼睛还是大大的,穿着粉色裤子的档部又是尿迹,又有从阴道流出的淫秽物的痕迹,还有一点点血迹,使整个档部微微呈半透明状连阴部上的阴毛也或映或现,脸上露出有种不服输的表情,雅客对着XMM说“没什么呀!大不了来世我做一回女人,让你也勒一次看看是你的表演好还是我的表演好!”

追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