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聊:诗是什么

06-04-08

Permalink 18:21:29, 分类: 学术争鸣

网聊:诗是什么

http://www.easykan.com/urinbook/book_show_734.html
网聊主题:诗是什么
网聊时间:2006年4月1日(周日晚)19:00——21:00
嘉 宾:毛翰
主 持 人:吕婷
嘉宾简介:毛 翰(1955- )湖北广水人。曾任西南师范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教授,主编《中国诗歌年鉴》。现任华侨大学文学院教授。
出版有《诗美创造学》等论著,及《陪你走过这个季节》等诗集。

主 办:中国学术论坛网(www.frchina.net)
吕婷说:毛老师好!
毛翰 说:大家好
吕婷 说:今天的网聊正式开始。首先我们欢迎毛翰老师!今天的活动由我主持,我们今天讨论的话题是《诗是什么》。
毛翰:如今,聪明人都在谈宅子、车子、位子、票子……只有愚蠢的我们还在谈诗,当然,只知关心宅子、车子、位子、票子……的人,其脑子好像也有问题,君不见:唯有宅子、车子、位子、票子……忘不了。来日五子风吹去,他的荒冢草没了。对 所有人 说:曾经爱诗的人,随着年龄的增长,随着生存压力的加码和世俗利欲的熏染,大多不再执迷于诗。
然而,青春总是诗意的,一茬一茬的少男少女总在成长,总会加入到爱诗者的行列中来,诗歌的读者和作者总会后继有人,校园里的树叶落下,还会时不时地砸着诗人。——而这,正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希望。对 所有人 说:今晚话题:1、诗是什么? 2、诗和诗人应该具有怎样的操守和品质? 3、孔夫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为什么不说“诗可以颂”?4、各位感兴趣的,各种与诗有关的话题。
毛翰自我介绍:年轻时写诗,不再年轻时改写诗评。——本想做运动员,如今只能做啦啦队。啦啦队又不好好做,常喝倒彩。前几年,妄言中学语文课本的新诗选目“陈年皇历看不得”,遭围剿。
才疏学浅,缺乏自信,被主持人生拉硬拽出场。好在今天是愚人节,咱们可以尽情地说傻话。
什么是诗”,我到百度去搜索了一下,竟然有25000条,可见有多少人困惑,在思考、在回答“什么是诗” 对 所有人 说:其实,关于什么是诗,我自己也搞不懂。所以,我写了《诗是什么》一文,向大家诉说我的困惑 http://www.frchina.net/data/personArticle.php?id=3634 我试着把诗作广义与狭义之分,想说:广义的诗,是一切艺术的通称,是自然美、艺术美和人生美的代名词,是人类观照世界的一种方式,是人的灵魂逃逸现实后的栖息方式。狭义的诗,是以具有乐感的语言,借助意象,抒写情思和美的艺术。关于诗和诗人应该具有怎样的操守和品质?我也许不知道应该具有什么,但我大概知道不应该具有什么,我写过一篇《当代歌词三大病 http://www.xslx.com/htm/kjwh/yywx/2005-01-08-18096.htm 就涉及了这个问题。至于孔夫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为什么不说“诗可以颂”? 我有一些猜想 http://www.frchina.net/data/personArticle.php?id=3640 大家有何高见,请发表。
吕婷:现在请大家自由提问。
连理枝:对 毛翰 说:毛老师,您对里尔克的“诗是一种经验”怎么看?
毛翰:说:我想也是。人生经验。经验一说,好像还有点笼统。
寂寞沙洲冷:请问毛老师为什么写诗呢?
毛翰说:有情要抒发
李修建:说:您从广义上对诗作了诗意的概括,“灵魂逃逸现实”之说,我想知道的是,二者之间的关系为什么要“逃逸”呢?
毛翰 说:因为现实不美好。
李修建:说:这种逃逸成了消极的避难?
毛翰:对 李修建 说:这是无可奈何的。
李修建:对 毛翰 说:您在一篇文章里对玄言诗与现代诗进行了比较,认为二者有共通之处,您的角度实际上更多是从社会背景及诗人心态切入,从学理上讲,二者似乎存在着太大差异?
毛翰:对 李修建 说:我觉得大致是一回事。
海底公民:说:毛老师,现在很多诗看不懂,这类诗你怎么看。
毛翰:看不懂的不看。
毛翰:说:我也常常看不懂。
海底公民:说:我还以为不懂的就是伸展性大呢。
海底公民:说:想象空间大呢。
海底公民:说:看来不是啊。
叶逢平:说:看不懂就不要看,看懂的就认真看 哈哈。
毛翰说:对,高见
运森说:可很多捧的很高的诗作,确实不能理解。
安徽许洁:说:我认为看不懂的不一定就不是好诗。
毛翰: 说:但好诗应该让人看得懂.
运森说:看不懂,怎么能说是好诗?
吕婷说:有些诗是随着年龄阅历理解的,今天看不懂,也许明天就能看懂。
一民说:这个人看不懂,相同体验的人可能就读懂了,不一定要求人人都明白吧?
冰云说:诗歌是有不同的阅读群体的。
安徽许洁说:诗要看是谁看不懂,看不懂就别看。好诗不一定能看懂。
叶逢平对 所有人 说:前几年前的诗歌我看不懂,,现在我回过头去看就看懂了,也许是阅历的问题。
吴励生:说:懂与不懂应该是形式原因吧?诗人是不是应该清醒跟社会存在是什么关系呢?
毛翰说:最后能雅俗共赏。
李修建说:所谓看懂,不知怎么讲?张旭的书法不知有几人能看懂?
冰云说:阅历很重要,但悟性更重要,对于诗歌而言
feng说:看不懂的诗,还是和自身的能力有关。
一民说:总人人知道真正的艺术,如果这作品有价值的话。
毛翰说:如果连孙绍振先生也看不懂,就很难说是好诗吧。
一民说:嘿嘿,不必求得人人都懂的艺术,可能所有的艺术都是这样。
海底公民说:现在很多诗歌写到性,暴力,但又很有文才,这类诗及诗人你怎么看。
毛翰说:恐非正道。
lmok说:毛老师能否说懂也需要时间,能力和对象,好诗不是谁都能懂得,暂时不懂不等于不是好诗。如王维的禅境,李商隐的含蓄,艾青的土地。
荆轲说:我读过毛老师的《故乡的小桥》,确实是一首好诗,好诗是要有经历才写出来,是要蕴含真,善,美对吧
运森说:那冬天呢?
运森说:就不能享受好诗?
安徽许洁说:叛逆是好事。要学会扬弃才行。对吧,毛老师。
毛翰说:老夫聊发少年狂,见笑。
冰云说:但全是甜腻腻的好诗,大家似乎也缺少了点什么。阅读有层次,欣赏也应该有层次吧。
连理枝说:您觉得在社会转型期诗人是需要人格上的韧性呢还是进行诗体转型?
毛翰说:壮美、大气,不甜腻的,当然也有好诗。
冰云说:是啊不能苛求诗歌
寂寞沙洲冷说:说理的算不算好诗呢?
运森说:我以为人格韧性比诗体更重要
安徽许洁说:应该都有吧。
我说:能告诉我什么是诗否
冰云说:在当今这个时代对诗歌更应该宽容才对,大家说对不对
毛翰说:有的诗是享受的,有的诗是用来振奋的。
我说:理当然也有好诗。但也有人的情感,感性。
毛翰说::广义的诗,是一切艺术的通称,是自然美、艺术美和人生美的代名词,是人类观照世界的一种方式,是人的灵魂逃逸现实后的栖息方式。狭义的诗,是以具有乐感的语言,借助意象,抒写情思和美的艺术。
李修建说:感觉您的狭义的诗仍然太广,如此,有韵味的散文似乎也包含在内了。
冰云说:有感而发的诗就是自己最喜欢的诗,无论是情诗还是政治诗。
吕婷说:每个人心中都有对诗的理解
吕婷:对 毛翰 说:诗歌创作兴盛的年代往往是思想解放,百家争鸣的年代,比如近代,80年代。
吕婷说:那么今天诗坛的寥落是不是也反映出我们时代缺乏活跃、新鲜的思想呢
安徽许洁说:只有思想解放了,才能发挥更好的想象力。
毛翰说:诗人们自己从来不这样认为。
安徽许洁说:诗坛落寞了吗?应该是百家争鸣吧。
lmok说:这是一个方面,另外如生活的压力,市场经济,自我的非诗化。
安徽许洁说:请问毛老师,真正的诗人应该具备哪些素养?
毛翰说:好人、纯粹的人、最后是圣人。
安徽许洁说:纯粹的人应该指品质吧。
吕婷说:那么,您怎么评价白居易呢?
吕婷说:白居易在私德上似乎很有问题,但是并不妨碍他写出很多好诗。
毛翰说:白居易,写的诗好,便能居京而易。令人羡慕。
毛翰说:练功的人,有常态,有功能态
毛翰说:至少在写诗的时候,他净化了
毛翰说:当然,一个人格低下的人,是写不出高尚的诗的。
吕婷说:我觉得,诗人都有赤子之心,心机过重的人当不了诗人。
冰云说:诗歌能使诗人暂时进入酒神的癫狂状态,也就是毛老师所说的净化了。
寂寞沙洲冷说:我觉得,诗人都有赤子之心,心机过重的人当不了诗人——那毛泽东呢?
毛翰说:写诗的那一瞬间,他是诗人。
冰云说:诗人只是人的一种身份,人在这个社会上有多重的身份。
毛翰说:有诗心之心,就是诗人。
忆忆说:您对朦胧诗及诗人怎么评价呀?
毛翰说:朦胧诗是对贺敬之的一个矫枉过正。
安徽许洁说:我想听听--朦胧诗是对贺敬之的一个矫枉过正。
毛翰说:从说假话到说真话,从大白话到不大听得懂。
吕婷说:诗歌好像总有这么个规律:听不懂-大白话-听不懂。
毛翰说:对,不断调整,矫正。
天涯潺潺说:呵呵,文章之美在与让人一头雾水嘛。
吕婷说:好像年轻人喜欢写诗,随着年龄的增长,诗人就越来越少了
毛翰说:年轻人属于诗,老了,就属于散文了。
冰云说:散文需要阅历是吧。
天涯潺潺说:老师说得好,诗歌属于偏情感,散文属于偏睿智。
毛翰说:小说更需要阅历。
吴励生说:按理说,诗人应该比较哲学对不对,这样可能更有激情的?
寂寞沙洲冷说:五十年后还会有人写诗吗?
吕婷说:我觉得肯定会有啊。
毛翰说:五百年后还会有人写诗的
安徽许洁说:对,一定有。
安徽许洁说:比如我。
勇敢的心说:诗歌沦落的年代是一个精神空虚的年代。
吕婷说:就算没有诗刊上发表的那些诗歌,很多歌词沉淀下来,就是很好的诗歌
毛翰歌词就是诗,诗唱的诗。
寂寞沙洲冷说:诗歌沦落的年代是一个精神空虚的年代——那是你们诗人的观点。
天涯潺潺说:音乐可以激发灵感。
毛翰说:至于孔夫子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为什么不说“诗可以颂”? 我有一些猜想::孔子生活的那个时代,周室衰微,周礼废弛,诸侯之间相互杀伐兼并,攻城略地,狼烟四起,无一义战,各国君臣实在是乏善可陈,在以恢复周礼、重建理想社会为毕生追求的孔子看来,这个时代诗歌的主题恐怕也只能是“伤人伦之废,哀刑政之苛”,可以怨,而不可以颂了。何况国君那个大位,多少人觊觎犹不可得,你既然获取(争取、夺取、窃取)了它,在其位就该谋其政,就该履行那份责任,就该做出良好的政绩。治国有方是你的本分,有什么好歌颂的?治国无能或荒淫误国则是你的罪过,就该谢罪下台!
还有,孔子想必早已觉察人性中那奴性和势利的一面,深知诗“可以颂”与“可以谀”只有一步之遥,难以界定。不曾认可“可以颂”,历朝历代“可以谀”的东西尚且不绝于耳;一旦提倡颂歌,那献媚邀宠拍马屁的东西岂不泛滥成灾?
所以,孔夫子只说诗“可以怨”,不说诗“可以颂”,不曾给当时和后世的奴才佞臣们以诗媚上以任何理论依据,这是极具先见之明的。那是个君欲主而不能的时代。
毛翰我最近读了一些朝鲜越南古人写的汉诗,水平之高,让国人汗颜。
毛翰说:世俗的追求常常让我们忘了生命的本来意义。
李诠林说:是啊,有深刻的生命体验,才会写出深刻的诗。
沧海说:时间快要到了,感谢毛教授今晚精彩的解答。祝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吕婷说:也感谢今天所有来参加聊天的热爱诗歌的人们
吕婷说:有你们对诗歌的热爱,诗歌就永远是年轻的,谢谢大家
中国学术论坛网:我们与毛翰老师的短暂交流虽然结束了,但我们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讨论仍将继续进行。感谢陈毛老师的出席,感谢各位网友的积极参与。我们日后会组织和开展更多类似的交流和讨论,使大家获得收益,共同进步!


点击(2701) - 评分(422) - 发表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62914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毛翰的陋巷

毛翰,华侨大学文学院教授。 Email: maohan8848@163.com

统计

搜索

分类


最新评论

最新留言 [更多留言]

选择一个布景主题

杂项

友情链接

北美中文网

引用这个博客系统 XML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