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灵魂点击推理(31)

灵魂点击推理(31)

;D 灵魂点击推理
吴励生

第三十章

过了大约有一袋烟的工夫,秦老七打着手电筒从墓室里出来了。
他的手里抱着一个颇为精致的漆着黑色老漆的木匣子,在朗照的月光下闪着幽幽的光斑。莫非真的里头有宝物?
不知什么时候,刑警老王又从他的上衣兜里掏出绿色封皮包装的摩尔香烟,从里边抽出一支,凑到鼻子跟前去闻。这个时候绿皮摩尔的功用应该是解乏吧?我想,他刚才那绝妙的长篇推理是够他喘一阵子的啦。这时,就听得他一声短促有力的喝令:“打开它!”
大概是多年未开启的缘故,也可能木匣子有暗锁十有八九也锈住了,方所长花了牛劲了,秦老七也跟着呲牙咧嘴了,还是无法打开。
“砸了它!不要舍不得砸,我甚至敢断定,这木匣子里不会有什么了不起的宝贝。”
秦老七还是舍不得砸。
方所长不觉黑了脸,从秦老七手上一下子便夺过木匣子,然后往地上猛砸了下来。木匣子很容易便被砸开了,但似乎真地藏有宝物,只见一团红色的东西从木匣子里滚了出来。
大家哗地一下全围拢了过来。
秦老七从地上小心翼翼地把红色的一团抱起,原来是用红色绸布包着的什么东西。秦老七开始解绸布,几乎呼吸都要停止的样子。这多年了,绸布的质量好极!没有虫蛀也没有腐烂,基本轻松地一层一层解下来。解下一块红绸布,又是解下一块红绸布,只是一块比一块略显得小了点。
一直解到只有巴掌大的红绸布了,里头的宝物仍然还用红绸布包着。这时大家不约而同地想起刑警老王说过的美国花旗银行香港某分行的保险箱钥匙,那么势必是包着这一把能取得百万家财的金钥匙了。
现在秦老七手中的红绸布仍然在解。
也实在是秦老七过于慎重小心,速度太慢了,人们都快沉不住气了。
终于红绸布彻底解开了……
然而没有看到金钥匙,却看到一张折叠着的白纸头。莫非金钥匙还包在这白纸头里么?
最后秦老七把这张白纸头也慢慢舒展开了。
一尺见方的白纸头里也没包着金钥匙。
咦?!白纸头之上密密麻麻写着什么字儿?!
莫非是用文字来指明藏着金钥匙的地方么?!
大家凝神屏息,都伸长了脖子来看。却只有刑警老王一人悠闲地站在圈外悠闲地闻着摩尔香烟。
大家终于一个个地都把白纸头上写着的黑字从头到尾地看过一遍,估计那是郑驰峰将军的亲笔字,可什么都没说啊?或者是他们干脆就看不懂?
看不懂的可能性是有的。
看懂了,也许便什么都在里边了吧?
书法挺漂亮。是行书,字很小,却不太难认,打着手电筒就基本能看清楚。内容是谈论熊猫,所以不知所云:

因为熊猫以具体的形象声色状貌行动存在着,所以说有真熊猫。虽然说有熊猫,然而它却依赖与父母空气温度竹子的关系而产生存在,没有独立的不依赖于他物的熊猫本性,因此不是真熊猫而是假熊猫。既然是假熊猫而不是真熊猫,所以说有熊猫并非有真熊猫;没有真熊猫,所以也就无熊猫。反过来说,虽然说无熊猫,但却由于父母空气温度竹子的关系而显现出熊猫的形象声色状貌行动,人们可以看见听到触及,因此便不能说是纯粹地无熊猫,而只能说无真熊猫。虽然无真熊猫,但却有假熊猫;有假熊猫也就不是无熊猫。既然有熊猫是有假熊猫,无熊猫是无真熊猫,有假熊猫等于无真熊猫,无真熊猫等于有假熊猫,因此有熊猫便是无熊猫,无熊猫便是有熊猫,有熊猫与无熊猫没有什么差别而合而为一。

熊猫是什么呢?是不是就指的金钥匙?若是,那就玄了!究竟有没有金钥匙都将成为问题。道理简单,就把那“熊猫”二字换成“金钥匙”三字,问题就清楚了:
虽然无真金钥匙
但却有假金钥匙
有假金钥匙也就不是无金钥匙
既然有金钥匙是有假金钥匙
无金钥匙是无真金钥匙
有假金钥匙等于无真金钥匙
无金钥匙等于有假金钥匙
因此有金钥匙便是无金钥匙
无金钥匙便是有金钥匙
有金钥匙与无金钥匙没有什么差别而合而为一了……

这整个乱七八糟的说的什么哪?
叙事人注:莫非郑驰峰将军也是玄学弟子,对那玄而又玄的事情感兴趣并研究?
遥想当年,玄学弟子均为一些好辩之士,他们常常肩背粮食进京参加辩论,史称玄学之风。他们尽管开辟了不少论题,诸如:以道为无/以无为本/以静主动/执一统众/圣人体无/无不生有/有不归无/物各自生/因性而在/生必体有/无不往来/刑随年往/动静不异/越名任心/声无哀乐/外内殊用/同出不异/尽出舒疾/借难立识……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却大多是为辩而辩。跟当年文革时期的红卫兵大辩论与而今的大学生电视辩论会的为辩而辩,基本上大同小异。若你一定要问“无”究竟是什么东西,贵无学派成员就会回答你说:
一个县,居住百姓几十万,张庄管不了李庄,王村不服从黄村。县长一声令下,百姓必从,万家必行。正因如此,所以村设村长,乡设乡长,县设县令,郡设郡首,万乘之国不可一日无君。
这便是“无”,以一变应万变。道理简单:群羊百只,遍地而食,驱赶东边的,西边的不行,驱赶西边的,东边的不动。怎么办啊?只要赶动一只带头羊,九十九只自然随从。所以中国有句古话说擒贼先擒王……
若你继续问那“无”究竟又是什么东西呢?有识之士就会告诉你说,那“无”实则来自于“道”,几乎所有的贵无学派成员都是能言善辩,喜好老庄之学。若你再问,那“道”究竟又是什么东西呢?那就难了,因为“道学”的始作俑者老子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只知道那跟道路似的四通八达,只要懂得了“道”的理,那就无往而不胜,攻而无不克,任什么都不在话下了……《老子》第二十五章说: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所以在《老子》一书的第一句话便开宗了明义: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所以我说还是快别问了,你若一定要再问,那可是我要告诉你,知道天机不可泄露吗?知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吗?知道意在不言中吗?知道八卦吗?知道八卦的卦象吗?
那卦象简称“象”,象是用来表达意的,言是用来说明象的。完全把事物之间的联系及道理表现出,没有比“象”更方便的了,完全将“象”的含义解说清楚,没有比“言”更简捷的了。然而,言的功用在于说明象,而象明了之后言便失去了存在价值;象的功用在于表白意,意表白了之后,象便失去了存在价值……明白了吗?这叫开口即错,得意忘言……
还有文字的宿命,你不能言,不能随便乱说,说了就有危险!你看——
“感”字,里边一个“口”,上边架着一把刀(古兵器)——“戍”,嘴巴小心点!托住嘴巴的是一颗心——
只能用心去“感”,
不许乱说!
点击B页7:如果注意观察,大约每隔一天时间,太空会出现一次持续时间非常短暂的极亮的闪光。这就是y射线爆发。……地球大气层最初能挡住这种爆发喷出的致命的x射线和y射线,但要付出代价。猛烈的射线会使大气层升温,使大气产生破坏臭氧层的氧化氮。

“知”字,口的左边插着的是一支箭(古兵器)——“矢”,嘴巴要把门,否则祸从口出——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差不多就行,别拼命求知。危险!
——不 准乱说!

点击B页8:“冰9”是一个讽刺性的概念创造,但这是一种比普通水更加稳定的水,在室温条件下呈固态。如果把它释放一点点,世界上所有的水会在突然之间变成“冰9”。

“化”字,“人”的右边仍然是一把刀(古短剑)——匕,小心的是你整个人——
整个人都将化掉,你敢乱来么?
——不能乱说!

点击B页9:据估计,我们的银河系大约有1000万个黑洞。黑洞是由坍塌的恒星形成的,宽度只有10多英里。黑洞的引力非常强大,它能吞噬一切物质,就连光也无法逃逸。

“儒”字,“人”的右下方是田园的象形,田园的上面要下雨,求得风调雨顺,方能国泰民安——
书生的别名叫吴(无)用
——不敢乱说!

点击B页10:太阳耀斑是太阳上猛烈的磁爆发,使地球受到大量的高速亚原子粒子的轰击。地球的大气层和磁场大概可以阻挡普通耀斑潜在的致命影响……

“道”字,人的脑袋用一条绳子拴住,你想去哪儿?
哪儿都不能去,就在这儿“悟”,用心压住五口。
——说不得!
点击B页11:地球磁场反转与火山活动……
……
……
……
“佛”字,人的右边是“不”——弗,善哉,善哉!
阿弥陀佛……
——不说,不说!

点击B页12:全球变暖与机器人主宰世界以及粒子加速器事故……
……
……
……
不许乱说!
不准乱说!
不能乱说!
不敢乱说!
说不得!
不说!不说!

用心,感悟……
用心,感知……
用心,(不可)感化……
用心可感-不可化-感化是道,是佛,化作神仙,化作一阵烟……
郑驰峰将军所要表述的大概是那不可泄露的天机?莫非是他在那多事之秋,处境险恶而又悟得玄机么?不是象,而是言?言在意中,或者言在意外?因为开口即错,而又近乎禅……禅,又是什么呢?——是骑着驴找驴,拿着金钥匙找金钥匙……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刑警老王不无得意地说,“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几乎困扰了人们几十年的墓中宝物已经物归原主了。我想,香港的那家美国花旗银行的那个保险箱的配对钥匙,说不定也是郑英手上这把看着并不起眼的铜制钥匙了。你们几个谁也别把眼睛瞪得这么大!这把钥匙将由警方保管,并由警方负责直至取到那笔巨额存款为止。谁想打这个主意都无济于事。都听明白了吗?现在把这4个人犯押下去!”
“怎么,连我也要押吗?”奚秀娟惊恐万状地说。
“先押下去吧!不过你的态度要老实,我们不会太难为你。希望你今后能记取这个教训!”刑警老王说。
“哎!哎……”奚秀娟忙不迭地答应,才放下心来。

回来的路上,郑英有点神神叨叨的,若醉若迷,意犹未尽中似又感到还不那么满足。她期期艾艾地说道:“老王!你刚才说了半天,还是没有闹清我曾祖父是怎么遇害的?凶手到底是谁?”
刑警老王笑了笑,说:“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年代毕竟久远了,很难查清。再说,就是查出了,恐怕凶手也早已不在人世了;就是还活着,恐怕也不好追究刑事责任的。法律上有明文规定,超过20年之上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刑警老王又表现出往日那副铁路警察——管不了那一段的架势来,这自然不能使郑英满意,于是又问:“还有我伯伯郑天祥的死,也莫名其妙的,怎么你连提都不提?”
“我不提郑天祥之死,实在是因为与本案无关。”
“这么说,你对我伯伯的死也是知道的八九不离十的?!”郑英的热切求解心理自然可以理解。
可是我没想到刑警老王居然笑嘻嘻地说:“这个,留着吴励生慢慢跟你说吧!”
然后便大踏步地离开我们,往派出所方向快速赶去。这家伙表面上看是急着去提审那4个人犯,实则想着把难题留给我。他娘的!面对一个姑娘家叫我怎么说?气得我在心里直骂这家伙混蛋。
好在此时郑英也在继续生着刑警老王的气,见她正指着刑警老王的背影说:“臭美什么嘛你?自我感觉良好的样子!吴励生你就信他刚才那一通胡说八道?”我无言以对。
我是说信还是不信?跟她一样说不信,明摆着那几个人犯都哑口无言;跟她说信,刑警老王的说法中确实某些地方有着明显的漏洞……
这时又听得郑英继续用不以为然的口吻说:“刚才我一边听着老王在那滔滔不绝,一边就想着我模模糊糊记得的一部电影,叫《尼罗河上的惨案》吧。我一直听着他会不会从另一个角度去假设,要是从另一个角度去假设,那么所出现的结果与解释又将是另外一回事。可是我听着听着,他老是一个角度,后来我甚至都起了逆反,都快以为他是在那自作聪明自我吹嘘了。”
我想我现在不能不出来纠正郑英这种错误的印象了,因为她对刑警老王未免有点“过分”了,于是我说:“话不能这么说。老王是个办案非常认真负责的刑事警察,假如没有以足够的事实为依据,没有大量的调查研究与细致繁重的具体工作之后,他是绝不轻易作假设的。这一点我比你更了解他。因此我请你还能尊重人家的劳动。”
“就算是这样,他也没有必要做出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人家以为他真地料事如神便想认真地讨教,可又是一副拒人于千里的样子,真让人受不了。”郑英仍然不服气地说。
“这就是你不了解他的具体表现。老王就是你刚才说的这个样子,假如他不是这个样子,他就不是刑警老王了。”我说。
听我这么一说,郑英这才有点高兴起来,说:“实际上老王不那么干也可以,我是指换个角度,我们自己就不能多换几个角度试试?那样的话,我想所出现的结果与解释都是不一样的,那样说不定更能说明问题……”
我又一次无言。面对历史,我想人们经常那样,可是对具体案件却不能那样,这我知道。再说,我又不是《尼罗河上的惨案》中的波洛,郑英也不是……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6426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