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灵魂点击推理(26)

灵魂点击推理(26)

;D 灵魂点击推理
吴励生

第二十五章

我二度返回竹笠山镇实际上是想对郑天龙之所以没能构成犯罪,却又存在着一种很为深厚的犯罪基础做一番深层考察(或叫调查)的。
作者插话:到了郑英犯罪,我却缺乏了考察的勇气,只能马后炮地做些象征性的调查,而不能像与郭白华、郑天龙这样面对面。也就是说,我终于没能到监狱里去探望她。或者换句话说,我已经不能准确地表达自己的心情。就只有作罢。
所以,当郑天龙神气活现地出现在悦来饭店时,我差不多在心底纠集着一种大概可以叫做仇视的东西。看他那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也不知是因为他最终还是被摆脱了干系?还是因为再也不用绞尽脑汁去逼迫李秋香与其离婚了?还是因为郭家也是绝对不敢再提他与郭超华完婚的事儿了?真是几全其美!总之他神清气爽一身轻松地搬回悦来饭店,在曾经是他们夫妇住后来仅他一人住的房间里安顿了下来。随之便把郑英叫了去,开始盘点这多天以来过往账目。看那架势,郑天龙是想着重振悦来饭店的昔日雄风,再干一番“大事业”的。
此时我特别强烈地意识到,郑天龙将在重振悦来饭店“昔日雄风”的来日里,必将制造出更多的也可能更为隐秘的或者更加骇人听闻的“事业”,然后在多年以后或数十年以后,让刑警老王以及我等,就跟而今探寻郑驰峰将军之谜似的,玩得我们一个个像陀螺,然后还说不清个是是是非,是驴是马!
这么说来,郑天龙还真有点颇得当年郑驰峰将军之真传的味道?这样想着我又觉得似乎有点太过分了?郑天龙怎么能跟当年名声赫赫的郑驰峰将军相提并论?这简直有点像亵渎。看着那样一副神气活现的漂亮面孔,这个人渣!
作者插话:真是不幸而言中!而今郑天龙案件还确实让罗山探长等忙得晕头转向。只是言中的不幸之涵义有些变化而已。
“真不知道他这是想干吗?要早这样哪来的那么多事?”郑英来到我的房间第一句话就这么没好气地说。
我当然知道她的所指,我还能说什么呢?
“你还小,有些大人的事可能你还不太懂?”我说。(10年后的今天看来,当年我对郑英不少时候是假充大铆钉了——作者插话)
“我不懂?好好,我不懂。但是,我总可以不在这干了吧?”看来,郑英真地又感情用事起来,她老这样。
“其实,在这干挺好!环境条件都不错,加上工资收入也蛮好。”尽管这样说我觉得有点违心,“再其实,这是你们家的家事,外人也实在不好说什么的。”
“不好说就不要说。还说蛮好,再好我也不会跟他在这里干下去的。那是个人渣。”
没想到郑英也这么说他,我突然便有了“原来我们是同一战壕的”感受。那真真地是个彻头彻尾的“人渣”耶!
我想我到了该搬家的时候啦。继续住在悦来饭店我的整个肺部早晚得爆炸。

黑九非要出了那口恶气,就想置郑天龙于死地,这使夏晋十分高兴。黑九说对付郑天龙确实不能来明的,只能来暗的,而且他不能公开露面,因为他与郑天龙的过节竹笠街上已有不少人知晓,郑天龙出事,公安恐怕第一个便要怀疑到他头上;只能请别的人干,花他个两三万,我们一人出一半怎么样?出一半对夏晋来说只是九牛一毛,心想黑九大概是搞传销赚了点儿,发烧了?原来夏晋还以为,是小子想利用我不成?现在倒是弄不清谁要利用谁了,算是互相利用了吧?
总之夏晋是正中下怀。于是找来叔叔夏蒙商量有关事宜,因为夏蒙在夏氏家族中胆最大心又最细。夏蒙说首先要买一辆破车专用,可追踪、可行动、可转移、可脱逃……总之进退方便。夏晋说对,该花就得花,一切为了稳妥起见,请的杀手必须是外地人。黑九说那是肯定的,行动的时候,跟这些外地人还不能混在一起,得备张移动电话SIM卡,便于联络和发令……于是他们三人做了分工,黑九负责买车,夏晋负责买砍刀工具等等和SIM卡,夏蒙或者黑九(或者共同)负责联络雇请杀手……

在郑驰峰将军挨上那颗不知从哪里飞出的子弹的前几日,五姨太回过一趟竹笠山古宅。回来时,五姨太随身带着一个小巧的行李箱。
也就是五姨太回来的那天,郑驰峰部的海上缉私船战绩辉煌。程天庭的烟船那天几乎全军覆没。
本来郑驰峰的缉私船的最大障碍在于,当他们发现走私小船出现在他们正搜索的海面上,往往追赶不及。另外,上峰有令,所缉的走私烟土一律上缴国库,那个时候烟土价格昂贵,国民党当局自有其妙用。因此,没有到万不得已,缉私船很少向走私船开炮,当然不是担心打死了人,而是防止把船打破打漏烟土沉入海底。这同时其实也给走私船造成金蝉脱壳的便当。走私船们一旦发现缉私船追来,前面说过,立马四散逃开,奋力开往沙头角四面环绕着的微型孤岛,造成缉私船不知道该追哪条船好。另外,缉私船有50吨位,毕竟不同于走私船灵巧,走私船嗖嗖嗖地往沙头角环形孤岛上开,缉私船就只能干瞪眼。即便是缉私船想往前冲,也无济于事——沙头角环形孤岛周围暗礁密布,冲滩只有搁浅。而走私小船却玩命地冲滩,然后小岛上藏匿着的小股人马赶紧运作接应,肩挑手提得无影无踪。这个时候是距离远,缉私船就是开枪开炮也发挥不了多大威力。
显然,这回是郑驰峰将军掌握了可靠的情报。程天庭的走私船却失去了情报的可靠性,因而才跌得这么惨。
平时郑驰峰就是想着到沙头角那环形孤岛上去剿盗,孤岛上空寂荒芜哪有人烟?可走私船们一旦进入,沙头角四周便格外地活跃。
那天郑驰峰将军大概是先下手为强了。他让自己的部下带着足够的兵力,首先开赴沙头角,而后分别悄悄潜入那些环形孤岛之上,就地解决了藏匿在各个小岛上的小股海盗土匪烟土贩子,然后由他们在沙头角埋伏下来。
走私船们那天看到缉私船远远地追来,便一如既往地如法炮制。
没想到这回接应他们的,是一个个黑洞洞的枪口。没办法,只得一个个乖乖地束手就擒。
躲在300海里以外公海上的大烟船,等了半天没等到子船们回复的信号,也大概感觉到大事不妙,便赶紧起锚返航去禀报给程天庭了。

“那个东西黑黑的,神奇得很!五姨太后来满地打滚一根一根地揪头发时,我拿出曾经也是在她的行李箱取出的一小包,那时我还不知道那就是鸦片。她就跟看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吸了两口人就精神了。”郑英的曾祖母看来是不见真人不说真话,也未知是郑英什么时候偷偷地做过老太太的思想工作?总之,这回老太太在接受我的采访时配合起来主动得多。
“你是说五姨太是在郑驰峰将军被害前几天回的这座古宅,是这样吗?”我问。
“是呀!”老太太似不明白地看着我。
我说:“我是这个意思,五姨太回来后,没有对你们说起过什么吗?跟郑驰峰将军有关的?”
“没有。不过她倒是说起过丰台快解放了,解放军已经派人来与驰峰取得联系了。还说,她早晚也是要回到这古宅里来住的。她让我替她好好保存着那个行李箱,她说她很快就要回来的。”老太太说。
“那个行李箱里装的都是鸦片?”我又问。
“没那么多,大概只有半箱不到,要不然五姨太不会死得那么快。其他装得都是首饰衣服,反正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大概是为了表示对我的信任,行李箱她不锁就交给我保管。”
“恕我冒昧再问一句,郑驰峰将军当年是不是真地有很多金银珠宝?”
“说完全没有是瞎说,说有很多我可真没见过。也不知道哪些人吃饱了撑的,一直要这样谣传,弄得几十年我们都不得安生。文革时候你知道程金槛也就是程天庭的儿子,为什么要扒我们家房子吗?他是怀疑我们这古宅有重壁有夹层,因此他一定要扒开房子看看……”老太太的口吻平静中带有几分懊恼。

这回对郑氏古宅的访问,始终是在一种充满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的。
郑天龙已搬到悦来饭店去住(我却已从悦来饭店搬出),起码在访问过程与心理中,对我来说会比较轻松愉快。郑龙从竹笠学村放学归来(他正念高一,不住校),见到是我来访,便特主动地过来跟我打招呼,握手。我也特别高兴地与他打招呼、握手,然后还猛力地拍他的肩膀。
实际上是我看到他青春的脸上现在已较少那种忧郁,已经完全是一副健康的小大人的样子,才让我高兴。
后来我便很乐意地留在郑氏古宅吃晚饭。上回郑英的曾祖母让给我准备晚饭,几乎是对我下的逐客令。我还记得上次告辞就跟逃也似的情形。在郑氏古宅吃晚饭准确地说,是在郑英家吃的晚饭,郑氏家族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在郑氏古宅里生活着的现在恐怕得有10来户,以至比郑英再晚一辈的恐怕将来都分不清这个人与那个人的亲属关系罢。郑英的父亲叫郑奕,是郑爽的儿子,没多少话却很实诚。郑英的母亲也特实在,朴实而不失热情。我就想不通,这样的一对父母怎么会生出个这么个可爱得有点刁钻的女儿?将来谁要成了他的先生可够他受的(又咸吃萝卜淡操心了不是——作者插话)?!
在此之前,我仍然特别留意曾经发生了那么多事的有关房间和院子,我想着看不出这房间与院子能发生出那么多事实在有点不可思议。实际上这些房间与这个院子跟所有农村的普通房间与院子没有什么不同,一样地稀松平常。这大概跟我以往参观名人故居某地胜境多了的个人经验有关。现在我才突然意识到以往的诸多个人经验很不真实,也很不准确。
郑英的曾祖母当年的三姨太70多岁高龄有如此清晰的思维,实在难得。看得出,老太太还比较喜欢我,这不仅可以从老太太主动陪我在郑英家吃饭,而且还可以从她愿意断断续续地向我透露一些她所知道的有关当年郑驰峰将军的事儿看出。其实她有点喜欢我的理由很简单,她说:
“好些个人不是为打听那些古董,便是打听我家驰峰都有几个姨太太,要不就是打听我家驰峰的墓里有没有财宝?甚至不少人想扒开还用炸药,是想炸开我家驰峰墓,我家驰峰在地底下这多年还不得安生!天晓得当年秦方与五姨太是怎么做的墓,做得那么结实那么好?!也真是我家驰峰的福气,真的!我看出来了,你没有什么坏心眼,只是想问问,我说得对吗?”老太太自有老太太的逻辑,说来也怪,这么老的女人啦相信的仍然是直觉。被人家喜欢或有好感自然是件让人舒坦的事儿……
于是我赶紧接口说道:“您说得太对了。我确实没别的意思,只是想问问,问问……我只是感到有点好奇,怎么一个死去那么多年的人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故事?!”
“贪财的人往往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活了70多岁,我看到的都是这样。其实我家驰峰也没有那么多故事,都是外人替他编的。”
很显然,老太太在继续发挥着她自己的逻辑。
作者插话:多年以后我还不得不承认老太太的话有点道理。中国人的哲学是妇孺皆知才叫哲学。

说干就干,第二天黑九就用5000块钱买了辆破吉普,不知哪儿弄得?倒快啊!也不知他什么时候学的开车,就开上破吉普活动上了。
由夏蒙出面,在竹笠医院附近租了两间由背面出入(楼下一楼为店面)的前后间加一个卫生间的房子,作为活动据点以及安排杀手住宿的地方。夏晋则去了丰台,购回了杀猪尖刀、剔骨刀、西瓜刀等计6把。备用。
然后仍由夏蒙出面,用的是拣到的一张外地人的身份证,在竹笠车站附近的一家通讯站,办了一张SIM卡。一切就绪。
可让谁来做呢?杀手在哪里?寻找杀手的任务便先由黑九来完成。

郑英和我想着找秦老七能进一步弄清晰当年秦方与五姨太一同为郑驰峰将军造墓的有关事体(因为这种事说不定秦方会跟她提起过的),可是哪里有秦老七的影子?我当然知道秦老七是为什么在忙,又不便现在告知了郑英。我想秦老七这回盯梢的本能与本事是真正充分彻底地派上了用场,因而让我俩儿屡屡地扑空。
又绝对不能找到秦老七正执行着“任务”的地方去,郑英和我也只能一次次地重新来到秦老七家门口。
我们终于见到秦老七时,秦老七大概是把该办的事情办出个空档,因而心情比较愉快地在家里摆弄着他那架快散了架的飞跃牌照相机。
他见是我和郑英进来,态度不很热情,大概是嫌我们有点麻烦,老是问这问那的。以至他连站都不站起来一下表示礼貌。
我知道这瘸老头儿疾恶如仇,尽管表面有点梗,实际上挺可爱。于是我有点夸张地说:“我们这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多有得罪还请海涵哪!”
“我哪来的那么大面子?”说着,秦老七的脸上的表情有点笑意, “坐下谈,坐下谈!”
“你知道我们来想问的事儿。”我不想绕圈子便开门见山,“据说,五姨太在咽气前还把秦方叫了去?”
“是的。”秦老七说。
“五姨太跟秦方说了些什么你知道吗?”
“这个,我不知道。好像没说过什么。”
“五姨太好像给了秦方一样什么东西做纪念,好像说是钥匙。”
“那倒真有。秦方跟随老太爷将军那么多年,老太爷什么都没给秦方留下,甚至来不及跟他说句话,五姨太便给了他一把钥匙。”秦老七说。
“这钥匙你见过吗?”
“当然见过。不就是我们这房门上开锁的钥匙吗?我叔叔这人特仗义,他说既然是纪念就做个永久的纪念吧,他就把我们房门上的虎头锁换成了跟那把钥匙配的锁。”
“这把钥匙还在吗?我们能看看吗?”
“哦,这把钥匙基本上算是物归原主啦。那个时候郑爽来我们这常常碰到我们外出,我叔叔便将那把钥匙给了他,好让他开门。后来郑爽死了,我们也就没把它拿回来。”
说着,郑英突然神色有点异样,双手在身上四处乱摸,终于摸出一串钥匙,挑出其中一把,问道:“是这把钥匙吗?”
秦老七接过钥匙一看,立马说道:“就是这把!”
我从秦老七手中接过,看到这把钥匙实际上也便是把普通的钥匙,铜的,还不是实心,中间有洞留出空心。便有点扫兴,心想五姨太怎么拿这破玩艺给秦方做纪念呢?
这时秦老七又说道:“还老说我们家铁将军把门,你看看有我们家的钥匙还怕进不来么?”
郑英感到好奇,把手上的钥匙试着插进房门上的钥匙孔,吧哒门锁真地被她转上了。
“还有个事儿我一直想问你来着,也就是那个要给你叔叔介绍对象的女人,你想过没有会是谁派来的呢?”我又问。
“这我就说不好了。我们在明处他们在暗处。”
“会不会是赵龙派来的或者是阿达?”
“不太可能。阿达不是老跟郑爽喝酒吗?郑家的事郑爽不是最清楚吗?”
“那可不一定。会不会是阿达派女人给秦方说媒失败,然后又主动跟郑爽套近乎的呢?”
“噢,说起来也不太对头呀!我清楚地记得郑爽还专门为他父亲墓是否藏有财宝,跑来问我叔叔一趟,其实郑爽也不知道有还是没有。那阿达与郑爽套近乎又有什么意义?”
说得也对呀?!现在是越来越难以弄清到底郑爽之死是个谜,还是阿达这人本身就是个谜?用现在的话说, 阿达并不具备杀害郑爽的明显动机,而且阿达是否便是赵龙呢?这些又恰恰是郑英所一直耿耿于怀的。

黑九的活动能力恐怕真的得益于传销,还真是把原本的木瓜脑袋训练掉了。现在是各色人等他都交一点,各路人马他都认识几个,各样事情他都能来一点。于是他去了丰台,没过两天他就带回了3个湖南籍杀手,并很快入住了他们已租好的那两间房。白天就让这3个人窝在房内休息,不可露面,晚上则由黑九驾着烂吉普,对郑天龙实施跟踪。几乎天天如此,企图伺机对郑天龙下手。只因恰逢雨季,天黑路滑,他们整整跟踪了郑天龙有一个月,始终就没看到郑天龙出门。
没有下手机会,时间又这么长,就意味着一笔不低的开销。夏晋、夏蒙就找黑九商量,让他给那3个湖南人一小笔钱,先支走了再说。夏蒙还说这3个湖南人优柔寡断,怕是办不成大事,或者办成了也会留下后患。黑九只得同意。
于是,第一次暗杀计划搁浅。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64048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