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自说自话

自说自话

                        自说自话 
                         ——《灵魂点击推理》自序

                                  吴励生

原来老单位里的我助手(也曾是我的合作者)、哲学硕士叶勤女士,读罢此作说她把它当作了一个“超级文本”,并问我说既是个超级文本,是不是跟德里达说的“延异”概念有关?那小说里面的“点击”部分是否可考虑换成“链接”?她告诉我说电脑上的“链接”是由一个美国人发明的。我不知道这个发明“链接”的美国人跟德里达是什么关系,或者是不是有关系?且不去管它。只是叶勤女士的这个说法让我委实吓了一大跳。
不能说我有这方面的哲学自觉。因为所谓德里达的“延异”以及他的哲学,我一知半解的,本身就让我警惕——而她恰恰直截了当地就把它给点了出来,此其一。其二,我们的现实情况与法国哲学家们所表述的思想距离太大,语境更是完全不同,比如罗兰•巴特的解构立场固然不错,而你受了他的影响也说要解构,我就要问啦:你要解构的究竟又是什么呢?比如德里达要解构的是“声音中心主义”,我们有没有这个“声音中心主义”呢?子虚乌有。罗兰•巴特进入“能指的狂欢”,我们的“能指”狂欢得起来吗?比如价值的非确定性、意义的非有效性、语言的非传达性什么的,在我们的文化语境里面难道不是显得无比地滑稽、荒唐且无聊?他们是“人死了”(福柯),我们的“人”诞生了吗?既然不是“人死了”,又如何有“能指狂欢”的根据?于是我自然就把目光盯住了语言,而不是言语——尽管言语是种非常可爱的东西:(据说)它可以把表达行为,也即自身的行为置于我们自己认为可以特别突出的地方,从而让它自身充满着表现力(真的吗?)。我们的言语受到了太多的语言限制。这个限制如若不予清算,表现力的问题就变得十分可疑。这也让我相当警惕。
而同时,我以为它不仅仅是个理论问题,更重要的是个实践问题。也就是说,绝不能是个躲在书斋里想象出来的那种东西。我们必须面对我们自身的生存,才有可能做出一些比较有效的解答。
一面对了生存,我们就得面对了生存的严峻。
是什么规定了我们只能如此,不能那样?(换句话说,为何一管就死一放就乱?)
然后一夜之间我们就进入了后现代啦,叫做怎样都行?据说我们也在非连续性,也在零散化,也在空间化啦?又据说我们在进入数码复制时代,我们也在进入数字化生存?似乎艺术家真的已死亡,剩下的只有时间才是惟一的艺术家?似乎诗意的东西只有回头到农业文明里才能找到。
空间与时间,从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杂乱无章而又并置一处。
然而,当你想着强调个体选择自由的时候,我们的选择却并非如你所想象的那样有多少可能性。也就是说,当你在空间里似乎感觉到某种自由的时候(实则一盘散沙),你同时就会感受到时间的束缚(实则板结一块)。于是你终于不敢也不能忘了时间对于我们所形成的规定性。是什么东西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
是语言。是被制度化了的语言。或者叫做我们自己的元语言(其中包括了政治话语以及官场话语等等)。家族故事是这种语言载体的较为便捷的方式,文化则是我们的特有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其中包括了家族话语以及男性话语等等)。然后才会有所谓东方神秘主义什么的。假如你再度沉入语言,你又会进一步发现:所谓神秘主义者,一点也不神秘。神秘主义的核心是玄学,玄学的关键是光预设不追问……便是它紧紧地框住了我们的手脚。尽管我们一夜之间仿佛真的已变成多元主义的了:后现代、后新时期、后乌托邦、后知识分子、后社会主义正在风靡全中国……仿佛改革开放前后20年,我们已经把从古希腊直到当代西方两千年的悉数文明包揽得一溜够啦。可是我们还是我们,比如日常中的问候语,问你好仍然不说你好,而是说:你吃了吗?
科学是需要的,面对生存与生态,我们不得不做出回应;精神却不一定,我们最好还是悠哉闲哉论茶道(袖手谈心性!),谈回归自然(自然而然)。所以,我对那种“被金币薰黄”的大地上一定产生不了“真正的艺术”的说法,也保持着相应的警惕。是由于西方的经济话语霸权带来的文化话语霸权,使得我们一直无力看到对话的可能,回过头来反而怪罪是商品经济给我们的艺术带来了腐败之气,是完全搞错了对象。王维时代的诗意带不来我们真正科学的春天,铺天盖地的技术理性也照样改变不了中国人的“唯精神”的习性。我们便处在这永远的两难之中,非常宿命地存在着个人选择的无比困难。
对这种种语言限制不予清算,又如何能不假思索还自以为深刻地进入“狂欢”?因此,“链接”的说法让我想起了电脑游戏,其间的交互性意味着选择的多种可能性,真实的世界真的就显得虚假了吗?只有虚拟的世界才真是真实的吗?现实的世界很少选择的可能,我们就只能沉入电脑游戏中的选择而感到终于换了天地了吗?!轻轻松松地沉入游戏毕竟很快乐,睁开眼睛看世界直面现实人生当然有点痛苦,但我鄙视前者拥抱后者,哪怕我有点不自量力。好在个人的痛苦个人承担,对所有的怨天尤人我都将怀抱着自嘲式的敏感。从这个意义上说,叶勤女士的关于“链接”的说法,毋宁说是幽了我一大默!
无论工具理性本身存在有多少弊端,能把人变成怎样的单向度的人,但是我们是多么需要一个有效的公共空间——众所周知,印刷术并没有给我们带来这个空间,那么而今的大众传媒呢?我想还要拭目以待。也无论市场经济是如何红尘滚滚,充满铜臭,可我们是多么需要富裕——兜里没钱连说话的声音都响亮不起来,还在那儿假装清高仍提倡安贫乐道,同时还牛皮烘烘地要跟国际上“对话”什么的,不说会不会摔它一个又一个的大跟斗,就是听了都叫人难过!
我想:只要生命不灭,只要精神不灭,我们就有希望。
我想我们应该都要有这个信心。


                                                       (此作载2005年3月9日《读书时报》)

点击(3127) - 评分(387)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60641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元景装修拥有经验丰富的设计团队,公司始终追求国际化的视野与本土人居环境的完美结合,一方面坚持设计为功能服务的信念,另一方面致力于提升室内环境的品位内涵,依托强大的设计力量,准确把握室内环境流行趋势,元景装修设计团队拥有前沿的设计理念和丰富的实操经验,善于运用熟练的设计手法表现创造性的灵感,在认真研究每一位客户的背景特点及个性化需求的基础上,融合东西文化艺术精髓和国际室内时尚元素,为客户量身定制出最适合的生活环境预案。
元景装修拥有精湛技艺的施工团队,公司采用国际领先的模块化施工,以规范的施工现场,严格的工程验收和质量控制体系,确保装饰施工、成品安装、材料验收等各个环节有序衔接,确保工程品质全程无忧。
咨询热线:400-0883-371 0371-53755000 公司网址:http://www.yjzxsj.com
15-01-05 @ 06:34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