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四十自况

四十自况

                         四十自况 
                         ——《镜中公案》自序

                              吴励生

在我40岁的1997年,突然就,我觉醒了过来。
——我活着究竟又有多少意义呢?

当然,压迫着我的是日常。
之后,仿佛神差鬼遣,在我周围突然就出现了几个高尚的智者,这其中有张志扬、刘小枫还有王小波……等等。记得我完全是在偶然的情况下,逛着书市看到花城出版社出的王小波的《时代三部曲》,翻了篇目看大都陌生,基本没有在大陆的刊物发表过,赫然在目的是:作者已故!又据说作者在境外屡有获奖……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如若作者不死,可能我就看不到眼前这书的。于是当即掏钱买了一套。回了家就读,一读就放不下……
我几乎是全身心地一下子就扑了上去。天!中国居然真的出现了如此之棒的作家,而生前又是如此默默无闻。由此可见我们的文坛是多么地附炎趋势啊!在激愤之中,我写下了王小波小说的评论《论操作与不可操作》……不曾想此篇评论被多家刊物刊载,还被选入了《不再沉默——人文学者论王小波》一书,之后我的说法与观点又被后来的《十作家批判书》中“王小波批判”一文大量套用和引用。并称我为“评论家吴励生先生”……并不是说,评论家的桂冠我就不敢戴,而只是说,我不过是在那篇文章中努力说了一些真话——说真话受到如此欢迎,我想我们的生活毕竟还有希望,这多少让我感到安慰。至于是否评论家的桂冠就非常次要了。
同时,作为小说作家,我也开始努着力说真话。努着力的时候,我却发现问题大了:日常中,首先是我自己活得就极不真实——一个活得不真实的人,又如何保证讲出的真话之真呢?其次,我怎么就会活得这么不真实呢,究竟是什么原因?什么力量?是有形或无状?是有声或无形?是看得见或摸不着……等等。我立马就把目标对准了自己。
在目标对准了自己时,我立马又发现,哪怕是揽镜自照,自己的面目仍然模糊不清。
我想我惨了……
于是我开始发了疯了似的拼命追寻自己失了真的种种原因。
在紧紧追寻着的时候,才发现所谓解剖自己、批判自己并非是件易事——也就是说,并不是想着解剖就能解剖想着批判就能批判,解剖得有解剖的工具,批判得有批判的武器。这时,高尚的智者们对我的帮助就大了。只有知识学才可能提供给你工具和武器。
从此我变得相当刻苦与努力,就为了掌握那工具和武器。
之后我才发现我们的生存整个是被符号化了的:我们的生存并非真实,而只是关于这个事实的符号。我们是被抛掷在这个给定的世界中的,我们一经被抛掷就受到了规戒。我们一开始学习语言,就被陷入了“主体化”状态。
那么,我们自己呢?
也即:我的意义呢?
意义是现成在那里的。它自然而然地教你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有价值的……等等。约定俗成的,潜移默化的,自觉不自觉的,意识不意识的。那么,这些现成的意义又是谁提供的呢?
一追寻至此,我就满头地冷汗:是我们文化人自己!
是我们传统上可恶的文人!
就是他们硬塞给了我们意义,而最终让我们丧失了我们自己的意义。
无论是古代汉语思维抑或现代汉语思维!
我们如何清算?
语言哲学吗?
语义学吗?
语用学吗?
精神分析学吗?
现象学吗?
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必须从零做起。
就是这个意义上的张志扬和刘小枫等,让我对他们肃然起敬。
因为他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
我呢?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只能仍然写我的小说。因为我不能大说:大说需要知识和能力。
小说也还是要说,尤其是长篇小说——你还得学会说废话,还得学会把废话说好——不能把它“说”成一个故事提纲。不会说的长篇小说肯定不能叫小说。当然只是小小地说。
当然,毕竟我也开始了自己的精神突围。
我的精神突围是:首先清算自己,然后清算我的同类。
我曾对我许许多多的朋友说:我们再也不能做那新时代的文人啦,我们一定要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知识分子。大知识分子不行,小知识分子也行啊!
他们的惟一而且是根本区别在于:知识分子挺着腰杆做人,文人就是没有脊梁骨。
有着独立精神的必定是知识分子,而文人的精神又必定是残废着的。
只有知识分子才懂得尊重别人的劳动,而在文人们的眼里,别人都是狗屎。
因此,我恨透了所有文人的嘴脸!
可就是这样的嘴脸又是大片大片地大面积地充斥在我们的日常。
日常的压迫有时几乎压得你气都喘不过来。
但是,我们毕竟觉醒了。
个体性的觉醒正在星火燎原。
一个现代性的中国正在发生。
感谢这个大时代。
没有这个大时代的经济背景,贫穷而落后的中国永远也不可能有现代性。
我们既有了机会来认清我们自己的意义究竟丧失在哪里,我们也有可能去寻找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意义。
我们太久太久没能认清自己的位置。
我们老是把自己想得太重要。我们老是端着“四民之首”的架子放不下。
我们老是在中心化的过程中,特别喜欢设置别人的生活。
我们一直在被说,却一直以为是自己在说。
并以此而洋洋得意。
靠边站吧,我们!
在非中心化的过程中,方可获救。

人说,40岁的男人,是成熟的年纪;
我说,男人40岁了还不成熟,那就没救了!

                                                    (此作原载《文学自由谈》2001年第1期)

点击(2789) - 评分(369) - 1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60637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元景装修拥有经验丰富的设计团队,公司始终追求国际化的视野与本土人居环境的完美结合,一方面坚持设计为功能服务的信念,另一方面致力于提升室内环境的品位内涵,依托强大的设计力量,准确把握室内环境流行趋势,元景装修设计团队拥有前沿的设计理念和丰富的实操经验,善于运用熟练的设计手法表现创造性的灵感,在认真研究每一位客户的背景特点及个性化需求的基础上,融合东西文化艺术精髓和国际室内时尚元素,为客户量身定制出最适合的生活环境预案。
元景装修拥有精湛技艺的施工团队,公司采用国际领先的模块化施工,以规范的施工现场,严格的工程验收和质量控制体系,确保装饰施工、成品安装、材料验收等各个环节有序衔接,确保工程品质全程无忧。
咨询热线:400-0883-371 0371-53755000 公司网址:http://www.yjzxsj.com
14-12-06 @ 00:34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