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你让我去骂方方,我也配?(转)

你让我去骂方方,我也配?(转)

文/欧阳大官人

最近,总是有某些读者给我留言,让我写文章骂方方,昨天甚至有人费劲巴拉地加上了我的微信,说如果写文章骂方方的话,可以给我提供素材。

我奇怪道:“为什么要骂方方?”

他说:“因为她传播负能量啊。”

我哑然失笑。能量就是能量,哪有什么正负之分,那些非要把能量也分个正负的,不是坏,只是蠢。赞美歌颂是一种能量,难道批评反思就不是一种能量了吗?否则,我们要鲁迅干啥?我们要纪委干啥?我们要舆论监督干啥?

方方只是一个作家,作家的天然职责就是记录时代,记录苦难,如果你让方方去粉饰歌颂,那是找错人了,这活不应该是她干的。事实上,你已经供养了大量的媒体和作者告诉你世界多么美好了,还吃不饱吗?非要把方方也变成这样?

比如有人病逝,媒体都报道他遗书:“我的遗体捐国家”,说这“七字遗书”好正能量好感人!但方方非告诉你遗书还有后面四个字:“我老婆呢?”

这算负能量吗?她只是把被人刻意忽略的事实说了出来,就负能量了?如果这样的话,那个说国王没穿衣服的小孩就是历史上最大的负能量。

有些人气不过,便拿了放大镜去找,寻到方方字里行间的一些纰漏,便高兴的手舞足蹈,说方方“造谣”。我实在不知道他们高兴个什么劲,方方的文字上是有一些瑕疵,但跟造谣绝不是一个概念,更何况她都做了坦诚的说明和补正。但有人却揪住这些瑕不掩瑜的地方不放,无限放大,却从来不去在意“八名医生传谣被查”、“未发现人传人”、“可防可控”这类夺命误国之谣。

方方的处境,多么像鲁迅笔下的那个战士啊,“战士死了的时候,苍蝇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我虽然是一个半吊子作家,但我很少佩服同行,不是文人相轻,而是在我们这个行当,实在是有太多无骨之人,比如余含泪,比如王幸福。而在千里之外还有方方这样一位耿直的前辈,我与有荣焉。

让我骂方方?我不配。一个作家之所以伟大,不是她能玩弄多么华丽的辞藻,也不是她能设计多么巧妙的剧情,而是她能看见这个时代的忧伤。当悲痛来临时,她没有置身事外,她始终和人民站在一起,和身处的时代站在一起,你们所有的痛,她都懂得。

你们说不出来的话,她替你说;你们表达不出来的哀伤,她替你写下;你们无处发泄的愤怒,她替你记录。

这就是作家啊,这就是一个文人真正的风骨。你们见惯了阿谀奉承的文人,忽然见到真正的作家,有些不适应了,觉得有些刺眼了,那都是正常的。

有人说,这次疫情,方方是最大的赢家。这就对了,就是要让方方这样的人赢!这个世界,绝不能让给那些投机取巧、满嘴胡言的混蛋,一丝都不让!方方能赢,因为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她身后站着万千的中国百姓。

2020年3月25日,方方写下了最后一篇日记《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在结尾处她是这样写的: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她践行了一个作家应有的职责,履行了一个作家应有的担当。你让我骂她?我不配。

回头再看60篇方方日记,没看到她在刻意否定国家的强大、政府的得力。她一直在称颂医者、公职人员、社区工作者、志愿者等全民付出的艰辛与伟大。只不过没有那么用力——不够用力,就是要讨伐方方的原因吗?

那些撕咬方方的人,我倒建议大家离他远一些。这些人平日里满口正能量,对生命和公义的冷漠却刻在了骨子里。在天灾人祸来临时,点蜡烛最快的便是这些人。

但谁都无法避免这些人。昨天还有一个朋友来找我,让我写文章骂方方。网上的留言也就算了,我可以置之不理,但没想到一个相识许久的好友竟然也这么说。我看着他愤愤不平的表情,一股巨大的悲哀笼罩了我。

我知道,我们之间的缘分已经尽了。我说,好吧,你既然这么恨方方,我就祝她长命百岁,子孙满堂。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458324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