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泉州文学专题】80后诗歌展示

【泉州文学专题】80后诗歌展示

【泉州文学专题】80后诗歌展示

一种抵达诗歌内心的力量和速度
——浅谈泉州80后诗歌和诗人

叶逢平

现在,让我谈论泉州80后诗歌多少有些困难,谈论了也不能不谨慎待之,因为80后诗歌和诗人的写作还处于变动的未成型期。我赞同评论家霍俊明的“如果不是抱着种种偏见与成见,评价80后诗歌的最为恰切的姿态,我想就是从具体诗人的文本出发,在这个意义上,80后诗歌更多程度是一种作为多向度的个体的诗学。”
纵观泉州80后诗人,女性诗人明显优于男性诗人。像吴银兰和张鞍荭,这两个名字近几年频频见于全国各大诗歌刊物,算是泉州80后诗人中的领跑者,还有蓄势待发的慧子,这两年也处于爆发前期,她们三个算是泉州诗歌未来的名片。这似乎验证了女性在诗歌这个题材上的天然优势。
吴银兰的诗歌比较灵动,引用《诗选刊》主编郁葱的评价“从她的诗里读出了典雅的魅力,这种风格被我称为‘淑女写作’。由于她的天然朴素,由于她的婉约清丽,使我觉得她是曼妙诗风在青年诗人中的代表。”张鞍荭的诗则情感坦露、直率,语言和形象直接、干脆、有力,呈现出一种直达诗歌内心的力量和速度。她的诗歌和生活截然不同,是一种幻想和虚构,一种新的秩序。
说到慧子,不能不说到楚午。这对诗歌伉俪不仅保持着生活中的默契,而且保持着创作上的同步和高度。他们因诗歌而结合,婚后仍在诗歌创作上相互砥砺和激发,呈现出爆发之势,在国家级和省级刊物上初露锋芒。楚午的诗比较注重意象的营造,细腻,温和,唯美,而慧子的诗充满灵性与机智,节奏跳跃,拥有平静地叙述功力。两人的诗形成了错落之美。
刺桐飞花、格调依旧、暮春和李智强四个人的诗歌也呈现出绽放之势,作品走出福建,迈向更高的平台。经过几年的磨砺,刺桐飞花的诗从朴实单一走向厚重多元,他的诗漾动着传统渊源的温润之光,字里行间透露出浓郁的诗情和诗的意蕴。格调依旧起步较高,能够以其独特的悟性把瞬间感知化为意象来展开情感的旅程,保持流畅的韵致。暮春的诗作中,常常出现一些不经意的荒诞和诡异,而且诗中的细节刻画也极为冷峻。李智强的诗则呈现日常化的特征,在语言的运用上越来越克制和小心谨慎,这使得他的诗在平常的生活中更加具有了诗意的深度和多种可能。
从这些文本中,我们可以肯定他们80后的诗歌在诗意的发现、情感、主体在场等方面,既延续了传统,同时也体现出了自身的特征。当然,我们也可以从这些文本中看到80后诗歌整体的不足。正所谓“风物长宜放眼量”,让我们拭目以待。











吴银兰的诗

简介:1984年12月31日生于福建省惠安县。2006年开始诗歌创作。有诗入选《诗选刊》《诗歌月刊》《2007中国最佳诗歌》等省级以上刊物与各民刊。有随笔、散文散见各报。曾获泉州市2006年度优秀文学作品奖。2008年泉州刺桐文学奖一等奖,山东首届极光诗歌奖新锐奖。曾被评为《诗选刊》2007年最为活跃的20位青年诗人之一。

诗观:诗歌,最厚重的表达。

现状

太阳忘了起床
宝贝在熟睡
丈夫沦为旧爱
我在椅子盘腿而坐

我是幸福的人,
听着悲戚的英文歌
情绪相互抗衡
内容难详


大房子,小房子

宝贝,爱你就借出我的子宫
让你入住十月。
妈妈是你的小房子,
即使是黑暗的,
用我的血液就能令你成长

爱你就借出我的产道,
让你撕扯,给你挣脱
爱你就借出我的疼,
为你敞开光明大道。

人世间是个大房子。
这里有妈妈无法给予的
宝贝,这里有爸爸。

爱你就给你乳汁,
给你臂弯当枕头
给你体温当棉被。

宝贝,爱你就给你我的青春
使你慢慢长大,妈妈却逐渐老去


我和你

夜被洗得很黑,
我们打着赤脚,走在水泥路上
就这么走了两个来回,
雨水悄悄地漫到了脚趾。

我们把伞压得很低
听雨水和伞,互诉衷肠。


风铃在传说

风铃声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那里有女子,有微风
那里有歌声。
记忆被拴在远处
飞不高
下不来。


鼓浪屿

在鼓浪屿,花只愿意开放一半,
心事一半,幸福各一半,
另一半诗歌,
将为我遮藏落泪的细节。

在鼓浪屿,忧伤必会有的,
忧伤来自美:
琴弦低泣,花影婉约,人影碎。

在鼓浪屿,我们一步一个城,
走着走着,便环游了世界。

我想,在这之前,
鼓浪屿是颗小小的种子,
无意从母亲的子宫遗落

再后来,它便有了母亲的模样,
慈祥、温顺,苍老,并年轻着。
张鞍荭的诗

简介:张鞍荭,女,福建省作协会员,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会员,曾于《诗刊》《诗选刊》《星星诗刊》《诗歌月刊》《中国诗人》等报刊上发表诗歌百余首,出版诗集《告别春天》《往南走》。获得过 “泉州市刺桐文艺奖”、泉州市年度优秀奖等。

诗观:是一个出口,也是一个入口,或者是一种救赎,我希望能对她保持沉默。

我们酿造啤酒,我们酿造生活(组诗)

一、麦芽

青嫩的芽正在地里成长
风把它们推推搡搡,他们玩

悄悄话,一浪接一浪地传递,到深遂的海里
到明媚的秋日高空
站立,接受骄阳的检阅,比比谁,能纹丝不动
能宠辱不惊
造型,这是艺术类的苗儿,它们在未结出
果实之前,就成批地,把自己年轻的身躯
弯成各种符号,指示着某一个方向

空心的梗还未转黄他们就明白,
必须是群体,紧密的群体
三根筷子折不断,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二、酒花

色泽艳丽或朴素,香气浓烈或淡雅
花们都是精灵,扑扑翅膀,就能落下银粉
提着裙脚,便飞去西湖
这一朵素淡的,却是啤酒的灵魂

春日风暖,庸人自扰
她扯着自己的小花瓣在手里玩,思虑着
嫁与东风还是嫁与西风
要去点染了谁的额头,成为印记

那时她还不知道,将来会遇到些什么伙伴
会撞进什么场合,命运是一本书,书页子在风中吹着
风随意地翻开哪一页,她随机地落进哪一页

她落入一片灿烂的高阳里了,阳光那么热烈

三、酵母

阳光,雨水,风,土地,根
蜂蝶翩跹的舞姿,鸟婉转的鸣啼
蜜蜂已采了粉,奶牛正咽下草
打碎了的泥人儿正和着水,重新塑造

幸福,幸福,她们正在唱
赤着足的白裙姑娘们,欢乐地朝蜂蜜走过来
打开盒子后,你才知道里面住的是蜜蜂

幸福,幸福,她们又在唱
没有人能看见河底的鱼快不快乐
蜂巢是齐整的洞,蜜蜂的翅膀全是透明的

你看不到的精灵,在施展酿造的艺术
生活的气息,已从乳儿的香甜转为成年的甘醇

四、啤酒

谁喜欢这淡淡的苦味
谁尝出原野上的苗与高阳下香酥的花
谁仰首喝入这金黄的大河
谁能使平静的湖心汹涌沸腾
谁能在生活的提炼中逐渐澄清
谁住在空旷的高原里
风一吹啊——,草木深深欠腰

倾斜,一枝独秀
缀在崖口的夏天
一点一点失去尾部的光芒
阳光从谷底爬上来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 ”

酒已酿好,香气四溢








楚午的诗

简介:楚午,原名吴超,1980年生,2006年底开始习诗。作品散见于《诗潮》《扬子江诗刊》《福建文学》《当代小说》《作家与读者》等报刊。获得过第二届屈原杯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

诗观:将内心的波澜,安抚成文字。


我们不再年轻

这是必然的,之后还有更多的
弯曲。我们结为伙伴
结为亲爱的,为养育年幼的儿子
抹平早年的梦想
为一条溪流奔跑的曲线,我们
吸纳了更多的沉默
将自己准备成粗砺的石头
是啊,我们不再年轻
有共同的亲人,也有共同的脾性
为左肩上两颗相似的痣
我们相互靠近,也相互折磨
一些缓慢的疼痛因此追上我们
和更多的人一样
我们安于尘世的一角,学习知足
并向下伸展
直到被父母这个称呼牢牢抓住
再也无法连根拔起


没有什么小到可以被忽略的

真的
没有什么小到可以被忽略——
一棵树站在地球上
是何等的渺小、不引人注意
可它是众多小草的天空
一根枝桠更算不了什么,却托高了
鸟儿的喜乐。说到更小的树叶
也许替一只蜗牛背负了风暴
而叶子上的经络,哪一条
不是带呼吸的闪电?甚至小到
每一丝绿……

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
仅仅是想把这句话放在你我之间


因果

春天寄宿在几片茶叶上
这是刚看到的
手中的瓷杯,在成为杯子之前
不知道还胜任过什么
我摸到了它呼吸中泥土的气息
它前世属于显赫的大地
凝视杯中的水,只要肯无限打开
你也能看到一条河流的反光
亲爱的,世间一切来往
皆有因果
像年年往返地面的小草,能轻易说出
我们的往生来世
只是我们幸福地迟钝着
并用欠和还这种霸道的方式推演
你我之间所有的恩怨


你是我的植物

我替你移来阳光,写出你
明亮的身体
写出你醒来的每一个清晨
写出你体内的河流,甚至它的走向
写出你的水性
写出你秘密喧响的爱恨情仇
写出你芬芳的脾气
你为我让出了整座春天和来世
还有什么好求的呢?
我欠你的,是每天一次的浇灌
是眼睛开合之间的念想
亲爱的,我允许你更妖娆一些
也允许你更朴素一些
——只要你做我的植物






慧子的诗

简介:慧子,原名郑慧燕,83年生。中学时发表处女作。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诗选刊》《创作评谭》《福建文学》《文学与人生》《辽河》等报刊。

诗观:每一首诗都是一场日出。


又一次把桃花比喻

白露反复,将二月的事物染尽
仿若人们的生活需要递增
一些亲近,或爱

草木返青,鸟声驮着鱼儿
一去千里。那些背向清晨的大地上的芦苇
正与四面悄然而聚的寒冷
恰似狭路相逢,恰似桃花为我抱紧枝头
与我温暖

此时,时间带走慵懒的呼吸
和最后的一点夜晚。虫儿细细游走
而我,还不曾有人像我如此
为你整夜哭泣

请原谅,原谅我又一次把桃花比喻
如果我比白露更晚一步离开
这人间
就再也没有人像我这样,把你充分的表达


让我说一说桃花

我要说的桃花,既不是天真的采茶女
也不是沉静的少妇
她身世不明。只是眼神流离
一旦成为桃花,就怀上了羞涩和不安
更多的时候,她从桃树跳到另一棵梨树上
变换着言语,把一片嫩叶说成春天

我要说的桃花,它有一种本领
往枝头一站,信江就有了正确的流向
不管是春风,还是桃枝
能把她念得抑扬顿挫的,都叫书生
不必翻身回到唐朝,只要手扶人间月色
就有了婉约的酒,豪放的人


事隔多年的桃花

在多年前的那个句子里,我站直了身子
和一朵桃花并肩,在午后的风声中
挺了挺胸

而我要说的桃花
她不过是住在桃枝上的一个女子
与信江相爱
一天,这个秘密被月亮说破

我想让桃花更像桃花
让她像我儿时的伙伴
我最好的姐妹,那样隆重出嫁

桃花在孕育一朵更小的花蕾时
一滴露水落下来,她好像站成更小的信江
也挺了挺胸

事隔多年,我才知道
原来信江深爱的人一直是我


不辞而别的桃花

固执地抱紧枝头
二月,桃花不肯给清风让路
红颜娇媚,恰如其分地掩饰了骨里的痛
桃花已经看出了自己柔美的一部分
来自于信江的婉转
而那些经久不衰的悲伤,与流动有关
二月涌出来的绿芽快有些托不住了

风一再吹着夜晚,老家的后山上
一个清凉的女子
倚在桃树下,细数着桃花一朵、两朵
细数着她和他的往事
直至现在
我还未能做出一个判断
是不是该原谅那些不辞而别的桃花?
蔡绍坤的诗

简介:蔡绍坤,1980年6月生, 2002年毕业于天津大学,现供职于泉州晚报社。

古代汉语研究:伤逝

  1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子为何人?
  川在何处?
  “斯”如逝者是何物?
  “夫”?什么意思呢?
  ……这些都过去了,
  我问自己:有没有爱过你?
  
  2
  儿子站在一个叫“川”的地方上
  说了一句伟大的话:逝去的,就像那样……
  他还说:“夫。”那样是哪样呢?现在我想象
  可能是他眼前的流水,或烟雾;也可能
  是他的父母,或者是他父母在此之前的爱情
  或只是婚姻,造就他,然后逝去;当然,也可能
  
  是他妈(或他爸)极为隐秘的过去,在他之前
  甚至是在他爸(或他妈)之前的过去。——根据想象:
  那时可以有其他事实,或者是其他未穿透事实的眉目传情
  含羞低头或回眸一笑,或柏拉图之爱等乱七八糟之物
  这些大部分已经跟儿子无关,事实上,逝去的
  与他妈、他爸,与我们每个人大都无关,总之是逝去了
  
  在此之前,可能是很久以前,老子,或老子的娘子
  可能在另一个叫“川”的地方上,用更伟大的样子
  说“逝者如斯”、“夫”,或者竟也互相说或只在心里说
  “爱老虎油”之类,可能这是念书时用来练的
  ——记不清了,或者说我已经想象不下去了
  现在,老子,我,说,算了。“算了如斯”,“夫”。
  
  3
  你站在川上看着悲伤逝去。
  谁也不知道,多少事物正在流失。
           20030317漳浦晨起而作


一只蚂蚁

一只蚂蚁活着
是一只蚂蚁。
一群蚂蚁的命运
是天空下的乌云。
大雨倾盆,空气很闷。  
他抽着烟,和玻璃窗对峙。
他说雨水洗不掉
燠热的天气,
说起生活的艰难。我们都
没有说到蚂蚁。
  
后来,他又从我手中接过
一根烟,还有打火机。
他低着头,没有看我一眼,
这一点我和他不一样,
我总是有意无意,看他一眼。
我看到他点了烟,又玩着打火机。
说起这个月还没完成的任务,
没有说到蚂蚁,但他顺手打着火
  
一只从窗台上经过的蚂蚁
气味太小,我们谁也闻不到。
20040618

模糊之诗

多年后,这个不太熟悉的城市
20路公交车已改了路线。
在路口下车,可以重新获得
一段熟悉的道路。那滋味
差不多等于抽一根烟
  
回味一种审美观。
“最近天气不太好,
不适合穿得太漂亮。”
那几天,夜里烟雾弥漫。
他烧掉了你的面具,还是看不清楚。
200503



七月,一块玻璃

  七月。借着这热量
  你斩断过两块生铁
  可那块玻璃叫人沮丧:
  它那么透明,还带着刺人的裂纹
  那里面,七月的操场多么空旷
  荒草长成一片,收留无数的风。
      
  七月,在微弱的歌声中
  十八岁那年你差点活不下去。
  另一个身影,在玻璃的裂纹处
  看上去很美。很多年来
  你很少看到类似的身影
  那么纯洁,消瘦而无知。
    
  (很多年来,玻璃的裂纹
  已在她们心里刺出怨恨。)
    
  七月,万物在瞬间老去。
  一块玻璃
  涂抹时间的水银。
  镜子照见人心的皱纹。
20050726

切肉

  他来之前,用了无数刀,才削出下巴
  放到手上。他思考另一个人的生日。
  天气转凉时他在杯中分成两个人,
  互相张望。无形的光在他们之间,仿佛划过一刀。

  你看,他们瘦得像酒后的两只脚,一只还留在
  夏天,穿少年时的拖鞋;另一只正踩着西瓜皮,
  滑向冬季。转眼就是十一年后的秋天。
  血,曾因为没有寒光而疼痛。
  这时使上二两气力,他就能从身上切下几斤肉来。
  
  他骑上中学时的那辆破车,书包里藏着水果刀。
他一路下坡,一路掉着零件。道路越跳跃,就越宽广。
         20061014




短叹

  太迟了,暮色正被收回
  他在影子里找到了
  相反的方向。
  
  他写下的几只蚂蚁
  正衔着剩余的血回家。
       20080716


十月

  打开十月的城市
  窗户嵌在圈套与圈套之间
  
  杯沿的亲吻日渐锋利。
  数年前,几片树叶在秋水中
  舒展过临死的身躯。
  一枚棋子早晨奔赴战场。

  她手捧断剑,含泪转身。
  
  前日下午
  老家门前有故人相问。
  那一刻的鸽群散落天宇
  我沉睡过的广场多么开阔。
      20091018






刺桐飞花的诗

简介:刺桐飞花,原名陈伟泉,1981年4月出生。职业策划、编辑。2005年与友人合作创办海峡西岸综合性大型纯文学青年论坛——西海岸文学论坛,并编辑出版《西海岸文学报》至今。有诗文散见于《北京文学》《文艺报》《中国诗歌》《诗林》《福建文学》等刊物,有诗作入选多种选本并多次获奖。

诗观:生活不是诗歌,但诗歌可以像空气一样,让每一天都焕发出清新、唯美的一面,让我们的生命保持着永恒的青春。

大足石刻(组诗)

我的大足

如果可以,我想
刻一尊容颜给自己
安放在大足的某一处摩崖壁上
与八百年前的景致一样
五万躯施善的伙伴和睦共处
十余万爱的铭文启开智慧
儒释道三教在这里竞相宽衣……
——在大足,我看见香火远比炊烟还要茂盛
那么多的情感,从石壁中游出
而我也认出了八百年前的那抹光
那个深沉而光辉的自己


大足石刻之千手观音

因为至孝,所以至善
比石刻更坚定的是你的心
一滴甘露,一声梵音
洗净八百年多灾凡尘

在宝顶山上
历史被安寂成一尊菩萨
我用一只手触摸疼痛
你用一千只手捧出安祥


大足石刻之观无量寿经变像

让我幻化。让我倾听
一曲造临高雅的旧时歌音
让我熟悉这个世界的一切美像
让一个故事滋生出无数故事
让一缕光牵引出所有的光
无量寿佛,在无量的北山幻变
你终于画谱出了你的梦想
而被时光沐浴着的身躯
又被另一种旷古的忧郁深深覆盖着


我的信仰,入石而生

这是从佛祖眼中流下的一滴泪。在大足
我的信仰入石而生
香火和无奈,怜悯与祈祷
生命的石子就这样暖复了千年……

在大足,我望见时间的那头,磬声当当
在朝圣的绳索上一路歌吟——
我望见,一块骄傲而又任性的石子
以慈为翼,以寂为生
在苍林与摩崖之间叩谢了千年




格调依旧的诗

简介:格调依旧,原名尤桂英,86年开始接触人类,09年开始接触诗歌。出生于福建晋江,09年毕业于泉州师院。曾获福建文学第七届“逢时杯”初出茅庐大赛最佳新人新作奖。作品散见于《诗歌月刊》、《中国诗歌》、《福建文学》、《教师月刊》等。

诗观:诗歌是一种诗意的,美好而纯净的呈现。


天气

灌口。小雨。
天气预报说冷空气南下
一个人刚去往邮局,向春天寄走书本
并为小蝌蚪订阅了一年的秘密和欢愉
在路上,几片冰冷飞下凤凰树
正好落在我的左肩,裸露
像经年的疤---他也猜不出的爱
而现在,宁静的教室
三十个孩子正睡在榻榻米上
脸蛋因温度而涨红
我却因裸露的冰冷,不住地颤抖
如果可以,我多想向我三岁的孩子们取暖


生长痛

此刻,这么多的孩子们坐在教室里
因我忽上忽下的语气,紧张
从一个情节掉入另一个情节
我的孩子们正经过灰姑娘的内心
滴答。滴答。
几滴雨顺着水晶鞋的春天落下来
而新来的妹妹,突然抑制不住忧伤


转一个右边。爱你

窗台的边,好美……
天空飘着鸟飞的影子
我用力抱住碎了的水晶,许多梦的碎片
就这样沿着碎片的多边形,想你
也想一想我们的,傻小事儿
有许多角度的温暖

诺儿啊,水晶散开了,22楼高的太阳光
藏有你好多,鲜红的微笑
诺儿啊,我终于
可以从碎片的一个角度出发,在风中,爱着你
然后,转换一个右边,轻轻用
十个脚趾,飘。我的诺儿啊
风依然,如七年前那般温柔。。。
风中
你依然,如七年前那么美丽。。。
风中
蓝天先擦亮了你,七年,再擦亮我
诺儿啊,我们一定会像飞鸟
在白云的上方,很幸福。。。


辽 阔

一个人吃饭睡觉
到处走走停停
一个人写字看书
肆意沉沉浮浮
一个人哭泣傻笑
随时反反复复

一个人向路人点头示意,看看
幸福,撒落一些,春在脸上
一个人送一个陌生人回家,谈谈
心愿,给他崭新的脚印
一个人拥抱一个寂寞女子,想想
爱情,其实我们并不孤单

然后学着一个人的孤单,一个人的狂欢
一个人抱着咖啡,去爱一滴泪
一个人春夏秋冬来回等待
一个人用尽辽阔想念一个人的想念








暮春的诗

简介:暮春,原名游泽方,86年生,现居泉州。 “国酒茅台杯”全国“十佳校园作家”提名奖。

诗观:保持诗的干净与纯粹。


解百纳


大王,草民我昨晚又独酌
雨水二两、大排三千
女人和她的小京巴打伞而过
醉眼星稀,我错认她作小梅
语不搭调,小京巴急了冲我叫
我的内心如一管春笋
酒色之徒,她不理我
天空无数的鸡鸭飞过
大王,我卸甲归田
一群鸟人说你放虎归山
来来来,忘了这些破事
我们干掉这杯
干掉这杯还剩三杯
三杯过后,我又来想你
小梅小梅,多情犯的错
叫我隐去青灯,却无处藏身


小花

你好,你好吧
歇斯底里,或神经病人
呵。风,对着门怒吼
我听见小花的歌唱
里面长满了刺和青苔
噢,原来,你没有骨架
灰尘,无法洗尽的灵魂
你爱我吧
是的,原来,你爱我


布谷

窗外的布谷,努力的歌唱
鸣啼自由
窗半开的,帘子飞舞
阳光眨眼笑个不停
我想跳到窗外
和布谷一起歌唱
担心失了神,被人发现
去关上窗,这样
让我的心永远飞不回来

阳光和帘子一起飞舞
并没有人拒绝布谷的歌唱
他们不懂得这深邃的语言
大概是布谷捉走了我的心
或不经意,我和布谷作了交换
要不我怎么失了神
我担心布谷飞走
带走我的心,还是把它留在林子里?

窗半开着,帘子飞舞
我想飞到窗外
和布谷一起歌唱

布谷没有飞走
我走到窗口
只有一片林子,和歌唱





李智强的诗

简介:李智强,1985年生。出版有诗集《花生油》。作品散见于《诗歌月刊》《星星》《芳草》等。曾获“全球妈祖文化征文三等奖”、“全国首届农民工诗歌大赛优秀奖”等奖项。

诗观:诗歌是我心灵的史诗,与我左右相随、荣辱与共。


凌晨三点,狗吠和雨声

本来我只是闭眼静听夜
四壁像黑色的哑巴
狗的叫声引起更多的狗叫声
大雨下着,更多的雨在哭泣
而我想说话,连孤独都无影无踪

雨什么时候停了,狗什么时候安静了
我什么时候忘记孤独
没有人知道
膀胱悄悄醒来
玻璃中亮了另一盏灯
整个房间就这么丰富了起来


花生油

花生油是从老家带过来的
油是从花生压榨出来的
花生是父母的汗水浇灌长大的

中午这顿饭倒了太多的花生油
阳光灿烂,我老打饱嗝
汗冒个不停,我竟然不知道
汗水是从哪里来的
喝一口百事可乐
一些油油花花的想法在胃里翻腾……


咖啡馆的柔与刚

女诗人在煮咖啡
墙壁上的空气开始柔了
男诗人也开始柔了
在这样一个刚硬的城市
他们刚了很久,也硬了很久
找一个燥热的午后在这里一起柔化
然后各自天涯
重新硬化

当大家起身作揖的时候
整个空气凝固得像果冻
不说再见
也不说后会有期
只是潇洒地撒向大街
消失在忙忙碌碌的人海中
就像车轮里的空气
强顶着压力
假装自己很刚强


林火烟的诗
简介:林火烟,男,1980年生,福建晋江人,作品散见于《福建文学》、《文学教育》、《诗歌蓝本》、《星光》、《晋江经济报》等报刊,并自编有中短篇小说集《蝶恋花》和诗集《皈依 证词》等。
诗观:诗歌,放飞语词的翅膀对意象自由地追逐,一个先解构后结构的情感历程。


姑娘

姑娘的柔情似水,发髻鲜美
姑娘的野花崩溃,草鞋走遍空旷的影子
姑娘的脚掌亲切,皮肤目空一切
姑娘的身姿柔媚,雕塑也难以媲美

姑娘的衣饰滴水,姑娘的蜂窝
——我甜蜜的温柔,梦寐的摇篮
姑娘的水井,我漫长的乡关
姑娘的马匹,麻醉地敲响我的忧郁
我的情绪,我关闭已久的身躯

姑娘的粉盒精美,姑娘的胭脂摇曳
姑娘的唇齿丰美,姑娘的罗扇轻落
我落下遍地的羞涩和相思

姑娘的铜镜,我凝视的永恒
我的青春暗自凋零,姑娘的雪花正红

姑娘的翡翠坠地无声,我们望尘莫及


更深露重,我的归途被坦荡的春水弥漫 

更深露重。夜萧瑟,路深沉
马失前蹄,人被浓重的夜色围困
在青城,在一段故事被解剖的过程
鲜血淋漓,伤痕却早已丧失了体温

少女的花篮情深意重,被水亲吻
被风吹送,秋已结果,春还远在襁褓中
秋意深沉。孕育的是谁的春情萌动?

这是一个必经的历程。我在通往天堂的途中
一半是肉体的召唤,一半是灵魂的呼吸
夜色迷蒙,青鸟也为我迷失了曾经的风情万种

尘埃晦涩难明的双眸依旧灵动着瑰丽的体温
从一个镜面的开放走向春光明媚的蓝色火焰
走向繁殖的星辰通往神明的大殿
在那里,沉沦彻底断送了我皈依的虔诚

我的归途即将被坦荡的春水弥漫,命中注定
饥寒彻骨,更深露重


让我的野花开阔

那肉体的信徒开阔,圣殿的焰火丰收
青春的麦田栽种蓬勃的结构,向上的玫瑰有野花的香味
有死亡的覆灭,覆盖热烈的歌喉
或者信仰的骨头

青春的牧歌试探咽喉的气候,作一次神秘的猜测
指引的手势腔调阴柔,在羞涩的镜面
我照亮救赎的节奏,诗歌的花朵燃放空旷的笔墨
在繁殖的深夜,皈依嘹亮。侧面广阔
种子播种寂寥的守侯

月亮徘徊在虚幻的镜面
引燃皈依的情节
地面,你的深沉
让我的野花开阔

这痛苦的汁液依旧痛苦
那痛苦的幸福远未满足




(上述80后专题由张明策划,载《泉州文学》2010年第5期)

这个帖子的Trackback地址

http://blog.westca.com/htsrv/trackback.php/174473

评论, Trackbacks, Pingbacks:

此贴还没有 评论/Trackbacks/Pingbacks

发表评论:


您的邮件地址将不会显示在这个网站上

您的网址将被显示

允许的xhtml标记: <a, strong, em, b, i, del, ins, dfn, code, q, samp, kdb, var, cite, abbr, acronym, sub, sup, dl, ul, ol, li, p, br, bdo, dt, dd>
链接、邮件地址、即时通信帐号将被自动转化。
安全校验码
选项:
(换行变成了 <br />)
(设置Cookie以记住名字,邮件地址和网址)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