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关于公共领域研究中的一些问题

关于公共领域研究中的一些问题

关于公共领域研究的一些问题
——吴励生、叶勤(MSN)对话录之一

叶勤(以下简称叶)说:
你好!我这两天在备课,DV解读,完全是两眼一摸黑,我甚至没有正儿八经地看过一部DV纪录片。
吴励生(以下简称吴) 说:
惭愧,那是什么玩意?
叶 说:
DV,就是数码摄像机呀,介于专业与家用之间的半专业。
叶 说:
现在不是号称私人影像的时代吗?
叶 说:
网络上很多这些东西的。
叶 说:
专业的摄像机太贵,各院校的新闻专业一般都用这种设备,两三万元一台,给学生用不心疼。
吴 说:
哦,对。就是我自己没玩过,所以陌生。但这玩意怎么解读?
叶 说:
然后时不时还会举办一些学生的DV大赛什么的。
吴 说:
对,台湾老这么干,叫培养创意。
叶 说:
就是解读用DV拍的纪录片呀,好在哪里,等等,因为学生也要学着拍。
吴 说:
我觉得好玩了。现在什么东西我觉得都可以跟公共领域挂起来做研究的。
叶 说:
好像师大的传播学院前两年有两个学生拍的一个纪录片得了一个国际性奖项,拍一个清真寺的阿訇。
吴 说:
这个思路就操蛋了。
叶 说:
是啊,以前拍电影、拍电视是专业人员的事,而且必须是集体性的工作,现在自己就可以单干,只要你有想法。
叶 说:
为什么这么说?
吴 说:
似乎我们拍什么东西就要拿到外国去获奖,否则就没意义了。
叶 说:
拍电影的不都这么干吗?
叶 说:
这个东西就有点儿像网络时代的写作,本来刊物、出版社都被一帮圈内人把持着,一般人难以进入,现在有了网络,十个人里有九个都是网络写手。
吴 说:
现在不能这样了,所以要研究。包括网络诗歌、地下电影、吴文光的纪录片、李银河的“性自由”说以及两性关系、四地(港台澳、大陆)媒体等等,都跟公共领域有关。
叶 说:
吴文光有好几个纪录片就是用DV拍的,像《江湖》。不过我没看过。
吴 说:
记得正来说的吗?要充分重视实证研究成果。现在不少人都在做研究。
吴 说:
什么都自己看哪行?关键是要抓住我们自身的语境化。
叶 说:
是啊,有了网络之后,中国才有了公共领域(文字方面的)的可能性,也许DV也能成为影像的公共领域的契机。
叶 说:
什么叫自身的语境化?
吴 说:
自身的语境化,简单,就是在我们本土的真实情形是怎样的。
叶 说:
比如,网络诗歌、地下电影,为什么?
叶 说:
其实王小波那个好朋友,广东的,叫什么名字我一下想不起来了,女的,拍的什么村选举的情况(?),应该也是一种DV。
叶 说:
现在还有什么地下电影吗?第六代都成地上了。
叶 说:
网络诗歌我没有关注过。
吴 说:
对,艾晓明。
叶 说:
那你说是为什么?
吴 说:
网络诗歌陈仲义的研究不错,我可把他的文章发给你。
叶 说:
好啊。
吴 说:
地下到了地上,是通过互动的结果。
叶 说:
据说也是主流意识形态的一种策略,说把这些人变成地上,结果没有观众,这才是真正的地下。
叶 说:
电影这个东西,确实无法成为私人的,它的生产方式决定了它必须是集体的,是商业的,有投资就必定要求回报。而DV就不同了,投资可以非常小,因而可以不求回报,操作又简单,所以可以是私人的。
叶 说:
恐怕它的传播方式也只能是通过网络,还有就是小圈子的放映。
吴 说:
这不就跟胡戈的话题联系起来了?
叶 说:
胡戈那不是DV,他完全是在电脑上做出来的,特别后现代的一个东西。
吴 说:
所以,我觉得现代性和后现代性确实是同时间进入本土的。个人化、个体叙事或者生活史的研究都已有了充分的合法性。
吴 说:
关键还是在于互动。
叶 说:
什么互动?
吴 说:
地下到地上不就是互动吗?
吴 说:
维权不是互动吗?
叶 说:
哦,是的。
叶 说:
我们应该学会在不触及“底线”的限度内争取最大的自由。
叶 说:
通过哈贝马斯的商议的****的方式。
吴 说:
对。以前贺卫方做得特好。
吴 说:
但太难了。所以我觉得四地研究要结合起来了。
叶 说:
我那天把西山会议的发言纪录找来看了一下。
吴 说:
我们一个领域一个领域地转换,很来劲吧?比如孙绍振文本的经典研究之后,非经典文本是不是个更广阔的世界?哦,西山会议主要内容我知道,记录我倒没看到。
叶 说:
是啊,可研究的领域很多。
吴 说:
但要统一研究,而不是散乱的。
叶 说:
实证性的研究确实非常重要,本土的真实情形就在其中。
吴 说:
对,必须在实证研究中发现自生自发,然后建构理想形态,而后者也必须经过讨论和批判。
吴 说:
还有,范式转换也极其重要。
叶 说:
没错,实证研究一方面是发现活着的传统,一方面要发现可供建构理想形态的因子,
吴 说:
好极了。
叶 说:
范式转换?什么意思?
吴 说:
还有理想图景也得有自己新的知识范式啊。
叶 说:
你是说从现代性转换成别的什么?
吴 说:
我的意思是说必须从批判中建构,而又必须充分重视实证研究。后者你已经说的极漂亮了。
吴 说:
至于现代性的问题,按正来的说法必须有我们自身的现代性,那么主体性就是个起码前提。
叶 说:
中国作为一个主体的问题,其实在以前关于后殖民的讨论中也隐隐涉及过,但那时候是指与西方相对的、平等的一个主体,与价值无涉,而现在邓正来为其加入了理想图景与可欲性的维度,从而涉及到价值的问题。
吴 说:
对,你的特点是致力于某个领域的思考,就马上见出力度和深度。
吴 说:
先说这些吧。

点击(2962) - 评分(474) - 2 条评论 - Trackback (0) - Pingback (0) - 全文链接 - 推荐此文章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