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吴励生与寒江雪影的对话问答:关于赵玫

吴励生与寒江雪影的对话问答:关于赵玫

寒江雪影:我看过您评赵玫的文章。我读了她的很多本小说,觉得她其实是女性意识很强的一个女作家,她受西方的哲学的影响比较深,语言很女性化。我觉得她和王安忆是有差别的。相比较而言,我更喜欢赵玫,可惜评论她的人太少了。

吴励生:手上在忙,迟复为歉(邮件会及时一些,我每天都处理)。赵玫跟我挺熟,早年为她的《我们家族的女人》写过评论(发在《作家报》)、之后还给她的《世纪末的情人们》《天国的恋人》《朗园》等写了一篇综合的(《赵玫的文学景观》发《文学自由谈》),你看的可能是我给她写的《欲望旅程》的文本分析(其他网上没有发布)。我同意你的说法。在女性主义作家中,赵玫是个过渡型作家,但又确是个重要作家,比较成熟的一拨当中,除了她,我欣赏的还有棉棉。这只是个人看法,不敢影响别人的,所以就一直没说。但赵玫前后期变化比较大,对前期我较看好,后期受了影响反而有点丢了自己,所以后来我就没再写评论了。仅供你参考,你应该完全有自己的解读才是。(补充一点:赵玫的小说受法国新小说派影响挺深,尤其是杜拉斯的小说。至于西方哲学看不出有多少影响,有也是间接的,比如罗兰 巴特等等,但窃以为也是跟巴特同新小说派的罗伯 格利耶、萨洛特等构成的创作与批评的关系上来接受的,当年大陆作家所接受的影响情形基本如此吧)。

寒江雪影:今天早上我去听比较文学专业的论文答辩了,直到中午一点多才结束。您的网页很不好打开,我老是打不开,真懊恼。这里的网络实在不是太好,校园网就那样。您评论赵玫的两篇文章我都读过,一是《赵玫的文学景观》,一是《爱情话语的听-读-写与梳理 ——〈欲望旅程〉文本分析 》。我最早看赵玫的一部书就是她的《欲望旅程》,那时觉得她的叙述语言很特别,而且她也很有思想。后来就找了她很多书来看。不过我的同学不太喜欢读她的书,说她的文笔太细腻,太感性。我也承认这一点,有时读多了就会觉得有点腻,但是这说明她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应该说是一个作家成熟的标志吧?我反而不太喜欢王安忆的叙述语言,觉得她写得太细了,很繁琐。我本科时的毕业论文做的是关于王安忆都市小说那方面的,而刚上研一时写了一篇论文是解读赵玫的《欲望旅程》的,不过和您的视角有所不同,我是从女权方面去解读她的作品里边所塑造的两种女性形象,即天使式的女性和恶魔式的女性,现在我写的小说也有点刻意地去创造这样两种女性形象,可能是受了点影响。我觉得赵枚的女权还是比较理性的,她不像许多作家那样,对女权的理解很片面也比较肤浅,她的理解还是比较深刻的。而且她也不像其他女作家那样宣称自己不是女权主义者,我比较欣赏她这一点。以前有个女教授来跟我们座谈,她对女权主义不屑一顾甚至是敌视的态度让我很反感。别的老师说她超越了性别,但我不觉得那样。我认为身为一个女性,你对自己的性别都没有充分的意识,对争取女性权利的运动作出抵制甚至是完全否定的态度,我觉得这样是很有问题的。当然,我认为中国的男权主要是表现在体制上面的,这个体制对男女关系的处理就是出了问题的,因而要解构男权思想还需要从整个体制和观念方面去作出努力。

吴励生:今天你的所有说法我都很欣赏。哦,我的北美中文个人博客可上可不上,你有许多更重要的理论和创作需要关注和了解。另外,你的那篇关于赵玫的解读文章发表了没有,是否可寄给我看一下?

——2006年5月31日略加整理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