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适斋主:吴励生 推荐此博客
自得不得/心斋自修/心得自由

灵魂点击推理(30)

灵魂点击推理(30)

;D灵魂点击推理
吴励生

第二十九章

刑警老王的推理五(b):“当时,程金槛的种种举动却被在竹笠街上开竹篾店的阿达看在眼里,尽管阿达平时与程金槛心照不宣,但这样的大事程金槛不可能对阿达吐露实情,只是说郑墓中可能有财宝。于是阿达只好自己找郑爽打听,目的当然是想通过郑爽套秦方的话。岂料秦方忠诚于主子比阿达有过之而无不及,阿达也照样没能得到准信儿。于是阿达既出于对主子的忠诚也出于自己的私心,便主动担任起这座郑驰峰墓的警戒,为的是防止墓中财宝被他人盗去。
“这个时候,大陆开始改革开放了。这对你来说,机会千载难逢。于是你便利用在加拿大留学时的关系千方百计买了张护照,然后又花钱买了张硕士文凭,就是买这假文凭你还不敢买博士文凭,据说博士文凭买起来要贵得多对吧?因为此时你早已是债台高筑,你的做打工仔赚来的钱哪里满足得了你那些难改的恶习?为了偿还债务,也为了回大陆能够有个起码的经济后盾,实际上你此时对完成自己使命的把握并不很大,你那留在大陆的兄弟这许多年都无法得手,况且你?于是你便答应了在港的国民党情报机关对你的发展。来大陆后你化名乔森,在丰台师范专科学校外语系谋到了个外籍讲师的职位,只是因为你没有博士文凭才无能得到教授头衔。债务是还清了,手头也宽绰了点儿,但你不能不为国民党情报机关做事了,于是你又感到有点愁眉不展……
“在咖啡屋独斟独酌的你,正感到无以伸展的你,不期然却柳暗花明……你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个风韵极佳的少妇,此人是丰台广播电台的女记者。她正愁着无人给她提供经济担保使她的出国留学难以成行。于是你喜出望外,使出种种手段,让女记者相信你完全有把握送她出国留学。为了回报,女记者偷出本单位的内参,让你这个无限关心祖国的前途与建设的加拿大籍华裔专家,看看祖国身上还存在有哪些问题。在你还给女记者内参的时候,你已经把它们一份份地复印了下来。为了便于你的工作开展,你得到了香港的台湾上峰的支持,果然帮那女记者在加拿大找到了经济担保人。在你的诱骗与色相过程中,这是惟一一个真地被你送出国门的留学生……就在这个时候,老K无意间发现并注意到了你……
“很快地,你们两个人便沆瀣一气,在嗜财如命面前,你们两人一拍即合。先是老K帮你拉着变相的皮条,在女人身上你们分别都得到了一些钱财。但你始终不忘你之所以回大陆的真正使命,只是没想到你回到竹笠山碰到的第一个女人陈昭娣,便出了件那么大的事,这一下子真把你给打懵掉了,从而你再也不敢掉以轻心。兄弟因打砸抢被判了刑至今未回来,你兄弟的儿子以及其他亲人不但你不知该怎么找,而且也绝没敢找,最后你只有找与你已有一定的合作关系并认为可靠的老K帮忙并协助了。
“怎么样,我说的是不是八九不离十?”
乔森拒绝回答。那就等于说是了。
“顺便说一句,我们真正决定下力量去调查程天庭在港的档案材料以及家庭情况种种,是我们知道你先后两次带奚秀娟到七间厢大厝里约会时做出的。要不是你跟程天庭家有关系,怎么会光顾这座当地人人说人怕的鬼屋去做甚?又假如你不是程天庭的直系或旁系亲属,你如何得以如此轻而易举地进出七间厢大厝?至于你进去干吗?也似无大必要做深究了。”刑警老王做个补充似的说。

秦老七果然是立了功。
说来好玩,人的有些嗜好和品性会伴随着你的一生。比如秦老七,盯梢对他来说更多的时候是本能,而这种本能又给他带来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洞察力。
那些天秦老七正为自己犯了事烦心,还得操心老婆孩子的衣食住行诸事,一筹莫展着,还被监视居住,心里头实在不是滋味。在街上转悠着散心,突然就有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影在他眼前一闪,然后迅速地就侧身躲开了。秦老七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但其面影却让他十分熟悉。秦老七迅速地调动起自己的记忆库,搜寻……没有答案。于是本能马上调动起来,跟踪了上去。其实刚才那人根本也就没有发现什么秦老七,似乎也完全是出于本能地躲躲闪闪。此时他正在快速地离开竹笠街,向竹笠山的大阪坡方向走去。
秦老七跟那人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不紧不慢地跟着。
那人上了坡,又上了山。转过一个坡,又下山。
秦老七的注意力一直在“跟”上,竟一时没能意识到自己正在到来的地方。
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条熟悉的身影在他眼前出现,此人是个白面书生样的人物,他一眼看到秦老七,更是惊慌地躲避。此人秦老七一眼就能认定,黑九怎么躲在这儿?
这时秦老七才发现自己正在进入小萍村郑家的矿区。
这时被秦老七跟踪的那个跟他岁数差不了太多的人突然回过头来,看了看秦老七,然后就走进了矿区的简陋的办公室。就在那人回过头正面面对秦老七的时候,秦老七的脑海里电光火石般一下子被擦亮了:程金槛怎么会在这儿出现?他什么时候刑满释放的?或者他早就刑满,那又是什么时候到了这矿区?
秦老七的仇恨又顿时满胸膛,但他毕竟颇具盯梢经验,绝无任何声张,只是装作低头赶路的样子。
一回到街上,就立马气喘吁吁地赶往派出所。
一进了派出所,他就连声叫道,我看到程金槛了我看到程金槛了我看到程金槛了……
闹得罗山探长和方所长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小李说谁程金槛?
程金槛你们还能不知道?就是,就是……唉!我真是老糊涂了……我看见黑九了!他就躲在小萍村郑家的矿区内,快!

刑警老王的推理五(c):然而,“乔森”先生突然从牙缝里蹦出的一句话却让所有在场旁听的人猝不及防,他说:“即便是这样,又能说明什么呢?”
几乎是所有的人目光齐刷刷地一齐射向刑警老王脸上。
刑警老王不愧是好样的,但见他不慌不忙,面带微笑,从容地说:“郑英!你一直带在身上的那串钥匙带着吗?”
也几乎是所有在场的人都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郑英呐呐地说:“带着呢!”
“那就好。现在你把它拿出来吧!”
郑英顺从地从裤兜里掏出她那饭店招待所之类特有的叮当作响一大溜的成串钥匙,递给了刑警老王。
刑警老王接过钥匙串儿,却转身面对秦老七,说道:“秦老七你帮我辨认一下,这其中哪一把钥匙能打开你们家的大门。”
秦老七愈发地被弄得莫名其妙,他木然地接过刑警老王递过来的钥匙串儿,低着头就着月光一根一根辨认。好容易秦老七从其中找出一把来。
就跟变魔术似的,刑警老王舞着手中的钥匙串儿,要大家一个个从郑驰峰墓边散开,然后他慢慢地趴到墓头上。只见他用手轻轻地在墓头右边的小石狮子的下巴颏摸索着,然后猛地把手中钥匙换手,再小心地伸进石狮子的下巴颏,再一拧!
轰隆隆隆隆隆,犹如空谷回音,更似那惊地春雷——郑驰峰墓室一下子便被打开了!
又是所有在场的人几乎全被吓得目瞪口呆。
“好啦!现在能够说明问题了吧。你刚才的意思无非也就想说,假如你打不开墓室什么问题也说明不了。我现在完全可以告诉你,就是在这墓室打开之前,你们至今没有找到打开墓室的办法。现在能不能让大家参观一下你们带来的家伙?”
刑警老王示意秦老七去打开刚才老K进墓埕时背进的沉甸的大背包。秦老七马上积极响应,一瘸三跳地蹦过去,三下两下地打开大背包。大背包里躺着一把笨重的冲击钻和一架轻便型家用发电机。
“怎么着,你们是想用这种冲击钻打开墓室呀?也不想想,当年红卫兵用炸药都没能炸开。
“怎么样程金龙?傻了是不是?有一点恐怕你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尽管五姨太曾经是程天庭安插在郑驰峰将军身边的内线,但他毕竟已是郑驰峰将军的五姨太,她怎么可能会甘心让存在她名下的花旗香港银行的巨额存款流出郑家以外的人呢?
“这一点赵龙恐怕有切身体会,就如同你对四姨太碧霞的情感一样。在五姨太临断气前,出于对秦方的信任,也出于对郑氏家族其他人她都感到不是特别地放心,于是他便将这把钥匙作为纪念品送给了秦方。秦方呢,其实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郑驰峰墓是他和五姨太一同负责建造,当然他是应该知道这个墓室的机关在这把钥匙上,至于墓中是否藏有宝物恐怕也真是一无所知。出于对郑驰峰将军不可思议的忠诚与对郑氏家族负责,他不仅始终做到守口如瓶,而且也从不做非分之想。其实他就是做非分之想,实际上也是什么都得不到。于是他便利用郑爽经常串门之机,故意把自己的门锁换了配上一把新的这钥匙开得了的锁,然后巧妙地把它转送回给郑爽……
“赵龙你感到遗憾了是吧?遗憾当初怎么就没注意到这把钥匙是吧?但我说了,即便是你当初真地得到了它,恐怕也跟秦方一样什么也得不到的!
“现在我们都来看看郑将军的墓室里都藏有什么样的宝贝?谁愿意进去看看?!”
秦老七自告奋勇,说他愿意进去瞅瞅。他问方所长要了手电筒,便打上了光钻进了墓室。

黑九的落网,让秦老七弄清了一个重要事实:程金槛在多年前就已刑满释放,只因当年是竹笠街上的风云人物,一夜之间却成了阶下囚,于是在获得自由之后,觉得自己再没有脸面在竹笠街上抛头露面。此其一。其二,在程金槛被收监了之后,他那惟一的儿子谁也不知道去了何方?因为幼年丧母,程金槛尽管比较腐化,却是不曾续弦,所以他打小就独立性较强,就连程金槛也常常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去了哪里。却原来是流落到了小萍村郑家,后来被郑家招赘为上门女婿,连姓也改了,名字也换了。以至后来当了大老板,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便是程金槛的儿子。这样,儿子那儿就成了程金槛天然的避难所/避风港/养老院……
秦老七想难怪想不起来。面影是如此熟悉,神情却相当陌生。过去那刀条脸上充满着一股煞气,而今却是满脸的不食人间烟火的慈祥。接着秦老七就又弄清了一个事实:难怪黑九能轻而易举地借用了七间厢鬼宅搞传销培训,而不惊动了任何人……
当然,对警方弄清事实意义尤为重大。
案件背景错综复杂。黑九并非孤立犯案,其后面有重大支撑。从他轻易购得林友灿林代表的破吉普作案俩看,此案似乎跟林友灿也有着某种牵连,那么,黑九又为什么举报林代表林友灿“包二奶”呢?

加西网 版权所有 2004-2020